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八十章 昏迷
    我踏我血肉,步步不回头。

    ——南希日记

    “不要!”

    初九回头,抱紧林慕白,大喊。

    这一刻,她的眼睛瞪大,脸上原本隐藏在皮肤之下的血管全部浮现在皮肤表层,密密麻麻的青丝,爬满了整张脸,而她的双眼中的红血丝忽然变粗、爆裂,瞳仁也被浸润成血的颜色。

    房顶四角的枪支随着初九的大喊,俱都爆裂,变成黑色的粉末,随风飘荡。

    初九抬起头,汩汩的鲜血从眼眶中流出,像是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样。

    洛比被初九此时的样子吓到跌坐在地上,双眼瞪圆,眼白发绿,嘴里喃喃着不知名的词语。

    “你该死!”

    初九说着,眼睛里的血流的更凶了,那洛比却是双眼瞪大到一个不可置信的幅度,瞳孔开始扩散,人也倒了下去,血,从他的眼角流出。

    他是被生生吓死的。

    初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最后还是顽强的站住了。

    此时,她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视线所到之处,是一片血红。她只的通过感知,来感受方向。

    初九背起林慕白,踉踉跄跄的走出了房子,走进了森林。树枝和藤蔓,割破她的衣服,划破她有肌肤,但她都像是毫无所觉一样。

    “阿……九……阿……九……放……放……下……我……”林慕白注射了解药,已经恢复了一点力气。

    “乖,有我在,别怕!”初九将林慕白向上提了提,跌跌撞撞的往前方走去。

    “阿……九……”林慕白没有一刻像这样痛恨自己,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眶中没落。

    “慕慕不哭,一会儿大哥就来接我们了。”初九一边走一边安抚着林慕白。

    远处传来“轰轰轰”的直升机飞来的声音,还有个熟悉的声音大喊:“九儿!慕白!”

    初九停住脚步,抬头仰望,“大哥来了!”

    正说着,身子就向前栽倒下去了,临落地前,还本能的转身,将林慕白的头护在怀里。

    “九……九……”林慕白慢慢的支起上身,拍着初九的脸颊,可以却没有了回音。

    他用手擦着初九脸上的血迹,却怎么擦都擦不完。

    “九儿!”墨闻天在飞机上看见初九,就指挥落地,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赶来。

    当他看见初九二人的模样时,眼眶迅速泛红。

    他家捧在手心上的九儿,何时有过如此狼狈的模样?

    墨闻天快速跑过去,一把背起林慕白,又抱着初九,大步往直升机的方向走去。

    等在外围的斯威特,看见初九被救走了,就去树林中的房子里查看,见洛比已死,满屋狼藉,就转身走进里间有小屋,待把里面的东西都清理掉之后,回到客厅,又看了洛比一眼,将他的眼睛合上。

    无意之中,碰触到他怀里的手枪,斯威特的目光微闪,最后,他也没有将那把枪带走,只再看了眼那张与自己有着五分相像的脸,就离开了。

    看着直升机远去的影子,斯威特抹了把脸,久久不语。

    他利用了初九,这辈子,他都没有脸面再见她了吧!

    一想到那个有趣的女子,心底就隐隐作痛。

    但他不后悔。

    他深知,在人生的道路上,如一心追逐名利权位,就没有余暇顾及其他。

    初九输在重情,洛比输在重利。或许也有情,只不过他从不看重洛比的情谊罢了。

    在他的眼中,无情无义的人,才能走的更远。

    这大概就是初九与他最大的不同吧!所以,他们做不成朋友,如今连陌生人怕也做不成了。

    直升机飞到罗马菲乌米奇诺国际机场,一行人又换了一架私人飞机,墨闻天乘坐的飞机,是临时调配的,这会儿要回华国,就还了回去。

    待墨闻天等人登机的那一刻,飞机就准备启程,返回华国。

    此时的林慕白已经恢复了体力,他始终守在初九的身边,握着她的手,呆呆的看着她,寸步不离。

    医护人员已经为初九整做了初步的检查,并带上了氧气罩。

    初九安静的躺在那里,脸上的毛细血管破裂后渗出的血,已经被林慕白擦干净,那苍白的脸色,像个易破碎的瓷娃娃。

    墨闻天看着两人的样子,心下不忍,却还是开了口,“慕慕,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有些事我要问你。”

    林慕白胡乱的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看向墨闻天,“大哥,你问吧!”

    墨闻天递了一杯温好的牛奶给林慕白,“不急,你先喝吧!九儿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林慕白将牛奶捧在手里,只喝了一口就放下了。“大哥是想问在我从失踪到被救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么?”

    “对。”墨闻天点头。

    “你让他们都回避吧!”林慕白看了周围的医护人员,说道。

    墨闻天挥了挥手,那些人就都撤到了机尾的休息室里。

    “现在可以说了么?”

    “我是在展会上被人打了针,带走的。他们先是把我带到地下停车厂,后来把我放在一个装有货物的大货车的集装箱内,就这样,我被带到了那个码头。我虽没有力气,手指却还能动。我把阿九送我的手链塞进了货车内的箱子缝隙中。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能用袖扣,在车板上划字。”

    “后来,车厢被打开,我被一黑衣群人带到了一个在树林中的房子里,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就没有人再管我了。”

    “再后来,初九来了。那个叫洛比就从里面的屋子里出来,是叫洛比吧,我听阿九这样叫他。他们说的是意大利语,我听不懂。我不能动,视线有限,只能猜到他们像是在谈判什么,初九初时应该是没同意,那个人不知道按了什么,客厅中的天花板四角露出枪来,后来大概应该是因为我的原因,初九答应了他什么。洛比拿出了解药,初九给我注射了。后来我看他让初九用枪打他,初九开枪了,他却没有死,他按下遥控器,想杀死我们。阿九忽然……忽然……”

    林慕白越说越激动,墨闻天上前安抚着他,“九儿忽然怎么了?”

    “阿九脸上布满了血丝,双眼流血,天花板上的枪支也全都爆炸成粉末了。我听见有人倒下的声音,但我没看见。初九背着我走了好远,好远,直到你来了,她才倒下。”

    说到这里,林慕白已经声音嘶哑,泣不成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