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江雪
    前世的纠葛,成就了今生的缘份。

    ——南希日记

    经过四个小时的煎熬,飞机终于抵达了华国京都机场。

    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救护车,一接到初九,就打着警示灯,朝着军区医院的方向,呼啸而去。

    墨汶礼与顾秉文也在救护车上。当他们看到初九与林慕白的样子时,眼中也是满满的惊愕。

    初九的身手,他们是知道的,就是专业的格斗者都未必打得过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她毫无生机的躺在那里!

    林慕白的脸色也并不好,有一些脱水,飞机上的医护人员给他吊了好几支水。

    因为墨维桢与初九心灵相通的缘故,在初九出事的时候,也晕厥过去了。虽然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但是人就是不醒,目前正躺在军区医院的高级病房中,昏迷着。

    墨汶庭则与顾攸宁守候在军区的高级病房中。

    江城院长等候在医院门口,待到救护车一到,立即上前,亲自指挥,安排急救。

    林慕白也被送去检查。

    在他离开之前,林慕白叫住了墨闻天,他从外衣兜里掏出初九塞进去的解毒剂,递给他,道,“大哥,这是我之前中的那药的解毒剂,是初九悄悄塞进我口袋的。我想,这个对你或许会有用处。”

    墨闻天握着林慕白递给他的解毒剂,心情沉重。

    他转身叮嘱小叔与二弟,“照顾好他们!”就转身离开了。

    初九的安危重要,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他是军人,一切都要以国家为先。

    抢救室内,江城看着像是安静睡着的初九,脸色沉重。

    他是对于初九的病情最了解的人了,因为初九病情以及身份的特殊性,使得他从检查、到拍片,都不曾假手于他人。

    待到结果出来,江城一脸沉重。

    其实在见到初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预料到了。

    初九现在的血糖值极低,处于危险的边缘,血压也因为失血降到了最危险的临界值。

    可以说她现在的情况,与十五年前一样!不,应该说是更糟。

    当年技术所限,很多的东西都查探不到,现在技术发展了,可以查询了,所以他非常了解初九的身体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这种崩溃不是身体上的外伤或者什么,而是大脑异常放电,而且这种异常还不能人为的控制,至少他办不到。

    辛普森博士去世,他也听说了,否则他也不会这般挠头。

    对于初九,他做的不能更多了,只是挂上糖,补上血,其他的,也只能看她自己的意志了。

    出了急救室,初九被推往加护病房。

    林慕白也已经完成了他的检查,就守在初九病房的门口。

    因为此时初九需要安静,所以众人都没有进去。

    然而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江城拿着检查结果,找到他的老朋友墨汶庭,将报告单以及自己的诊断告知了他。对于初九的病情,他也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墨汶庭在得知初九的情况时,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江院长来找墨汶庭,林慕白看到了,墨父的悲伤,他也看在眼里,但他还是抱的一丝希望,“墨伯父,医生说阿九怎么样了?”

    墨汶庭眼神复杂的看着林慕白,道,“医生说,他已经尽力了,一切听天由命吧!”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转去看初九了。

    顾秉文听见墨父的说法,冲到林慕白的跟前,一个拳头砸下去,把林慕白打翻在地。

    墨汶礼见状,立刻拉住顾秉文,“你疯了么!发生这些事,慕白也不想的!他的痛苦并不比你少多少!与其在这里挥拳向自家人,你倒不如把初九变成这个样子的人找出来!”

    顾秉文的拳头握紧了又放松,最后,垂了下来。

    见侄儿平静下来,墨汶礼才放开了他。

    顾秉文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林慕白,转身离开了。

    三天后,初九被转到高级病房,人却是还没有醒过来。林慕白一直陪着,不吃也不喝。

    江城这几天一直联系有这方面技术的医生、博士,然后都没有什么结果。

    这天,墨汶礼的女朋友江雪来了,她暗中查看着初九的脸色,又看了眼坐在床边的林慕白。随后拉了拉墨汶礼的衣袖,两人悄悄的出了病房。

    “你拉我出来干什么?”墨汶礼不晓得江雪用意。

    “汶礼,我刚刚看了九儿,她只是睡着了,醒不过来而已。”江雪知道墨汶礼心焦,温柔的安慰着他。

    “睡着了?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墨汶礼没想到江雪会如此说。

    “是睡着了,但是什么时候能醒,这个不好说,可能几天,可能几个月,也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这个关键在于那个叫林慕白的人。”

    “你刚刚不会是又用你的占卜之术了吧?我不是跟你讲过,我爸不信那个的么!”墨汶礼皱眉。

    就因为他生下来体弱,小时候没少找人看病,各种方法都试过了,有一次找到一个所谓的“大师”,结果那个大师差点害死他,从那以后,墨老爷子就禁止家人接触那些“玄门中人”了。

    江雪闻言,拉着墨汶礼的衣角摇了摇,“我就看了他们的面相,他们是前世的纠葛,成就了今生的缘份,谁也拆不开的!初九是有福气的,那个林慕白也是有福气的。然而他们要在一起才是真的福气。这件事情的转机,就在那个林慕白的身上!”

    江雪看墨汶礼的脸色好转,面露迟疑的神色,就趁热打铁,接着道,“我们就悄悄的问林慕白,不让老爷子知道!”

    然而还不等墨汶礼回答,一声厉喝,“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

    江雪猛然回头,看见居然是墨至诚墨老爷子来了,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墨至诚看向一边的墨汶礼,道,“小三子,你说说,有什么不能让我一个老头子知道的!”

    “爸!没有什么!”墨汶礼摇头。

    “你说!”墨至诚不看小儿子,转而把目光放在江雪身上。

    江雪闻言,从墨汶礼的身后走出来,双手合握于胸前,朝着墨至诚鞠了个半躬,道“叔叔,正式介绍一个,我叫江雪,我是茅山道一脉,第八十九代传人,师承黑老头烧炭真人。我刚刚与汶礼说,九儿的转机在林慕白身上。”

    墨至诚闻言,眉头紧皱。

    就在墨汶礼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墨至诚说话了。

    “你师父黑老头烧炭真人,可是一个左手有四个指头,右手六指的怪老头?”

    “您认识家师?”江雪闻言一愣,她从未在黑老头口中听过墨家的消息。

    “好!叔叔信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