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终于舍得来梦里看我了么
    是命运,也是夙命。

    ——南希日记

    初九走后,史劲峰大摇大摆的进了包厢,走到了魏翔面前,仔细地看了看他一圈之后,啧啧两声,

    “这造型,还挺别致呀!”

    又看了看魏翔被初九用筷子固定在桌面上的手,试着拨动一下筷子,虽然没拨动太大幅度,但还是引得魏翔嗷嗷直叫。

    “闭嘴!吓小爷一跳!”史劲峰拍了拍心口,喝道。

    他一呵斥,魏翔不也敢再叫,只是他太胖,发出呜呜的声音,倒像是母猪吃食时的哼哧哼哧声。

    史劲峰又拿起一边闲置的筷子比了比高度,发现果然少了一截,不禁摇摇头,感慨着:“老大不愧是老大啊!这功力,没谁了!”

    又看了看坐在一边的陈燕青,只瞄了一眼迅速转开头,对着魏翔道:“哥们,你这口味也太重了吧!不过你们俩在一块儿倒是绝配了!”

    也不怪史劲峰如此说。此时的陈燕青因为画了大浓妆,先是被初九狠劲吓到了,后又被她威胁,吓得妆都哭花了。这会儿脸上一道白,一道黑,再配上那杀马特的造型,身上围着两块遮住这儿遮不住那儿的破布,看着就辣眼睛。

    跟在后面的凤四闻言,好奇地凑上前看了一眼,“怎么就绝配了?”

    史劲峰挑挑眉头,“破锅配破盖,破碗配破筷,还不是绝配么?”

    “哈哈哈哈”凤四笑不可抑,“疯子!你这真是精辟!超俗!这比喻,特精准!”

    看着两人的怂样,史劲峰也觉得没意思。不过初九之前吩咐过他,他就算再怎么恶心,也得把事办漂亮了。

    “警局的人还没到么?要不我给王局打个电话?”史劲峰看还没有警察出勤,问道。

    “哪里还用得着你打呀!刚刚杨小六已经打过了,你就等着吧!不出三分钟,人准到位!”凤四拉了把椅子,守在门口,大马金刀的坐着。

    果真没一会儿,警局的人就到了。

    404包厢的人,除了曾仁外,都被叫去问话了。

    出勤的警察又在魏翔的身上搜出了少量的迷幻剂,就以投毒、贩毒的名义带走了魏翔。

    同时也带走了林慕白喝酒用的杯子。

    史劲峰同出现场的队长攀谈,言词间尽是严加查办的意思。

    这些个圈子里出了名的二世组,这些警察就是没见过,也听说过。见他们点名过问这个案子,就更加的细心取证,生怕得罪了这些祖宗。

    那厢,初九带着林慕白从酒店VIP专用的电梯离开。

    初九将林慕白放在车座上,扣着安全带的时候,听见他喃喃的说着:“医院!阿九,去医院!”

    初九不知道魏翔给林慕白下的是什么药,心里也是比较赞同去医院的。但是林慕白与自己都是公众人物,这个时间点,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医院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不怕麻烦,也没人敢说她什么,但林慕白却不一样。

    流言蜚语有时候也可以毁掉一个人。

    “阿靖,去盛海那边,你打个电话,叫孟青直接过去。”

    孟青是墨家的私人医生。平日里有个头疼脑热,或是不方便去医院看的病,都是叫他到家中上门看诊的。

    “好!”

    林慕白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只是本能的寻找可以疏解的方法。

    他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初九拦住他,他就顺势缠着初九,像只大型犬整个扒在初九的身上,直到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与她肌肤相贴,才感觉好一点。

    然而没多久,他又觉得不够。于是又像猫儿一样,咬着初九的脖颈。

    没一会儿,初九左侧的颈项就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印痕。

    初九本可以打晕他,但是她却不舍得。

    待车子到盛海豪庭的时候,孟青已经候在那里了。

    初九将林慕白抱上了楼,放在卧室在床上,而林慕白却死死的抱住初九不撒手。无奈,初九只好抱着他,与孟青说话。

    “他这是,让人下了药?”孟青快速的打开药箱,取出静点的盐水,加入了一些促进新陈代谢的药,进行输液矫正。

    “嗯,但我怀疑不只是春~~药那么简单,你采几管血,拿回去化验一下,有了结果第一时间告诉我。不必知会老爷子。”

    初九这样说,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此时的林慕白的内心世界是一片混乱,他像是陷入了幻觉中。

    所以,初九怀疑,魏翔下的药物里面,有致幻的成分。

    “好!”

    孟青取出采血用的器具,从另一支没输液的胳膊上进行采血,足足采了四管。

    “他最好是多喝些热水,这样可以加快新陈代谢的速度,药效消退的也快一些。”

    “好,麻烦你这么晚跑过来!阿靖,你去送孟医生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孟青朝初九点点头,就离开了。

    输了液没多久,林慕白就开始发汗,人也安静了下来,只是唤着口渴,要喝水。

    初九起身去烧水,又搀了些温水,倒了一杯,喂给他喝。又打了水,给他擦了脸。

    半个小时后,输液袋空了,初九就拔了针。

    林慕白微微转醒,但他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因为,他看到了初九。

    “你终于舍得来我的梦里看看我了么?”

    林慕白突然抓住初九的手,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他抬手抚着初九的脸颊,用指尖描绘着她嘴唇的轮廓。而后,吻了下去。

    这一吻,越吻越激荡,就在初九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林慕白放开了她。他开始解她的衣服,初九却察觉到林慕白的不对劲。

    “慕慕!慕慕!”初九唤他,他却不回应,依然自顾自的继续手中的动作。

    初九捧起林慕白的脸,看见他的双眼一片通红,瞳孔已经开始发散。

    她猛然想起在洛比的地下实验室里,看到过的一种药物,这种药的药性初时与春~~药很像,但是效果却更霸道,单靠输液并不能解掉药性,只能通过最原始的方式来解药性。

    林慕白此时的症状,与那个药的反应一般无二。

    回忆到这里,林慕白猛的将初九推倒,随后身子覆了上去。

    初九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迎合着。

    有些东西,是命运,也是夙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