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离开
    一个男人对女人的伤害,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别人,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让她失望。

    ——南希日记

    这一夜,是激情的夜。

    这一夜,是不眠的夜。

    当晨光微曦的时候,林慕白终于彻底的安静下来,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这种事,一般都是女生会比较辛苦。纵然初九再好的身体素质,也架不住林慕白一次次的索要。她这会儿感觉全身像是被磨石碾过一样,连动动脚尖的力气都没有。她的声音,也早已嘶哑。

    初九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有了些力气。

    她揉着酸疼的后腰,慢慢地从床上坐起。身上,是斑斑印痕,身下,是斑斑的血迹。

    她的第一次,感觉并不美好。

    喝了满满一大杯水,初九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就连沙哑的嗓子,也好过了许多。

    起身的时候,身子还是酸软。但初九还是想去浴室洗一洗,不然浑身粘腻的睡不着。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夜放纵之下,头发凌乱的披散着,眼下青黑,她的身上还留有林慕白烙下的印痕,初九笑了。

    大概、可能,他们这一辈子,都要纠缠不清了吧!

    将整个身体埋入水中,感受着快要窒息的感觉,直到耗尽胸腔里的最后一点氧气,初九才从水时钻出来。

    整理好自己后,就穿着睡袍进了卧室。

    林慕白依然睡着,初九实在没有力气换床单,就抱了床被着,窝在卧室里靠近窗户的榻榻米上休息,她虽累,却还不太想睡。闭上眼,梳理着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忽然感觉,人生好似大梦一场,只是醒来,不知谁会在身旁。

    这样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林慕白醒来的时候,初九正睡着。他惊坐起来,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心下是懵的。

    眼前的一切无不提醒着他,昨晚他以为经历的梦境,其实并不是真的梦。而梦中的阿九……

    对了,阿九!

    林慕白掀开被子,初九并不在床上,刚想松口气,目光却凝聚在床单上留着的斑斑血迹上。

    林慕白的心,猛的一沉。

    抬眼,扫视这个房间,终于在窗子旁的榻榻米上,看见了睡着的初九。

    林慕白的目光,忽然柔和起来,但随后,却是转为深深的自责。

    他曾经答应过爸爸,不会伤害初九,他以为他会做到一个男人的责任。但现实是,他不但抛弃了她,还伤害了她,在他没能力给她幸福的时候。

    默默地捡起地上皱巴巴的衣服穿着。林慕白,心情沉重,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他答应过二哥要离开的,然而,他没有做到,也伤了初九。

    “你又要一声不响的离开了么?”淡淡的女声,从林慕白的身后传来。

    初九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

    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林慕白在穿着衣服。

    “你醒了?”林慕白回头,见初九拥关被子坐起来,滑落的睡袍下,是青紫色的印迹。

    “这次又要以什么借口离开呢?是不能面对自己,还是像上次一样,只为了我能活下去呢?”初九笑着说出这话,只是笑意却并不达眼底。

    林慕白只觉得浑身如坠冰窖。“你知道?”

    “对!我还知道,是二哥和你说,我所有的遭遇,都与你有关。只有你离开了,我才能活下去。”

    林慕白点了点头,“没错,是二哥告诉你的?”

    “我有耳朵,可以自己听的。”初九站起身,拉开了窗帘,一步步走到林慕白的面前。

    “很多事,不只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是,我承认那些事情,不是巧合,但是能让我心甘情愿去那么做的,却只有你林慕白一人。”初九顿了顿,继续说道,

    “不要说是为了我好,不想我辛苦。我早就和你说过,我什么都没有,就连有没有明天,都是不确定的。是你说的,我们只的一生的时间,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我……”林慕白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况且,你又怎知,我不是因为你才活到现在的呢?你问过我么?”

    初九直视着林慕白的眼睛,她只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失望。

    一个男人对女人的伤害,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别人,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让她失望。

    “你走吧!我依然爱你,但这份爱我自己留着就好。我向你保证: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林慕白目光复杂地看着初九,“阿九……”

    “走啊!”

    最后再深深地看一眼初九,林慕白说了声,“再见!”

    “既然说了再见了,就不要再主动见面了吧。”

    林慕白还想说点什么,但回应他的,是关门的声音。

    初九蹲靠在门板上泣不成声,她不知道,为何一切都明明白白,他们却仍是匆匆错过。

    下午的时候,史劲峰打来电话,说是那个魏翔全都招了,就连他们没查到的,也都招了。

    原来他不过是娶了陆家偏房的一个姑娘,典型的吃软饭的,又常常借着陆家的名义,在外面狐假虎威,大事不敢做,下三滥的事情做不少。现在陆家的人知道了,准没他好果子吃。警局那边正在搜集受害人的信息,如果所述属实,估计够判十几年了。

    至于陈燕青,魏翔的老婆知道了事件事情后,这会儿已经把她关起来了,说是送去了精神病院了。

    “嗯,我知道了。”初九淡淡的回应道。

    史劲峰原本还想再夸张的说几句来着,听见初九似乎兴致并不高,就识趣的闭了嘴。

    “疯子,你们若是想去岛上玩,就联系阿清,你们有她电话吧!她会安排那边的管家接应你们的。到那边有什么需要,也都可以跟管家说,我交待过了。”初九还记得自己的许诺。

    “老大,你不跟我们一起去么?”

    “我前段时间生病,落下许多的工作,没时间陪你们一起疯,你们玩的开心就好!”初九并不是因为工作忙,而是真的没心情。

    “哎!那行!那老大你再有什么事,尽管知会我啊!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史劲峰拍着胸脯许诺。

    “行了!知道了!对了,你不是开了那个什么影视公司么,那个王驰的剧本我看了,还算有点投资价值,赚点零花钱还是没问题的。就是让他演员好好的选选就行了!”初九自是知道这几个小伙伴在家也并非是管家里要钱的主,就提点提点他们。

    “得嘞!老大,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回头赚了钱,我请你出去浪!”史劲峰一高兴,嘴就秃噜了。

    “浪什么浪,自己玩去吧!我这还有事,不说了!”

    挂断电话,初九回了回神,人生不只有爱情,还有其他的风景。既已决定了放手,也是时候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