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初九的剧本
    人是会说谎的。爱与不爱,都不是人口中所说,心中所想那么简单。

    ——南希日记

    初九哭过之后,眼神变得坚定。

    就像是墨爷爷所说的,做任何的决定都需要勇气。两个人在一起需要勇气,就是分开,也是需要勇气的。

    她总自认为可以听见别人心里面所想的,就以为是真正的了解了别人。

    然而,并不是这样。

    她听到的不过是当下人们心中所想,却不知道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那人的心里又经过了怎样的千回百转。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习惯去掌控一切事情,但是却忘了感情不是人可以掌控的,也唯有感情,是努力不来的。

    她将一切的错都归疚于林慕白,只依照自己听到的,就否定了他的心,这对于林慕白来说,并不公平。

    人是会说谎的,爱的,不爱的,都不是人口中所说,心中一时所想那么简单。

    是她狭隘了。

    初九向来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在知道自己也有错的时候,就会想办法去改正。

    墨至诚见初九想通了,就拍了拍她的手道:“去吧!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爷爷都支持你!”

    初九重重的点头。

    告别了爷爷后,初九给阿清打了一个电话,交待她把她之前写好的剧本放出去,在玖文内部先选角,然后就去了科研院。

    科研院的许院长在见到初九突然到来,有些意外。

    “初九来科研院,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许院长递给初九一杯茶,问道。

    记得初九上一次来,还是二年前做黄河大合唱的那次。就是之前送研究用的仪器时,还是打包好,托人带过来的,她自己倒是连面都没露。

    而现在,她初九亲自前来,除了有非常重要的事,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会让她亲自跑一趟的。

    “我是来打结婚报告的。”

    “噗”的一声,许院长刚喝到嘴里的茶水一滴不剩的,全喷到了桌面的文件上。

    初九忙拿起一边的纸巾,擦拭着沾了茶水的文件,道,“哎呀许院长,我这不过就是打个报告,你这么激动干嘛!”

    “你说要打结婚报告?你的?”许院长重复着初九刚刚说的话,仿佛有些不可置信。

    “没错,按理来说,我是科研院的人,虽说是编外的,但也是军人,报告还是要打的吧!”初九这样想着,也这样说了。

    “许叔叔,我赶时间,你能现在就批么?”

    许院长喝了一大杯茶水,才消化了这个让人吃惊消息。

    “你家老爷子知道么?”放下手中的茶杯,许君一脸严肃的问道。

    要知道军婚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墨家人不同意的话,他说什么也得压一压这事儿。

    “就是我爷爷让我过来的,不信你打他电话问问!”

    许院长听初九这说,果真当着她的面给墨老爷子打电话了。

    听着电话那边墨老爷子说确有这件事后,他才按下了心中的疑虑。

    “报告拿来吧!”

    “给!”初九把刚刚来的路上打的报告,交了上去。

    许院长刚要盖章,发现上面少个签名,“哎,你这上面还有个人没签字呢!”

    “许叔叔,你就盖了吧!你给我爷爷打电话,他都跟你说了,你还犹豫什么呢?”

    “这不符合规定!”许院长摇着头,不肯盖章。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我这就去找人签名去,回头补给你不就行了么!再说,你盖了这个章,我才能领回老公呀!求你了,许叔叔!”初九撒着娇,扰乱着许君的心神。

    初九见许君的态度稍微松动,还在犹豫,就笑眯眯的靠近办公桌子,趁他不备,抓起公章,一下子就盖在了申请报告上。当许君想去拦阻的时候,已经晚了,报告上面,一个大大的红章,赫然醒目。

    “你这孩子!下次可不兴这样了!”许君嘴上说着,其实心里并没有怪她的意思。

    “结婚这种事儿,一次就够了,哪能再来一次呢!”初九眨了眨眼,调皮的笑着。

    拿起报告,看着上面的红红的印章,初九心里一阵欣喜,“谢谢许叔叔啦!等我结婚那天,请你喝酒!”

    说着,收好报告,就摆摆手,离开了。

    许君看着初九的背影,摇头失笑。

    林慕白刚从医院离开,就被一通电话,召去了公司开会。

    这个会议,是由玖文影视的经纪总监顾淼临时召开的,参加会议的人都是公司演技实力较强,且有档期的演员。

    林慕白是最后到的。

    顾淼见林慕白到了,就开始了会议的内容。

    她先是总结了大家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然后又结合艺人与经纪人的想法,做进一步的规划。但林慕白却听的直想睡觉。

    无意中,眼角的余光扫到桌子上摆放的剧本,就拿过来翻着看。

    当他翻到一本名字叫做《时生》的剧本,心中忽然一阵悸动。

    再翻到编剧那一栏的时候,没有属名,但是却有一段话:确信喜欢的人能好好活着,即使面对死亡,也有如看到了未来。未来不仅仅是明天,未来能在人的心中。只要心中有未来,人就能幸福。

    看到了这里,林慕白已经知道,这个剧本是谁写的了。

    他用颤抖的手,去翻开剧本的第一页,一字一句的细细看下去,很快,他就看完了全部的内容。

    这部剧,其实是一个悲剧。剧本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在校园暴力下的爱情。

    而本应属于编剧改名的那一栏上的文字,是女主快要死掉的时候说的。

    女主的一生其实很短暂,她常欺负别人,却在后面也受尽了欺凌。因为爱,她放弃了自己装备的铠甲,想要做一个好人,但是却也因此,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她与男主在一起的时候,曾做过一个约定: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只要记得我九十九天,只记得九十九天就好,等到第一百天的时候,你就要忘了我,去做一个全新的你。

    这个剧本没有几页纸,只是粗略的大纲,但他却感觉好像承载了千斤的重量。这重量,是初九对他的浓烈的感情。

    林慕白猛然抬起头,打断了顾淼的讲话,“顾总监,这部剧有人演了么?”

    顾淼看了一眼林慕白手中的剧本,想起这是初九的助理阿清,刚刚塞给她的,就说道,“还没!这是刚送来的剧本。”

    “这部戏,我演了。其他的剧我都不接。就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