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婚礼
    最难过的事情不是遇不见,而是遇见了,得到了,却又匆忙失去。

    求而不得,舍而不能,得而不惜,然后心上便因此纠结成了一道疤。

    它让你什么时候疼,就什么时候疼。

    ——南希日记

    林慕白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初九的样子,就毅然决然的提前离开了会场。

    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冲上前去拥抱她、亲吻她。

    晚会结束后,初九遍寻不到林慕白的身影,心里满是慌张。打他的手机,冰冷的客服语音提示着对方手机已关机。就连陈涛也联系不上了。

    初九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她一遍一遍的打着电话,却始终没有打通过。

    他们可能是赶飞机回去了,初九这样的安慰着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地去想:他既然要走,为什么不提前知会一下自己呢?

    初九习惯性的去入侵会场的监控系统去查看监控。在视频里她看见林慕白提前离了会场,又扩大了搜索范围,在通往机场的路上,的确有看到他的身影。而此时她想要赶过去,已是来不及了,就算是私人飞机要申请航线,最快也要一个小时。

    这一刻,初九忽然有一种暴虐的冲动,那种郁闷积聚在心头却无法发泄出来,而想要毁灭一切的暴虐。

    她也有自己的傲气,但因为对方是林慕白,才迁就的这份嚣张。

    然而越是这样,初九就越是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想再自己骗自己。

    但以她现在的状态,她不敢出现在林慕白现前,她怕收不住自己的情绪,反而会使事情更僵。不带着情绪做事,是从小爷爷就教导她的行事作风。

    现在,她需要安静一下。

    就在她想要去哪里平复心情的时候,费舍叔叔打电话过来,说是初九先前拍摄的一部影片,申请的电影节活动评选活动,已经入围了。初九索性就申请了直飞洛杉矶的航线,想着或许工作,可以使她平静下来。

    这一忙碌,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

    深夜的时候,初九接到了宋晓的电话。

    ‘哈喽,大忙人,我后天就结婚了哦!请柬一个星期前就送到墨宅去了,可是你都没有回复我呢!’电话那端的宋晓,调侃着初九的忙碌。

    初九捏了捏微微发痛的眼眶,道,‘抱歉,太忙了,我近期都没有回国。放心!你的婚礼,我一定到!’

    ‘那我可就扫塌相迎了哦!’

    挂断宋晓的电话后,才恍然知晓,居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初九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也是时候回去做个了结了。

    林慕白在这半个月里,也是受尽了煎熬。

    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悲伤来临,却还要故作姿态,微笑以对。一边,眼泪百折千回;一边骄傲地仰着面孔,对着天边的白云微笑。

    由于他之前说要出演《时生》,顾淼就把完整的剧本给了他。

    这半个月里,林慕白每天无数次的翻看着初九写的剧本,一遍一遍的揣摩初九写这份剧本时的心情,体会着她融入女主身上的每一丝感情。

    然而越是翻看,他越是体会到,剧中女主的那份固执到偏执的情感。那种不惜自己受到任何伤害,哪怕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也要让她爱的人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的炙热情感。

    这一切让他不禁想起他在罗马被人绑架的时候,初九不惜一切的要救他的情形。就连初九那张布满青黑色血管的脸,以及血红色的眼睛,在他的记忆中都变得美的不可方物。

    他不相信,拥有这样炙热感情的初九会真的变心,虽然现实总是在这样的提醒他,但他还是想要努力的争取一下。

    他记得初九说过:如果运气不好的话,那就试一下勇气。

    林慕白想要赌一把,就赌初九还爱他。而他所能依仗的,不过是初九的心软。

    在经历过无数的不眠夜,林慕白终于决定,他要去厉谦的婚礼。或许,他还有机会?他在心里这样的奢望着。

    就算没有机会,哪怕只是远远的看初九一眼,他也心满间意足了。

    CanIseeyouagain?I`llstandfaraway.(我能见见你吗?我站远一些。)

    林慕白在手机上反复地打着问候初九的话语,却又一遍一遍的删除,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发送。

    五月七日这一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连日来的阴雨天,在夜半的时候,终于放晴了。天空中万里无云。

    初九一早就被宋晓叫去,要求她做她与厉谦婚礼的见证人。

    用宋晓的话说:我们夫妻二人都受过你的点拨。如果没有你,或许我们的人生都会被那两个人毁的一团糟了。所以,你必须是我们婚礼幸福的见证人。

    对于做婚礼见证人这种事情,对初九来说还是第一次。不过在温习了一些带有婚礼场景的影片之后,初九对于这个新的“职业”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大概就是讲述一下一对新人的“辛”路历程,并对他们二人的未来,做一个美好的祝愿。知道了具体要做的事情后,初九对于这场婚礼,也有了期待。

    京都时间上午九点的时候,就陆续有宾客们到了华威酒店五楼的宴会厅,前来参加厉谦与宋晓的婚礼。

    厉家坐在主席位上的人是厉老爷子。厉谦与父亲决裂后,就没有了来往,只与爷爷住在一起。厉谦的父亲因为政治问题被下放远调了,就再也没有回到京都。

    墨老爷子念着曾经的战友情,就商量与墨家人同坐在主席位上,充当厉谦的家人。

    厉老爷子看到墨至诚在经过风浪后,对自己依然如故,也就放下心中的芥蒂,接受了好友有良苦用心。

    用墨至诚的话说:我们这些一只已经脚踏进棺材的人,活一天就少了一天,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小辈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吧!我们只需要享受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就好。

    婚礼一切尽都顺利,很多与厉家和宋家有交情的人,都来到了婚礼的现场。

    京都时间十点五十九分,是典礼正式开始的时间。初九提着衣裙的下摆,走到了典礼台上,以见证人的身份,祝福着这一对新人。

    在交换结婚对戒的时候,主持的司仪问新娘宋晓是否愿意嫁给新郎厉谦的时候,宴会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道沙哑的男声传来:

    “我不同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