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非常难以回答,面前五个女生,刨除堂妹楚馨儿和对面完全陌生的苏小雅,可以选择的对象无非就是有着月牙双眼的宋小熙,童颜陶云,以及冰山美女周媛媛了。

    说实话,楚墨之前对三个女生其实并没有大多的关注,就算和她们三个一起共进午餐时,楚墨的注意力更多的还是放在堂妹楚馨儿身上,而之后和她们告别,更是被许多事情缠身,自然也就没有时间想起她们。

    不过,之前在看到周媛媛那个甜美而明媚的笑脸时,楚墨的确有种被惊艳的感觉,那一瞬间的心动绝对不是做假,所以,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有过!”

    话语落下,面前几个女生的神色立刻变得各异。

    游戏继续,这次轮到周媛媛提问,没有什么犹豫,眼底依然带着一抹冰冷的女生沉吟道:

    “楚哥哥你的职业应该不是自由撰稿人那么简单吧?”

    这就不好回答了,难道说自己的职业是只会花钱享受的神豪?

    片刻的犹豫,眼底带着一抹笑意的楚墨回到道:

    “的确只是一个写文章的。”

    话语落下,再次主动端起跟前的酒杯一口饮尽,加上之前自己独自喝的几杯,以及刚来时陪陶云喝的两杯,楚墨已经接连喝了十几杯,原本酒量就不是多好的楚墨脑袋微微有些发晕。

    不过终于轮到自己,晃了晃脑袋的楚墨将目光放在身旁的冰山女子身上,随意开口道:

    “你有没有对我有一点点感觉!”

    “没有!”

    回答干脆利索,就在楚墨苦笑摇头时,身旁的女生却是主动喝了一杯酒!

    所以,答案是肯定的了!

    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此刻心满意足的楚墨便没有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致,摆了摆手,轻轻起身的楚墨笑道:

    “要不,咱们就到这里吧!”

    楚墨话语随意,一旁的周媛媛原本兴致就不大,所以直接点头,至于楚馨儿就更没有半点意见,有些心不在焉的陶云同样没有反对,等宋小熙同样离席后,只剩下苏小雅一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她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听那个男生的话……!

    而就在几人刚刚散场时,一个相貌英俊的男生突然走了过来,一身奢侈品服装的男生留着短发,身上带着一股淡漠而沉稳的气场。

    刚刚来到包间角落,整个人直接坐在了周媛媛身旁的男生轻笑道:

    “刚刚就看几位美女玩的挺开心,弄的我也心痒痒的,不如在加上我一个怎么样?”

    短发青年约莫二十三四岁,脸颊略显阴柔,给人一种小奶狗的温柔感觉。

    只是,随着对方落座,周媛媛下意识皱眉,整个人不自觉的朝着楚墨的位置靠近了一些。

    自然,楚墨早就留意到这个一直在周媛媛身旁说笑的男生。

    原本楚墨对着这个男生并没有太多在意,不过现在……!

    既然自己心底对周媛媛有了想法,那自然不能允许她身边出现这样一个危险因素!

    本来已经离场的楚墨重新坐回了沙发,眼底满是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男生,同时随意道:

    “几个女生玩累了,我陪你玩玩好了!”

    有着一头短发的青年微微皱眉,阴柔的脸颊同样闪现一抹嘲弄,不过因为被很多人注视着,到底没有发作的青年淡淡道:

    “可以啊,不过纯粹的喝酒多没有意思,咱们加点彩头怎么样?掷色子,赢得喝酒,输的一杯输一万软妹币怎么样?”

    短发青年眼底带着挑衅,似乎怕楚墨不敢答应,所以特意加大了声音,附近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很享受这种掌控全局的感觉。

    所以,楚墨就喜欢这种直接的富二代,省时省事!

    没有心情慢慢陪他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根本就没有半点犹豫,眼底甚至还带着一抹笑意的楚墨直接开口道:

    “赌注太小了,没有意思,咱们玩大一点。”

    随后,在短发男生的挑眉中,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玛瑙放在桌上,同时微笑道:

    “这东西一千三百万,你要是不认识可以拿去做个鉴定。”

    不等青年皱眉,挽起左手手腕,将手腕上的5002摘下,同样放在面前茶几上的楚墨依然平淡道:

    “这玩意你应该认识,5002,一千七百万!”

    眼底终于闪现一抹动容的青年不自觉坐直了身子,而就在青年微微眯起的双眼中,眼底带着一抹笑意的楚墨再次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卡,语气微重道:

    “百夫长你肯定认识,说不定你长辈那里就有,里面有十个亿的存款,我两个星期的零花钱……所以,你准备怎么和我玩?”

    楚墨的神色平淡如水,而对面原本沉稳的青年却是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当对方将不甘的目光放在周媛媛身上时,微微挑眉的楚墨难得加重了语气道:

    “如果你是在意媛媛的态度,那大可不必,难道你没有发现,和你坐在一起时,媛媛根本就没有用正眼看过你一眼?而和我在一起时,她刚刚的笑脸你应该欣赏过了才对。

    所以,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地方,一块提出来,我帮你一起了断。”

    在角落里几双眼睛直直的注视下,特别是周媛媛完全无视的眼神中,最终轻轻叹息一声的青年只能落寞离去!

    身价差了十万八千里,再加上当事人周媛媛的态度,青年知道,硬着头皮上,自己怕是会输的很惨。

    确定对方已经死心,将银行卡收起,把手表重新带好,随后将那块价值一千三百万的玛瑙塞给了楚馨儿手里,眼底平静的楚墨突然对着身旁的周媛媛询问道:

    “听说你学的是金融管理?最近正好遇到点事情想要像你咨询一下,这段时间打算收购一家酒店,不过牵头的是四个老狐狸,我估计他们是看我人傻钱多,所以只打算让我投钱,并不打算给我什么实权。

    毕竟我也是真金白银的投了点钱,你说我该怎么才能拿到酒店的实际控制权?”

    楚墨满脸认真,这让一旁的周媛媛一时间有些搞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犹豫了片刻,想到对方到底还是帮了自己后,周媛媛心底便打算认真帮他参谋参谋,坐直了身子,眼底满是认真的周媛媛气吐如兰道:

    “我只是会一些纸上谈兵的东西,你要是愿意听的话,那我就随便说说自己的一点看法……”

    角落里一男一女轻声的嘀咕,而此时,将刚刚事件全程看在眼里的眼底的苏小雅轻轻拍了拍身旁的闺蜜,同时神色复杂道:

    “小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

    说,那件四十五万的手镯,到底是不是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