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家老爷子周世兴身体每况愈下,身体机能几乎每天都在衰弱,在强撑着身体见证完长孙大婚后,便直接住进了医院。

    医生给出的答案是,尽量满足老人的心愿,不要让他带着遗憾离去。

    在这种情况下,周家现任家主周伟民,对于出手金融大厦的意愿甚至有些迫切,他没有按照正常的商业谈判手段那样,沉着冷静,步步为营。

    在合同的条款上,完全做到了客观公正,甚至有些地方也做到了忍让。

    比如商场几百家合作商户高达上亿的租金,因为租期还有半年才能到期的关系,周家直接退给了楚墨七千万的租金。

    比如大厦管理方面,周家同意留下一些精英骨干,前期协助楚墨管理大厦……

    周伟民不想让老人带着遗憾离去,而金融大厦就是老爷子最大的心病,自然,周家诚意满满。

    同样的,楚墨也是有着极为强烈的购买意愿,金融大厦的购买,能够将他连锁酒店的布局提前半年完成,楚墨绝对不想在谈判阶段,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浪费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涉及两百七十亿的魔都金融大厦,从谈判到签署合同,仅仅只是用了短短两天时间就已经完成。

    这绝对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连双方代表律师都有种太过顺利的感觉。

    要知道,一般涉及到这种金额的谈判,双方就算谈几十天,甚至几个月都不稀奇。

    价值两百七十亿的魔都金融大厦,仅仅只是楚墨和周家合作的一个开始。

    当楚墨在合同上签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就预示着两家深入合作的正式展开。

    世缘娱乐和周家控制的天华电影国际娱乐公司,同样开始了深入合租。

    周家控制的天华娱乐拥有超一线艺人七人,一线艺人三十五人,公司市值六百五十亿,在华国娱乐圈中排名第三。

    和其比较起来,楚墨手里刚刚完成整合的世缘娱乐,真的就不够看了。

    一个星期前,楚墨刚刚在公司投入了五十个亿的资金,而秦紫萱和孙晴若兮制订的发展道路就是,高价挖五到十名一线艺人,同样签下一些有潜力的普通人进行培养,整个公司以缓慢但稳重的节奏完成初始扩张。

    一步步做出成绩后,等待楚墨的第二笔投资。

    两人的计划可以说以稳重为主,不冒失前进,每一步都是稳扎稳打,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减少风险。

    她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守住现有的,然后以此为基础做出一些成绩,只要楚墨这个投资人能够满意,后续资金就不需要发愁。

    自然,这种策略也不能说不对,但是对于急需集赞自己势力的楚墨而言,这样的方法见效实在太慢。

    初步计划可能就需要一到三年才能完成,想要发展壮大,至少要五年以上,甚至十年才有可能成为一方霸主。

    自然,楚墨虽然没有干预两人的发展策略,但心底的确有些不满意。

    他不缺钱,只是缺少时间,楚墨想要快速的完成积累,平安度过最初的发展阶段。

    这个时候,他需要的是敢打敢拼的人,失败没有关系,他手里掌握着无限银行卡,对于十亿,百亿的亏损,完全不会放在眼里。

    但是对于秦紫萱这种谨慎过头的做法,心底的确有些不快。

    所以,和周家的合租,其实就是逼着秦紫萱加快发展布局的脚步,如果秦紫萱不能真正领悟楚墨的意思,那么楚墨只能考虑换人。

    说白了,秦紫萱只是别墅里一个女仆,楚墨之前和她没有任何交集,也谈不上有什么多么深厚的感情,她前期的表现让自己满意,所以楚墨才会让她上位。

    而现在,她如果让自己不满意,楚墨便会毫不犹豫的换下来。

    “楚先生,天华娱乐方面这次派来了一整个团队,帮我们制作宣传短片,短片女主角是天华娱乐超一线巨星邓允儿,编剧是国内知名金牌编剧吴耀祖。

    另外特效方面是和米国顶级特效公司合租,短片投资三千五百万,这是我们世缘娱乐重组以来第一次……!”

    八号别墅总面积一千平方米,别墅建筑面前一千三百平米,同样上下三层,每层四百平米左右,庭院里有一个小型游泳池和两个停车库,车库里停放着价值四百万的宾利一辆,价值四千两百万的布加迪威龙一辆。

    一个月前花费三个亿从沈龙手里买来后,除了中间来过两次外,楚墨就再也没有踏足过这个地方。

    而现在,这栋八号别墅,就属于秦紫萱所有。

    作为市值六十五亿世缘娱乐的董事长,此刻的秦紫萱一身粉色纱裙,前短后长的独特设计,正面漏出雪白的长腿,背面长薄纱飘逸浪漫,让人置身于仙境一般。

    让此时,这位以铁血手腕接手世缘娱乐的美女董事长,此刻正神色恭敬的站在自己面前。

    她手里拿着一份报告书,认真汇报的同时,整个人显得异常的小心谨慎,似乎生怕一个不当的言行举止,惹得面前青年不快一般。

    青年安静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身侧有女仆恭敬的服侍,角落四周,四名人高马大的保镖垂首而立。

    轻轻挥手打断了面前女子长篇大论的汇报,楚墨来这边不是想听公司发展近况的,自然对这些具体的事物没有兴趣。

    他面色平淡的看着跟前略显拘谨的美女董事长,声音淡然道:

    “你记住,公司懂事长有且只有你一人,能够决定公司未来的,也只有你一人,我把孙晴若兮找来,为的是你身边能够有一个引路人。

    孙晴若兮只是公司一个小小的艺人,她能给你提供意见,但绝对不能代表你对公司做出规划。

    说白了,她只是一个戏子,一枚棋子,她的任何意见,你可以当做参考,但绝对不能当做圣旨一样去执行,世缘娱乐今后会有十个孙晴若兮,二十个孙晴若兮,但只能有一个董事长。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哈福双料硕士,今年二十七岁的秦紫萱深深低头,这个鼻梁上带着无框眼镜,整个人身上带着知性成熟气质的女子声音恭敬道:

    “是的楚先生,紫萱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

    敲打到此为止,轻轻起身的楚墨迈步朝着客厅外走去,即将走出大门时,楚墨随意道:

    “记住,谨慎是好事,但也不能太过畏首畏尾,机会就摆在眼前,稍纵即逝……!”

    楚墨的身影消失在庭院,依然恭敬弯腰的秦紫萱直到好久之后才抬起了头。

    今夜月光皎洁,但她没有心情欣赏这美好的夜色,

    楚先生已经对自己表达了不满,她隐隐已经摸到了问题所在。

    原本想要打电话和孙晴若兮商议,但想到那个青年刚刚的话语,她便放下了已经拿出来的手机。

    秦紫萱咬了咬红唇,她的眼底微微闪现一抹冷漠。

    孙晴若兮那个稳步发展的计划,是该废除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