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神豪的悠闲生活 > 第138章 两百亿的资质(五千大章跪求订阅)
    宙斯拍卖行魔都分行,最大拍卖大厅,一个洪亮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一亿一次

    一亿第二次

    一亿第三次

    成交……

    恭喜这位先生,这尊北宋陶瓷将由这位先生收藏……”

    展览台,作为首席拍卖师的张峰少有的激动难耐。

    一件低价两千万的陶瓷,正常来说能够拍到两千七八百万,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而这一次,有人直接开价一个亿,在原来的基础上整整翻了四倍,这样的价格,可以说是近些年拍卖历史上少有的成就了。

    自然,作为首席拍卖师的张峰,同样会在这件拍品上留名,这才是他兴奋的原因。

    随着拍卖师重重的砸下小锤,这一轮拍卖宣告正式结束,而与此同时,一位工作人员朝着楚墨的位置走来。

    等穿着黑色礼服的工作人员,满脸恭敬的来到自己面前,在所有人的瞩目下,楚墨从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拿出了那张百夫长黑金卡。

    随意递给工作人员后,报上密码,随着工作人员熟练的操作,只是片刻功夫,一个亿的转账完成。

    当工作人员恭敬的将黑金卡双手递还给楚墨后,便预示着交款成功,四周原本瞪大了双眼的二代三代们更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一个亿,就这么眼睁睁的在面前花掉了,对于这些平时零花钱几万块,最多能够掌握几十万现金的富家子来说,这绝对是一次不同的体验。

    现在付款成功,等拍卖会结束后,楚墨就可以去后台领取自己那件北宋瓷器了。

    一个亿的天价将会场的气氛推向了真正的高潮,而此时,台上的拍卖师趁热打铁,再次开口道:

    “各位女生先生们,咱们继续,下面一件藏品,来历同样不凡,这是一位来自米国的华侨委托我们拍卖的珍品。

    出在盛唐的一副画卷,保存完好……经过我们专家的鉴定,这幅画就的低价是……一千五百万,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十万,现在,竞拍开始。”

    中年拍卖师话语落下,后排同样是寂寞无声,不过前排的顶级大鄂们自然不会沉默,片刻后,一个五十岁的老者第一次举手。

    “一千五百五十万。”

    “一千六百万。”

    接连两次报价,气氛再次被炒热,当画卷的报价达到一千八百万时,会场再次进入冷却期。

    当然,这显然不是这幅画的最终价,在拍卖师二次喊价时,原本一直沉默的林鸿强再次出手。

    “两千万。”

    林鸿强一下子将价格提了两百万,看得出来,他对这幅画是势在必得,四周原本还有心竞争的几个大佬同时禁言,而就在林鸿强志得意满时,最后排的楚墨直接举手。

    “五千万。”

    ……

    “卧槽,这哥们这么猛的吗?”某个二代直接爆了粗口

    “那个小哥哥好帅,连前面那些大佬都打不过他哎!”某个花痴小女生满眼小星星。

    “同样是三代,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某个富三代一脸怨念。

    在大厅中响起的窃窃私语中,台上的中年拍卖师二次喊价。

    “五千万第二次,还有没有人出价。”

    中年拍卖师话音落下,他将目光朝着最前排懒散的青年看去。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整个大厅唯一可能会出手的吴家大少沉默不语。

    心底叹息一声的拍卖师不在多言,直接敲锤。

    “五千万第三次,这幅盛唐名画又是这位先生所得。”

    楚墨第二次将黑金卡递给身侧态度愈发恭敬的工作人员后,最前排的剑眉青年突然再次转头,他对着楚墨笑了笑,随后张嘴无声的说了两个字。

    只是看口型,那两个字绝对不会多么美好。

    再次花费五千万的楚墨没有半点恼怒,甚至还满脸含笑的冲着前排青年点头。

    “楚先生,您一次加价太多,让他看出来这是一个局,所以他才没有继续跟,如果您一次少加一些,他或许会上当跟价。”

    身侧的江涛犹豫了片刻,在满场的窃窃私语中,这才小心的劝说起来。

    他以为楚墨再次叫价,是为了刺激前排的青年,让对方跟价,等到了天价时突然收口,让对方买单,只是楚墨出价显然太急,一次加了两千万,让对方看出了目的,人家自然就不会上当。

    面色不变的楚墨微微挑眉,他知道身旁的高大男子是为了自己担心,不过,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意图。

    也没有解释,只是轻轻道:

    “我心中有数。”

    闻言,眼底闪现一抹光彩的江涛微微低头,随后便闭口不言。

    拍卖已经基本进入尾声,最后的物品也越来越贵重,再次拍卖几件商品后,台上的拍卖师声音略微亢奋道:

    “各位女士,接下来这件藏品就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了,现在也是见证女士们在身边那位心底地位的时刻了。

    接下来,我隆重的为大家介绍,这是一颗TypeIIb型钻石,颜色级别为FancyVividBlue,是迄今同颜色级别拍品中最大的一颗蓝钻,它能不能打破纪录,就看在座的诸位了。

    我简单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枚钻石原本属于一位爵士,这颗蓝钻正是因完美的色调、切割比例和稀有度成为爵士的私人收藏之一。

    1990年代,意大利设计师Verdura曾专门为这颗蓝钻设计了一枚「FiveBlades」戒指,由叶形镶爪来固定主钻,目前这颗钻石被重新镶嵌在一枚铂金戒指中央,两侧分别镶嵌一颗阶梯型切割钻石。

    拥有这枚钻石的女士,将是上帝的宠儿,它的底价是……五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百万。

    现在,竞价开始。”

    拍卖师话语落下,整个会场立刻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不过不同的是,这次小声交谈的大多是一些女士。

    虽然这枚戒指只有前排少数顶级大鄂在喊价,但这并不妨碍后排小女生们集体的探讨。

    五千万底价的蓝色钻石,最终成交价不可预知,这种级别的宝物,一般的亿万富豪都不敢指染。

    至于后排的公主小姐们,就算她们眼热,也只有看看的份了。

    “五千九百万。”

    喊价的是最前排一个微微秃顶的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身旁自然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女孩儿。

    “六千万。”

    再次加价的是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这贵妇一身金银珠宝,看起来就是奢华之人。

    秃顶男子在身边精致女孩儿的撒娇下,终于按耐不住,微微咬牙后,又一次加价。

    “六千一百万。”

    只是对方声音刚刚落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的贵妇漫不经心道:

    “六千五百万。”

    话语落下,即便身旁的女孩儿再撒娇卖萌,秃顶男子再也不为所动,显然,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他能承受的极限。

    “六千五百万一次,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了。”

    “六千五百万第二次。”

    ……

    “八千万。”

    “又是后排这位年轻的先生,八千万,这位先生出价八千万。”

    在拍卖师兴奋的叫喊中,楚墨的视线一直若有若无的放在前排的两人身上,一人是上园娱乐董事长任文轩,另一人自然就是吴家那位贵公子。

    不过这次,那位吴家未来接班人并没有再次回头嘲讽什么。

    如果说之前楚墨故意加价,他还以为楚墨是故意喊高价激他入局,那么这一次,他已经察觉到了一抹不同寻常的味道。

    在楚墨淡淡的目光下,最前排那个原本志在必得的中年贵妇回头看了楚墨一眼。

    这是楚墨第三次出手,而且每一次都是将金额提升到别人无法承受的地步,这样的年轻人,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尽管对那枚钻戒很是不舍,但中年贵妇倒也没有继续叫价。

    她知道,自己绝对争不过那个青年。

    当中年贵妇转回视线,终于,上园董事长任文轩第二次向楚墨投来视线,眼底带着一抹好奇以及审视。

    楚墨含笑着向对方点头,这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同样微不可查的冲着楚墨点头。

    善缘已经结下,同时也显示了自己的财力,这八千万没有白花。

    “八千万一次。

    八千万第二次

    八千万第三次……成交!”

    当工作人员第三次来到身旁时,楚墨依然不急不缓的掏出那张百分之黑金卡,这次甚至懒得在说密码,任由工作人员操作,片刻后,转账完成,八千万到账。

    前后不过十分钟时间,楚墨的总消费已经达到了二点三亿,当真是挥金如土。

    等工作人员离去,似乎终于忍不住的吴家公子再次转身,他双眼微微眯起,眼底带着冷芒。

    这一次,楚墨甚至没有和他对视,直接无视了他的目光。

    排名已经进入尾声,当展览台上的拍卖师开始介绍最后的压轴地块时,整个大厅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了几分。

    毫不夸张的说,前面的这些拍品都是热身,而真正的大头,就在这最后一锤之间。

    “……这块地位居魔都体育馆附近,既可以建造商品住房,又可以建造商业中心,同样面积达到惊人的九万平米,是近些年来魔都少有的优质地块……”

    台上的拍卖师在做着最后的动员,最前排的大佬们都是沉默寡言,不过在这份沉默之中,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氛在整个大厅中弥漫开来。

    而就在所有人都认真倾听时,楚墨前排,那个之前给自己提供了信息的身影突然转过了头,然后快速的看了楚墨一眼。

    自然,楚墨同样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将视线转向那前排的身影,随后嘴角微微勾起,冲着对方含笑点头。

    这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可爱女孩,扎着单马尾,即便在略显昏暗的大厅,一张白皙的脸颊上依然泛着淡淡光泽。

    她双眸狭长,挺拔的鼻梁,小巧的红唇,五官很是立体,虽然比不了丁茜的倾国倾城,但也有着不输于杨璇和展冰雪那般的绝美。

    马尾女孩快速打量了两眼身后的楚墨,显然对这个接连喊出天价的青年很是好奇。

    片刻后,在楚墨的温暖的笑颜中,脸颊微红的女孩收回了视线,而与此同时,台上的拍卖师终于进入正题道:

    “这块地的底价是一百八十亿,每次叫价不在限制,现在,竞拍开始。”

    会场再次出现了冷场,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只是,这种氛围很快就被打破,前排至少有十几位地产大鄂就是为了这块地而来,他们为了不分散资金,在之前的拍卖中一次没有出手,而现在,自然就是他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一百八十一亿。”

    和之前几十万上百万的加价不同,大佬们的世界,每次加价都是以“亿”为单位。

    “一百八十五亿。”

    “一百八十八亿。”

    ……

    显然,这些大鄂都是有备而来,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充足的资金,至少前面几轮的叫价中,各种喊价彼此起伏,显现出了他们强大的自信和雄厚的资金。

    “一百九十亿。”

    当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喊出这般高价时,一瞬间,至少有四五人微不可查的轻轻叹息一声,一百九十亿,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承受极限。

    只是,这个价钱显然还没有到极限,至少以吴家为代表的几个真正豪门,还没有出手一次。

    “一百九十五亿。”

    这是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者略显沙哑的声音。

    此价一出,立刻又有两三人摇头退出。

    至此,出价的人已经被淘汰大半。

    而此时,老人话语落下,只见一个中年胖子突然沉声道:

    “两百亿。”

    大厅立刻变得安静,后排的小青年们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这种级别的大佬,一个眼神就能把他们吓得半死,因为就算是他们的父辈面对这样的大佬,也要点头哈腰,小心应对。

    而此时,吴家大少身旁,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男子终于出手。

    “两百零一亿。”

    吴家大少的父亲,吴家现任家主吴四海终于出手。

    而在这之后,基本上只剩下那中年胖子和吴家互相加价。

    显然,这两家才是真正的霸主。

    “两百零八亿。”

    吴四海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侧的中年胖子已经满脸阴沉似水,这个价钱已经超越了他的极限,犹豫再三,几次咬牙的男子,最终还是黯然退出。

    “两百零八亿一次

    两百零八亿两次……”

    就在拍卖师高举小锤时,当所有人以为吴家会是今晚最大赢家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从大厅最后排响起。

    “两百零八亿零一元!”

    淡淡的话语落下,整个大厅立刻一片哗然。

    这个出价,很明显,那青年就是明摆着针对魔都四大家族的吴家了。

    吴家大少立刻转头眯起了双眼,而当代家主吴四海却是突然开口道:

    “拍卖师,我怀疑有人故意捣乱,我希望贵拍卖行查明对方的资金数额,以免最后被落下笑柄。”

    吴四海的话语落下,整个大厅为之一静,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转向了后排的楚墨身上。

    楚墨前三次出价,总消费已经超过两亿,所有人只是觉得惊讶,但也能够接受,毕竟,两亿虽然是巨额资产,但是真正的豪门继承人也不是拿不出来。

    而这次,楚墨直接指染两百亿的土地,那已经是超过富二代们能够想象的极限了,就算是一代们,能够拿出这个价钱的,整个大厅都没有几个。

    这不是之前的两亿,而是整整两百亿,吴家人怀疑,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

    只是,就在此时,一个工作人员却是快步走到首席拍卖师张峰身旁,同时在他耳边耳语什么,而当大厅的人看到这个工作人员,正是之前三次为楚墨刷卡的人后,心底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片刻后,神色严肃的首席拍卖师声音如虹道:

    “吴先生,请相信本拍卖行的专业素养,楚先生拥有充足的资金进行这次拍卖,而之前我已经说明,本次拍卖加价不受限制,所以,楚先生这本次叫价,合理而有效。”

    “现在,我宣布,楚先生叫价,两百零八亿零一元,一次

    还有没有人加价。”

    ……

    拍卖师话语落下,大厅中再次响起一阵低低的议论,很显然,刚刚拍卖行已经确认,楚墨刚刚拿出的银行卡拥有充足的资金进行这次拍卖。

    也就是说,刚刚那张百夫长黑金卡里,至少有两百亿以上的存款。

    一个随时都会带着两百亿银行卡的年轻人,而且看年龄最多不过二十四五岁,和后排的这些二代三代差不多大的年龄……

    只是想想,这些富二代们立刻兴奋了,他们后排原本就是被人看不起的富二代,现在终于有人替他们出头了,突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两百一十亿。”

    这是吴家掌门吴四海几乎从牙缝里喊出的天价。

    吴家之前为了收购周家的金融大厦,手里存留了两百一十亿的现金,这已经是吴家的极限。

    只是,当他话语落下,后排青年平淡的话语再次喊出了一个让他吐血的报价。

    “两百一十亿零一元。”

    最后排的楚墨嘴角微微勾起,他没有理会四周各种纷杂的目光,而是直直的看着吴家大少那张愤怒几乎到扭曲的脸颊。

    那张脸在二十分钟前还充满了得意,不过现在,却变成了难看的猪肝。

    嘴角带笑的楚墨微微张嘴,同时无声的说出了两个字。

    “鲨笔……”

    这是吴家大少之前的话语,现在,楚墨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