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神豪的悠闲生活 > 第139章 丧家之犬(跪谢白.剑舞天神盟主打赏)
    一个月前,周家老爷子周世兴身体抱恙,自觉时日无多,老人家不想看到膝下两子为了争夺家产,把传承了百年的周家断送。

    周家老人周世兴精准的找到两个儿子矛盾的焦点,便是魔都第二高楼,同时也是周家第二产业,金融大厦。

    为了周家和睦,老人亲自做主,把金融大厦处理掉。

    最早前,对金融大厦感兴趣的只有魔都吴家和刘家。

    两家都是涉足房地产,如果能够拿到金融大厦,以此为辐射,可以影响整个陆家嘴,对两家的帮助无比巨大。

    只是刘家是后起之秀,虽然二代继承人刘曼丽被称为华国女首富,身价两千亿以上,可是比起根深蒂固的吴家,还是差了一筹。

    经过多方筹集,吴家已经筹到了两百一十亿现金,并且说服周世兴剩下的六十亿,用公司股份兑换。

    只是他们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年轻人突然横空出世,直接用两百七十亿现金将金融大厦拿走……

    得到这个消息时,整个吴家震怒。

    不过,周家老爷子派人传话,内容仅仅只是几个字。

    此子身份不可估量。

    原本暴跳如雷的吴家哑然熄火。

    一个月的沉寂,手里聚拢了两百一十亿资金的吴家,自然不能让资金闲置,很快便看中了魔都体育馆附近的这块地。

    他们拥有海量的充足资金,有着庞大的关系网,只要拿到这块地,必然又是一次腾飞的机遇。

    几家主要的竞争对手吴家人已经提前调查清楚,两百一十亿的资金足够傲视群雄。

    情况的确也是正如他们所料,当出价达到两百零八亿时,最后一个竞争对手已经放弃,只是,就在吴四海已经胜券在握时,变故突生,那个夺走了吴家金融大厦的青年,又一次横插一脚。

    而那个青年每次一块钱的加价,几乎让吴四海要吐出一口老血。

    两百一十亿,这是吴家能够拿到的最大金额,超过这个金额,就算吴家是魔都四大家族之一,也是无能无力。

    只是,让他放弃,同样也是万万不甘。

    脸色阴沉吴四海将目光转向身侧的贵妇,这个刚刚要出价几千万拍下钻石戒指的贵夫人,同样也是身份不凡,不然她也不可能坐在吴四海身边。

    “孙小姐,江湖救急,我从你这里转十个亿,两天后,我亲自把十二个亿送到府上。”

    两天,平白赚取两个亿,这回报不可谓不高。

    一身珠宝的贵妇也不废话,直接道:

    “十五个亿。”

    这是标准的狮子大开口了,只为贵妇既然能坐在这里,自然也不惧他吴家,有机会自然要痛宰一顿。

    台上的拍卖师已经高举小锤,根本就没有时间讨价还价的吴四海立刻点头,随后,他再次举手,声音嘶哑道:

    “二百二十亿。”

    话语落下,他猛然将目光转向后排的青年,目光如毒蛇。

    如果对方还在纠缠不清,不知进退,那他吴四海就要撕破脸皮。

    整个大厅寂寞无声,这一刻,整个后排百十个富二代富三代,在魔都吴家当代家主的目光下,都是不约而同的轻轻打了一个冷战。

    他们不约而同将目光,转向了最后排角落位置的青年身上。

    ……

    处在所有视线焦点的楚墨依然面色如常,并没有因为吴家的逼迫而有丝毫妥协或者慌乱。

    魔都吴家,听起来挺吓唬人,但真正说起来,它不过是一个拥有千亿资产的家族罢了。

    要说特别,无非就是传承的时间久了一些,祖上出过几个人物,至于私下有什么特别的手段,他吴家有,但楚墨也不是任人揉捏之辈。

    无限银行卡在手,就算说让吴家一夜破产,也不是开玩笑。

    他不急不缓的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金色眼镜,一双深沉的眸子同样没有半点示弱的和吴家家主对视,同时声音冰冷道:

    “两百三十亿。”

    这次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一点一滴的增加,而是瞬间将价格提高了十个亿。

    话语落下,整个大厅所有人的视线再次放在了吴四海身上,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位魔都吴家掌门人如何的应对。

    只是,让绝大多数人意外的是,原本还面色如虎的吴四海居然缓缓收回了视线,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回了原位。

    “两百三十亿第一次。”

    “两百三十亿第二次。”

    “两百三十亿第三次……成交。”

    台上的首席拍卖师张峰这次没有继续煽风点火,而是很干脆利索的报出了三次喊价,随后当机立断的敲下下了手里的小锤。

    虽然能够把拍卖品拍出更高的价格是他的责任,但万事都有一个度。

    现场气氛明显已经不对,如果他在继续煽风点火,真的闹出什么事端,之后就不好收场了。

    小锤落下,代表着最后的拍卖结束,同样也代表着那块近十万平米的土地有了归主。

    看了一场豪华大戏的二代三代们已经有人陆续退场,不过同样也有很多人聚在一起小声的讨论这什么。

    今晚发生的事情,相信很快就会通过现场众人口舌,传入整个魔都上流圈子。

    至于最终添油加醋的版本会是怎么样的,这就不是楚墨能够预料的了。

    拍卖场这次过来过来收款的,不仅仅只是之前的工作人员,涉及几百亿的巨额资金流动,拍卖行自然万分重视,包括一名律师和一名总经理在内,林林总总一共过来了五六之多。

    两分钟后,转账完成,一位带头的总经理恭敬的邀请楚墨去后台领取物品,微微摆手的楚墨说了句稍等,随后便朝着大厅前排走去。

    那里,几乎所有的顶级大佬都没有离去,而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什么。

    虽然刚刚的竞价中能够看出这些大佬也有高低之分,但事实上能坐在最前排的,身价就没有低于百亿的。

    而这些人平时也是各种事物繁忙,聚在一起的机会自然不多,好不容易碰到,自然不会错过机会,聊天打屁的有,谈合作的也有不少。

    楚墨的到来立刻让这个小小的圈子安静了下来,十几二十位顶级大佬全部将目光若有若无的放在楚墨身上,而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同的神色。

    不过有一点绝对没有疑问,能够出资两百三十亿拿下体育馆附近的土地,楚墨绝对有资格,也有实力站在他们面前。

    “楚墨是吧……我记住这个名字了。”

    吴四海之子,同样也是吴家未来继承人的青年缓缓站起身形。

    他身高一米八五左右,比起楚墨还要高两指,经过家族百年的基因优化,他相貌英俊,身上同样带着一股不是池中之物的强大气场。

    楚墨扫了一眼这个主动挑起争端的青年,事实上,如果不是他故意抬高那个南宋瓷器的价格,楚墨都不知道他时谁。

    魔都吴家,与他而言只是传说中的存在,和他完全没有半点交集。

    而只是因为他的两句话语,便挑起了新老两大家族的全面对碰,楚墨倒是很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笑道最后。

    身高两米一的江涛和身高两米三的方立虎,已经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楚墨身后,目光在对面脸色阴沉的青年身上扫过,随后,楚墨却是将视线放在了身侧一位带着老花镜的老人身上。

    这位老人名叫蒋工,蒋家虽然不是四大家族,但在房地产行业也是有着不小的能量,在之前的报价中,面前的老人报价一百九十五亿,之后因为价格太高,便放弃了。

    楚墨将视线放在老人身上时,今年八十岁高领,但是身体却很硬朗的老人同样朝着楚墨投来询问的目光。

    神色平淡的楚墨直接打破了沉默,声音沉稳道:

    “蒋老,之前您出资一百九十五亿,似乎也对这块地很感兴趣的样子。”

    眼底闪现一抹精光的老人微微沉默,他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将目光放在楚墨和吴家公子身上扫了一圈后,这才淡淡道:

    “两百亿,是这块地的极限,两百三十亿,说实话已经没有多大赚头了。”

    楚墨点头,并没有半点和老人讨价还价的意思,而是直接开口道:

    “那就两百亿,这块地就是蒋老的了。”

    “两百亿,此言当真。”

    整个人直接站起身形,手指微抖的老人双眼直视楚墨双眸,整个人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

    能够在魔都吴家长期打压下安稳成长,并且同样成为参天大树的蒋家老人,气态果然不凡。

    楚墨之所以找到这位老人,而不是出价更高的中年胖子,仅仅只是因为,眼前的老人和吴家,是世代宿敌。

    吴家最后的底线是两百一十亿,就算被楚墨所逼,吴四海甚至开到了两百二十亿的筹码,可见,这块地的实际价值有多高,就算是两百三十亿,也绝对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如果能够用两百亿从楚墨手里拿到这块地,面前的老人可以说是捡到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面色不变的楚墨随意点头,声音平淡道:

    “两百亿现金,签了字这块地就是你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重重点头的老人直接道:

    “一言为定。”

    楚墨点头,算是肯定了下来,而直到此时,终于放下心来的老人略显疑惑道:

    “楚家小子是吧……为什么要这么做,两百三十亿东西,你转手两百亿就买了,不拍你家大人找你麻烦?”

    刚刚楚墨出多少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即便得到许诺,老人依然有些不太放心。

    嘴角微微勾起,面色平淡的楚墨随意道:

    “很简单,因为有人惹我不高兴了,我自然也要给他找些麻烦,至于家里人……低于一千亿的金额,我随意花,高于一千亿,只要理由充分,家人绝不会拦着,三十个亿的差价…我就当丢河里打水漂了。”

    体育馆这块地对吴家重要,对蒋家同样也是无比重要,如果蒋家能够拿到手,同样也是代表着一次腾飞的机会,。

    眼底带着兴奋的老人轻轻咳嗽两声,而此时,一直跟在老人身侧的一个年轻女子,立刻上前搀扶老人的手臂,同时低低道:

    “爷爷,您悠着点。”

    蒋家老人摆了摆手,随后,他突然对着对面的吴四海笑道:

    “四海,你真的生了个好儿子啊,啊啊,帮你省了两百个亿,哈哈哈。”

    闻言,吴家家主吴四海脸色更黑了几分。

    他将目光放在自己儿子身上,这会甚至有掐死他的冲动。

    周家老爷子之前提醒过,不要和对面的青年为难,原本吴家也是这么做的,一个多月以来,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对方麻烦。

    而今天为了拍卖土地,恰巧碰到,他之前还没有注意,直到儿子提醒时才回头看了一眼,吴四海虽然对这个抢了自家金融大厦的青年不满,但也没有多想什么。

    只是,当对方出手购买陶瓷时,自己这个从小心高气傲的儿子还是没有忍住,两次出手提高了价格。

    这样的小事原本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只当做小孩子之间的争强好胜。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青年的报复来的如此之快,又如此的猛烈。

    他不但又一次抢了自己即将到手的地,甚至宁愿亏损三十亿,也要把这块地转给自己的死对头蒋家手里。

    这个时候,吴四海考虑的已经不再是什么意气之争,作为一个传承百年家族的掌门人,他不能眼睁睁的给自己家族树立一个强敌,而且还是一个随手拿出几百亿资金,三十个亿随便扔着玩,完全不拿钱当钱的隐世豪门。

    他权衡片刻,心底已经有了注意。

    直接从座位上长身而起,气态不凡的吴四海缓步来到楚墨身旁,同时声音沉稳道:

    “楚公子,今天的事是我们吴家考虑欠缺,扰了楚公子的雅兴,这样,今晚我做东,咱们四季阁好好痛饮一杯。”

    魔都四大家族之一,吴家现任掌门人吴四海这般低三下四的和一个晚辈说话,这还是第一次。

    四周不少人都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只是,就在所有人以为这场闹剧会以两家言和收场时,面色玩味的楚墨,再次将目光放在对面脸色难看的青年身上,见他眼底带着冷芒,收回视线后,声音平淡道:

    “这事和别人无关,是我和这位公子的私事,从今天起,我会拿出一千个亿,只为和这位吴公子玩一场游戏,要么吴公子倾家荡产,要么……我再投一千亿,或者,在投两千亿,直到分出结果为之。”

    他话语落下,却是突然将目光转向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神色,这人是拍卖场的总经理,刚刚为楚墨转账时他就在身边,见楚墨投来视线,立刻上前两步的中年男子恭敬道:

    “楚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楚墨刚刚在他们拍卖行消费两百多亿,他们能够拿到巨额提成,这个时候自然把楚墨当做爷爷一般伺候。

    “我那张卡里还有多少钱来着。”

    “楚先生,扣除您刚刚转走的两百三十亿,您的百夫长黑金卡里还有八百二十五亿。”

    楚墨点头,随后将视线转向身侧的蒋姓老人身上,语气轻快道:

    “蒋老,您尽快把那两百个亿打到我的卡上,我好凑够一千个亿,我和吴公子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

    所以,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是吗。

    这个刚刚拿出两百三十亿购买了一块,然后转手两百亿就卖掉的超级败家子,他手里真的有一千亿的流动资金是吗。

    而现在,这个明显被惹到的超级败家子,又要拿这一千亿,全力阻截魔都吴家。

    看样子,一千亿不够,后续还能再来个一千亿?

    吴家这是得罪了什么样的存在了……

    拍卖场后排,绝大多数人已经离场,而最前排的十几位超级大鄂,却无一人离去。

    不是没有好奇心特别重的人想要凑上来看热闹,只是此时,前排近二十位大鄂,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三五个保镖,在加上拍卖场的工作人员,附近已经被近百保镖围拢,他们就算是想看也看不到什么。

    只是,在这些被保镖围拢的富豪中,吴四海的脸色已经快要黑成了锅底。

    之前周家老爷子提醒他,购买金融大厦的青年身份不一般,他的确很重视,特意吩咐过家里小辈不许去找对方麻烦,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青年的不一般会是到了这种地步。

    一张卡里的资金就有一千亿。

    要知道,作为魔都四大家族的吴家,就算把家底都买了,凑到的资金也不过区区两百亿而已。

    ……

    他将目光放在面前青年的双眼上,等看到他眼底的冷漠后,便知道,这个青年,他说到,绝对会做到。

    今天的事情如果不能处理妥当,整个吴家可能真的就此进入衰败。

    要知道,吴家的死对头可不止对面的蒋家,一旦今天的消息扩散出去,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吴家消亡。

    他深深呼吸,随后语气真诚道:

    “楚先生,你刚刚也说了,这是你和吴耀明的事情,和其他人无关,现在,我正式告诉你,吴耀明已经不是我们吴家人了,从今以后,他的任何事情,和我们魔都吴家,没有任何关系,不知道楚先生意下如何。”

    他话语落下,身后原本还满脸阴沉的英俊青年,立刻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随后第一次语气焦急道:

    “爸,你……”

    “我不是你爸,吴家没有你这个人,你记住,从今以后,绝不许你在踏入吴家半步。”

    眼底闪现一抹寒光的吴四海扫了一眼对面的青年。

    虎毒不食子,但如果在儿子和家族之间做出选择,吴四海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吴家传承百年,他是第四代掌门人,他绝对不允许吴家在自己的手上败坏。

    他之前已经提醒全家上下,绝对不要去找对面青年的麻烦,自己这个儿子不听劝阻,自己闯下弥天大祸,那只能由他自己承担。

    满脸呆滞的青年面如死灰的瘫软在座椅上时,楚墨甚至没有在看他一眼。

    脑海中闪现的是半个小时前青年满脸嚣张的骂自己鲨笔的样子,而仅仅只是半个小时后的现在,他已经沦为了丧家之犬。

    连亲爹都不认的那种。

    “这事就此打住。”

    楚墨话语落下,对面的吴四海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身侧的蒋姓老人突然低声道:

    “楚先生,那我们的合作……”

    “我说过的话从不食言,明天你带两百亿去八方国际找我,咱们签下合同,那块地就是你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