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神豪的悠闲生活 > 第145章 肯定要以身相许啊
    包间里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魔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卢家掌门人,被无数人尊称为卢爷的老人脸色阴沉似水。

    一身牡丹旗袍,三千青丝盘于头顶的卢家大小姐卢四月,同样也是沉默的可怕。

    她面前的四五个青年男女都是最亲近的朋友,其中闯祸的刘明更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在一起,感情真的不是一句简单的朋友就能概括的。

    特别是刘明,两人是青梅竹马,这家伙仗着比自己早出生两个小时,一直以哥哥自居,从小到大一直很照顾自己。

    小时候的卢四月曾经说过,长大后一定要做他的新娘,可见两人的关系多么亲密。

    当然,长大后发现这家伙换女朋友的速度比翻书还快后,就彻底把他当做死党看待了。

    如果换做别的任何事情,卢四月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把事情揭过去,就算自己为难,也绝不会让朋友难堪。

    只是这件事……

    不仅仅只是一副价值四点五个亿的字画那么简单,卢家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出现了严重的亏损,现在急需大批资金填补窟窿,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以自己爷爷对这幅字画的喜欢,是断然不可能把字画卖掉筹钱的。

    可以说,现在的卢家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步,筹不到足够的钱,卢家的飞跃科技集团就可能过不去这一关。

    而如果飞跃科技倒下了,卢家甚至会伤到根基,虽然不至于轰然倒塌,但也是伤筋动骨,今后在想重建辉煌,基本上是痴人说梦。

    所以,眼前这幅价值四点五亿的字画不仅仅只是一副字画,同样也是关乎整个卢家兴衰的救命稻草。

    而现在,这幅字画因为自己的发小沾染了污渍,转瞬间便失去了价值……

    她真的没有办法替几个发小出头。

    “卢爷爷,是我鲁莽了,今天这事我刘明接下了,您指个道,我刘明皱下眉就不是个男人。”

    被称作刘明的青年和卢四月同岁,今年都是二十七,他家虽然比不得魔都四大家族,但也有些底蕴,不然也不可能卢四月是朋友。

    青年一米七七左右,身材很显瘦弱,和几个月前的楚墨有的一拼,面容白净,身上有股说不说的痞气,想来应该很招小女生的喜爱。

    只是,刚刚踹门时还一副嚣张气焰的青年,此刻仿佛霜打的茄子一般,整个人耸拉着脑袋,白净的脸庞上微微有些发白。

    不过,他也倒是有几分胆识,此刻主动站在了卢爷身前,一副任由处置的模样。

    整个魔都受到无数人尊重的卢家掌门人,面色渐渐回复了平淡,他不在似刚刚的阴沉似水,整个人反而变得无悲无喜起来。

    只是,他没有说话表态,一时间,整个包间依然沉默的可怕。

    卢美强被整个魔都尊称为卢爷,不仅仅是因为他魔都四大家族掌门人的身份,还和他乐施善交的秉性有关。

    他这人喜欢结交各路朋友,不说魔都,就算是整个华国,但凡有头有脸的人,都以和魔都卢爷结交为荣。

    只要是得到他认可的人,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难处,大可找他帮忙,不说一定能把事情解决,但总归不会空手而归。

    十年前,济州地产大亨赵泽宇经营不善,负债十亿,走投无路来到卢爷门下,说明缘由,卢爷直接无息借他三个亿,十年后的现在,赵泽宇不但还清负债,甚至去年的福布斯榜单中排在前百名之列。

    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魔都卢爷的名号不是叫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正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积累,才有了现在人称卢爷这号人。

    北宋着名画家黄庭坚的《砥柱铭》,四点五个亿的价钱已经定下,卢美强的确急着这笔钱救急。

    尽管以他的身份,只要一句话,多少了不说,三五十个亿还是能够轻松筹借的,但不到万不得已,卢美强绝不允许自己走到那一步。

    到了他这种境界,脸面有时候甚至比命还重要。

    他卢爷绝不可能为了区区几个亿的借款低头。

    这是底线,也是他卢美强的脸面。

    所以,他宁愿私下里把自己最喜欢的字画卖掉筹钱,也绝不可能向别人张口。

    至于选择楚墨作为交易对象,楚墨本人财大气粗是一方面,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和楚墨之前没有任何交集,交易起来不存在什么折面子的事情。

    而他特意把交易地点定在后海酒吧,就有隐忍耳目的想法。

    后海酒吧他经常来,就算被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多想。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有算到,楚墨愿意买下字画了,而且价格还超过了他的预期,可是突然杀出来一个刘明,两滴酒水便毁掉了他所有的心血。

    让这个小家伙赔钱?

    这是四亿五千万的巨款,不是四万五万块的零花钱。

    刘明虽然是个富三代,家里的确有些底蕴,可口袋里能存下十万块就算他会过了,指望他,拿什么偿还数亿的巨资。

    至于找他老爹……

    卢美强一瞬间便否定了。

    如果他是普通人,或者他只是普通的富豪,别人弄坏了他的东西,自然要找他家人赔偿。

    可他是被整个魔都尊称为卢爷的人,真的和一个孙子辈的小孩子计较,传出去他丢不起这个人。

    再者,酒水是自己不小心滴撒在画卷上的,虽然和这小子有直接关系,但是真正追究起来却并不是这小子直接撒上去的,这其中的差距太大。

    四点五个亿不是小数,真的闹起来,刘家人不一定认账,到时候在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他身上在背上一个欺压晚辈的嫌疑,那他就不在是卢爷了。

    他一时间拿不准注意到底怎么处理,便显得沉默不语,而大厅中所有人都看着他的脸色,他不表态,整个包间里就没有人敢出声。

    当然,要说所有人都是一副紧张莫名的状态也不准确,至少,包间中的楚墨便没有半分的动容。

    首先这事情和他关系不大,踹门的是对面的富二代,撒酒的是卢爷本人,这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就算他们想赖也赖不到自己身上。

    再者,四五个亿的字画,楚墨也真的没有放在眼里,与他而言,不过是转下账的事情,无限银行卡的金钱根本就花不完,上次他直接从无限卡里,朝着百夫长黑金卡转了一千亿后就彻底没有脾气了。

    所以,因为有底气,楚墨反而是整个包间里最清闲的人。

    比对面神色小心的林鸿强还轻松。

    楚墨的视线在包间里每个人身上一一转过,观察着他们的神态和情绪,一时间居然觉得很有意思。

    而当他将视线放在对面名叫赵丽丽的女生身上时,一时间便有些沉默。

    这个女生正是上个月月初在拍卖会上遇到的女生,她正好坐在自己前排,正是她告诉了自己吴家大少的身份,也是她告诉自己蒋家和吴家是死对头。

    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楚墨会宁愿亏损三十亿,也要把拍卖来的土地转手买给那个蒋家老人的原因。

    可以说,如果不是这个马尾女孩,那天自己在拍卖会就算被吴家大少针对,也不知道缘由,更不可能精准的找到吴家人的软肋,把土地转给他们的死对头。

    自己能够顺利的处理拍卖会的事情,和面前的女生提供的情报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

    不然的话,就算自己事后查明缘由,吴家的事情,也不可能像那晚一样处理的那么及时了。

    所以,对于那个女孩而言,虽然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对于自己而言,却是异常重要的情报。

    那晚拍卖会结束,其实楚墨是想把那枚八千万拍来的蓝色钻石送给女孩的作为感谢的,只是可惜,最后自己没有找到她的身影,所以那枚钻石被楚墨放在了别墅的储物柜里。

    他没有想到一个月后的今天,自己居然以这样一个方式和她再次见面。

    刚刚见到她时,楚墨心底还感慨一句,这个世界真的好小。

    包间大门不是马尾少女踹的,可以说这件事和她毫无关系,不过,马尾女孩却没有独善其身,她轻轻的站在闯祸的富二代身旁,微微咬着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上次在拍卖会,楚墨坐在倒数第一排,她坐在倒数第二排,可见,她家境虽然不错,但绝不是那种顶级豪门,不然也不可能坐的那么靠后。

    四亿五千万的东西,就算她有心替朋友出头,可也没有那个实力,在加上卢爷一副面色如水的样子,她更是不敢多言。

    马尾女孩刚刚能够鼓足勇气和旗袍女生讨论,已经是她最大的勇气了。

    原本,眼前的事情可以说和楚墨毫无关系,不过现在,既然自己之前欠下了马尾少女一个人情,那现在偿还,也算是了了自己一个心愿。

    手里端着酒杯的楚墨朝着马尾少女望去,声音平淡道:

    “这位小姐,不知道你还记不得我。”

    楚墨的声音在平静的包间里显得异常突兀,只是瞬间,包间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楚墨身上。

    几个推门闯进来的二代三代门眼底带着好奇和莫名的情绪,就连旗袍女子卢四月都是一副差异的模样。

    显然,他们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叙旧。

    一身吊带连衣裙的马尾女生面色复杂的看了楚墨一眼。

    这个在魔都二代三代圈子里已经名声在外,被称为最强败家子的男生,赵丽丽自然不会忘记,即便到了现在,赵丽丽也能清楚的记得他挥手间叫价两百三十亿的豪迈场景。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叙旧的时候,她现在还满心为自己的同伴担忧,心底还在为几个亿的赔偿发愁

    她存了十八年的压岁钱和零花钱加在一起,不过区区一百三十万,连塞牙缝都不够。

    没有什么心情说话的赵丽丽冲着对面的青年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就在她打算收回视线时,却是突然看到对面的青年突然冲着自己露出了笑颜。

    很灿烂的笑容,就连一排大白牙都漏了出来那一种。

    瞪大了双眼的赵丽丽满脸的奇怪,然后,收起笑脸的楚墨随意道:

    “你叫赵丽丽是吧,既然这位兄弟是你朋友,看在丽丽你的面子上,这事情我帮他接下来了。”

    话音落下,在所有人的动容中,楚墨轻轻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

    杯中红酒半杯,刚刚几人举杯时,因为意外,几人只是碰杯,却并没有饮酒。

    楚墨将自己的手指伸进酒杯中,随意沾了点酒水,然后将沾染了酒水的指尖,朝着面前已经有了污渍的画作中点了两下。

    顿时,又是两个红点出现在了面前的画作之上。

    拿起跟前纸巾擦了擦指尖的楚墨笑道:

    “卢爷,今天是我不小心把酒水滴在了画卷上,卢爷你为了对称,同样在画卷上滴了两滴,这幅画有卢爷真迹,我就以五个亿拿下,还望卢爷割爱。”

    瞬间,这幅前后沾染了四处污渍的画作,不但没有半点折损,反而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涨了五千万。

    面色凝重的卢姓老人微微迟疑,他不动声色道:

    “楚总,这事情和你无关,我卢美强不是那种推卸责任的宵小之辈。”

    闻言,楚墨不由多看面前老人两眼,见他面色真诚,毫无半点占便宜后的兴奋之色,心底不免高看他两分。

    果然,魔都卢爷这样的称号,不是平白叫来的,这人是真的性情中人。

    这样的人,值得楚墨结交。

    他眼底光明正盛,声音平淡道:

    “卢爷,这幅字画是你的珍藏,现在被你我两人撒了酒水,我以五个亿的价钱收购,也算是一桩美谈,等将来我的俱乐部建成,我会把这幅字画挂在俱乐部最显眼的位置,供给客人们观看,到时候卢爷可一定要来捧场。”

    楚墨缓缓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对面的老者便不在纠结。

    卢姓老者认真打量了楚墨两眼,知道楚墨在意的不是字画本身,而是自己的影响力,他买下这幅字画,也是向自己有所求。

    将视线转向面前有了污渍,可能一文不值,也可能价值千金的字画,片刻后,认真点头的卢美强宁声道:

    “楚总通知一声,到时我约上三五好友,一同欣赏楚总的珍藏。”

    自己的目的这便是达到了。

    面前的字画四个亿也好,五个亿也罢,楚墨根本就没有半点兴趣,不说这幅字画原本就是价值千金,就算它只是一张白纸,对于楚墨而言都没有半点区别。

    他看中的是面前老人庞大的人脉,得到他的认可,比起几个亿的资金要重要多了。

    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楚墨举杯,同时满脸真诚道:

    “感谢卢爷将珍藏字画割爱,我敬卢爷一杯。”

    这就是标准的捧人了,尽管这幅字画除了楚墨,几乎不会有任何人买,但楚墨这么说了,自然是想要和对方打好关系。

    再次举杯的卢美强和楚墨碰杯,这次他的心情和刚刚碰杯时又有不同。

    楚墨第一次出价四点五亿,他只是把这次聚会当做一次交易,可能今天过后两人再无交集。

    而同样是为了这幅字画,楚墨第二次出价五个亿,他认为楚墨不仅仅只是隐世豪门继承人,同样也是一个可以结交之人。

    卢美强本身就喜欢结交各路朋友,但是真正能够入他法眼的确少之又少,而现在,便又多了一个眼前的楚墨。

    两人碰杯。

    酒杯碰撞的声响异常清脆,而此时,包间里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就变得不同了。

    名叫刘明的男生脸上满是茫然,本身他就是整个事件的中心,整个人的心神都提在嗓子眼。

    原本已经有了砸锅卖铁,被家人扒一层皮的觉悟,突然间峰回路转,字画被人买走了,他不用砸锅卖铁了。

    事情的转折有些太快,他的大脑彻底短路,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表情了。

    刘明身侧的马尾少女则是瞪大了双眼,一副满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那个和自己仅仅只是在拍卖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年,为了自己,宁愿花费五亿巨资,购买一副没有任何价值的字画是吗?

    是自己魅力太大了,还是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就在赵丽丽满脸茫然时,身侧的同伴突然扯了扯她的衣角,同时满脸崇拜的小声道:

    “丽丽,你发达了,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你这么厉害,居然认识怎么牛的朋友,那可是五个亿哎,居然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花掉了?”

    那朋友话语落下,一侧的另外一个女生同样满脸兴奋道:

    “丽丽你脸面怎么这么大,居然值五个亿。”

    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赵丽丽用指甲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钻心的疼。

    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是吗?

    那个仅仅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男生,为了自己的朋友,一下子就花掉了五个亿。

    “我该怎么谢他啊。”

    见那相貌英俊的青年和魔都卢爷谈笑风生,转过头的赵丽丽小声的朝着身侧的朋友询问时,却看到他们都是向自己投来奇怪的眼神。

    “这还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一侧的旗袍女子卢四月突然小声的开口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