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神豪的悠闲生活 > 第146章 卢四月的心跳
    “哥,以后你就是我哥,亲哥,楚哥,这一杯我敬您,我干了,您随意。”

    刘明今年二十七岁,比楚墨年长两岁,按照年龄算的话,应该是楚墨管他叫哥才对。

    不过,他们这个圈子,向来不讲年龄,相反,二代三代们的圈子比普通人更真实,在这里,谁的家产多,谁家的权势大,谁就是哥。

    即便年龄在大,见有权有势的,只要你还想在这个圈子里混,就得低头喊一声哥。

    刘明喊楚墨这声哥是真心实意。

    不仅仅只是楚墨表现出来的财力。

    没有人知道他刚刚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面对魔都卢爷阴沉的脸色,不说他一个小辈,就算是他爹在这里都得腿软,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楚墨把这件事揭过去,后果怎么样真的无法预测。

    他就算有心承担责任,但几个亿的巨款根本就不是他能承担起的,最后还是要闹到家里,以他家人的抠门程度,怕不会那么轻易付钱,最后的结果……

    李家和卢家全面翻脸?

    真的到那一步,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卢四月。

    万幸,面前这个叫做楚墨的魔都最强败家子拉了自己一把,不管他是看在赵丽丽的面子也好,还是有什么其他目的也罢。

    总之,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真切切的帮了自己一把,李明是个血性汉子,这从他主动认罚就能看出来,所以,对于楚墨,他是真的感激万分。

    两人碰杯,因为喝的是白酒,酒量不佳的楚墨浅尝即止,一旁的李明直接仰头把满满一杯白酒到进了肚子。

    这一杯就是二两。

    李明把一杯茅台倒进嘴里后,直接将酒杯翻转,一滴未剩,示意自己诚意满满。

    不过,李明豪爽,便显得楚墨浅尝即止的随意。

    酒桌上显然就有人看不下去。

    楚墨和卢爷的交易完成后,聊了不多会,对方便离去了,交易完成,目的同样圆满达到,原本楚墨也是准备离开的,不过李明和一众富二代似乎不答应,非要请楚墨喝一杯表示感谢。

    特别是拍卖会遇到的单马尾赵丽丽也在红着脸邀请后,盛情难却,在加上楚墨的确有心扩展人脉,便留了下来。

    楼上包间他们自然不想在待下去,直接来到了一楼最大的卡座,包括李明,赵丽丽,穿旗袍的卢四月以及熙熙攘攘十几个人都坐了下来。

    去包间里目睹了这个事件的只有四五个,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刚刚短短的时间内发上了什么,他们见到楚墨这个外来人居然不给自己家人面子,李明干了,楚墨只是沾沾嘴唇,立刻不高兴了。

    其中一个二十出头,耳垂上带着金色耳钉的小青年立刻瞪起了眼,声音尖锐道:

    “哥们你懂不懂规矩?我们李哥干了,那是给你面子,你小子搁这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耳钉青年话音落下,楚墨还没有表态,一旁的李明立刻眯起了双眼,他将目光转向对面的青年,声音冷漠道:

    “刚子,这是我第一次听你对楚哥不敬,我希望是最好一次,以后在让我听你们谁对楚哥不敬,别怪我李明翻脸。”

    被称作刚子的耳钉青年脸上带着火气,他二十郎当岁的年龄,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他是替换李明出头,不明白李明为什么替一个外人说话,正要辩解,一侧的同伴拉了拉他的衣角,随后在他耳边耳语什么。

    小小的插曲后,脸庞一直带着红晕的赵丽丽同样站起了身形。

    不论如何,楚墨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出的手,李明感谢是李明的事情,她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做。

    十八岁的青春少女轻轻起身,她面前是红酒,端起后,不会说什漂亮话的女生诺诺道:

    “楚哥哥,这次真的谢谢你,要是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干了,你随意。”

    女孩学着刚刚的李明一样,端起酒杯,扬起小脑袋,咕嘟咕嘟半杯红酒就倒进了肚子,不过她显然不会喝酒,中途狠狠呛了一次,很是狼狈。

    等半杯红酒倒进肚子,马尾少女就连脖子都是一片粉嫩,一双桃花眼似乎能够滴出水来一般。

    楚墨面前是满满一杯茅台,同样是二两的杯子,刚刚和李明碰杯后,他只是沾沾嘴唇,这次和马尾女孩碰杯,楚墨轻轻耗了两指。

    而就在此时,身穿旗袍,身上待着冷漠气质,和理工大学校花周媛媛有几分相似的卢家女子卢四月,同样起身。

    她面前是一杯红酒,不过她直接端过身旁男伴面前的白酒,冲着楚墨举杯后,这个声音如兰的冰霜女子满脸真诚道:

    “楚墨,我敬你。”

    话语落下,女子仰头将满满一杯白酒喝尽,倒转酒杯时,一滴酒未落。

    卢四月是打心底感谢楚墨的出手。

    因为这其中最为难的人就是她,字画染污渍,即将一文不值,一方是自己整个卢家的兴衰,一方是自己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她夹在其中帮谁都不是。

    一颗心纠结的要死,如果不是楚墨出手,她将面临家族和朋友之间二选一的艰难抉择。

    所以,这群人中,卢四月对楚墨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她从来不喝白酒,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陪一个男人喝白酒,一起长大的李明都没有这个待遇。

    而且一次就是满满一杯白酒,这已经超过她的极限,但这杯酒她喝的心甘情愿。

    对面的楚墨同样耗了两指,这对于楚墨来说已经极为难得。

    当然,他看的不是面前的卢四月,而是她背后卢爷的面子。

    那刚刚出言挑衅的耳钉青年在同伴的告诫下,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犹豫了片刻,同时举杯道:

    “楚哥,是我不懂事,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自罚三杯。”

    耳钉青年端起面前二两的白酒,一口饮尽,再次端起第二杯时,脸色已经发白的青年冲着楚墨示意后,毫不犹豫的倒进肚子。

    等他端起第三杯时,楚墨这才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轻轻示意了一下,同样是碰了碰嘴唇。

    连喝三杯的耳钉青年立刻如同死猪一样不动了。

    楚墨倒是觉得这家伙是个爷们。

    刚刚如果他只是和自己碰杯,楚墨根本就不会理他,不过,既然他连干三杯,大半斤下肚,楚墨倒是高看他一眼,这才和他碰了最后一杯,算是把之前的事情揭过。

    该喝的都喝了,其他人在想敬酒,楚墨一律摆手,一桌人地位最高的卢家大小姐和李明都敬着楚墨,其他人更是不敢放肆,楚墨不喝,他们也不敢强逼。

    本来都是一群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都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几杯酒下肚,桌上的气氛渐渐热络起来,楚墨倒是突然很怀念这种气氛。

    大学毕业后,他基本上已经很少和同学朋友联系,除了偶尔和李飞吃个烤串外,他的生活真的就像是一个清欲寡欢的糟老头子。

    性格内向是一方面,经济同样不允许他胡吃海喝,所以就算群里通知同学聚会,他也从不参加,甚至后来直接把群信息屏蔽掉了。

    后来就算他掌握了无限银行卡,拥有了充足的经济,可是他所接触的也都是林鸿强,孙尚武,甚至周世兴之流。

    身份决定了他的地位,现在的楚墨,就算出现在任何活动,他都是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波人,属于和那些一代们把酒言欢的存在,至于那些二代三代们,根本就没有和他谈话的资格了。

    久而久之,他的性格越发沉稳,身上的上位者气质越来越浓厚的同时,也一点点失去了年轻人身上该有的朝气。

    事实上,今年他刚刚二十五岁。

    这里疯狂玩乐的二代三代们很多人年龄都比他大。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原本坐在自己对面的卢四月和一个男生换了位置,此刻这个喝了一杯白酒后,漂亮脸蛋上染满了红晕的卢家小姐,满脸好奇的看着自己。

    收回自己思绪的楚墨看着四周灯红酒绿的大厅,他有些感慨道:

    “我在想,失去的东西还能不能找回来。”

    不明所以的卢四月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以她单身二十七练就的毒辣眼光,她能清楚的分辨出面前比自己还小的男生,并不是为了吸引异性故作神秘。

    他年龄虽然不大,可是身上似乎笼罩这一层谜团,让人看不透,却又诱惑着她放不下。

    她手里已经换了一杯红酒,轻轻示意的同时,声音如兰道:

    “我看你好像并不喜欢喝白酒,要换红酒吗?”

    楚墨犹豫了片刻,以他的酒量而言,刚刚四指的白酒已经到量,不过难得和自己同龄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楚墨突然很想放纵一把,体验一次富二代们的放荡生活,所以,并没有拒绝的楚墨轻轻点头。

    等杯子里同样换了红酒,和面前的卢四月碰杯后,楚墨难得主动道:

    “你一定是四月出生的。”

    性格冷淡的旗袍女子突然有些愣神,倒不是他猜出了自己名字的来历,卢四月这个名字,是个人都能猜出名字的由来,让她在意的是,面前青年微微勾起的嘴角。

    从见到他到现在,面前的男生一直都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的变化,说白了就是完全一副死人脸。

    不过,当他微微勾起嘴角时,刀削一般的英俊脸颊变得柔和了几分,特别是那双隐藏在金色眼镜下的双眼,眼底原本的深沉同样被一抹爽朗所代替,整个人的气质突然间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她看了一眼后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二十七年来第二次心跳加快的她轻轻道:

    “我去一下洗手间。”

    等面前有着灿烂笑脸的男生点头,放下酒杯的卢四月身姿妙曼的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一定是刚刚的白酒让自己不舒服了。

    脑袋混呼呼的,最重要的是……

    该死的,心跳太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