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1章 镇草戎黎
    祥云镇地处正南方,依山傍水。

    正是十月清秋,前几日刚下过雨,风里还略有几分潮意,路边枫叶簌簌,和煦的秋阳漏过树缝,在青砖石板路上摇碎了一地树影。

    一条长街,两排树影,沿途是店面,街上人来人往。

    街尾有个便利店,叫美福佳,店门开着,外边走廊上零零散散地堆放了许多包裹,有几个还挡着路。

    风卷着树叶起起落落,飘到了一双白色板鞋前面,鞋的主人踩着落叶从马路对面走来。他个子很高,腿很长,走得慢慢悠悠。

    他的鞋子很干净,黑色的裤子不知是在哪儿沾了灰,夹克里面穿了一件灰色卫衣,卫衣的帽子很宽松,随意地扣在他头上,太阳从左边打过来,侧影在右边,地上的影子轮廓分明,慵懒落拓。

    他绕过挡路的包裹进了店里。

    这会儿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员工,是个相貌斯文的年轻男孩。男孩坐在收银台前,听见声音,抬头叫了一句:“戎哥。”

    戎黎嗯了一声,把卫衣帽子摘了,走到最近的货架上,拿了一包袋装的三明治,拆了包装,叼在嘴里,然后拉了把椅子,放到有太阳的地方。阳光有点晃眼,他又把帽子戴上了,双腿搭在纸箱上,拿出手机,开了游戏。

    没过一会儿,来了个客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穿着短靴、短裙,还有英伦风的呢子外套。

    她走到门口,目光怯怯,望了一眼笼在太阳光里的男人,只一眼她就迅速挪开了视线。

    “拿快递。”

    戎黎把搭在纸箱上的腿收回来:“手机尾号。”

    声音清冽,透着几分随意懒散。

    女孩子抬头:“8946。”

    这次她看清了,他从太阳光里走出来,头发修得很短,半点不遮额头与眉眼,皮肤偏白,杏眼之下,骨相很美。

    他生了一双看似很乖巧的眼睛,双眼皮的弧度很小,稍稍内弯,睫毛不算长,但很密。

    这副皮相温柔极了。

    就是那笼着雾隔着烟似的眸光很淡,像江南烟雨里的山水,惊艳,却不真切。他凝眸时,眼底有几分随心所欲的散漫、有些颓,有些丧,虽藏得好,可依旧还有一股子没有被驯化的野性。

    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就是这长相与他的做派不太相符,他坐姿挺糙,头发应该是街上老齐头那里剪的,三十块一个,只负责长短,不负责造型。

    女孩子打量完,红着脸,低了头。

    戎黎路过了她,走到最近的货架前,开始翻找。他把手机放在了椅子上,游戏里的枪声一直没停。

    他是个游戏爱好者。

    动作不紧不慢的,他从货架的最上面一层,翻到了最下面一层。

    这时,收银台前的男孩子问客人:“短信能给我看一下吗?”

    男孩叫王小单,高考落榜之后开始在店里工作,已经有些时日了。

    女孩这才把目光收回来,递上手机。

    王小单看了一眼快递信息:“戎哥,在后面那个架子上,袋子装的。”

    “嗯。”

    戎黎去后面找了。

    一阵窸窸窣窣之后,他走出来:“叫什么名字?”

    女孩不太敢看他:“何桐。”

    他核对完名字,从地上的小纸箱里拿了支笔,连同包裹一起递过去:“签字。”

    他手指的骨节很长,指甲修得整齐,上面有很明显的小月牙,若是手掌翻过来,能看见掌心薄薄的一层茧。

    女孩签完字,递回给他。

    他把签了字的单子撕下来,和笔一起扔进了纸盒子里。

    “谢谢。”

    女孩道完谢,抱着快递出去了,等走到了外面,她才回头看店里。

    那个人又坐回了椅子上,低着头在看手机,阳光穿过玻璃窗,落在他脸上,他戴着卫衣的帽子,睫毛的侧影偶尔扇动,细看,他右边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店里冷冷清清,只有游戏里的声音。

    “前面有辆车。”

    戎黎嗯了声:“看到了。”

    队友说:“后面有人,我开车,你扔雷。”

    戎黎把袋子里剩下的半个三明治三两口咬进了嘴里:“行。”

    几秒后,轰的一声,一辆车、两个人,一起被炸了。

    队友:“……”

    这他妈是个菜鸟。

    队友:“我艹你**!你炸我干嘛?!你他妈会不会——”

    戎黎面不改色,退了游戏,重开。

    不到五分钟,游戏人物啊了一声,gameover。

    他关了游戏,把帽子扯下:“去吃饭。”

    王小单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

    店门没关,吃饭的地方就在街对面。戎黎喜欢肉食,不爱吃素,去了一家常去的卤肉馆子。

    他点了两份卤肉饭,拿了双一次性的筷子,用嘴撕掉包装,把其中一份的肉都拨到另一份里面,又把青菜全部挑出来。

    他吃得很快,没一会儿盘子就见底了。

    “喝什么?”

    王小单嘴里塞得满满的:“矿泉水就行。”

    戎黎去冰柜里拿了瓶矿泉水,扔给王小单,又给自己拿了一罐啤酒。

    吃完,他放下一张一百的纸币,把王小单的一起结了,也没让找钱就先走了。王小单喝了一口汤赶紧起身。

    “钱放在桌子上了。”和老板招呼了一句,王小单跑着追出去了。

    街上人很多,祥云镇附近大大小小有几十个村子,只有这一条商业街,取名花桥,今天又是周末,街上人挤人,十分热闹。

    过马路时,对面的男人莽莽撞撞,半个身子撞在了戎黎肩上。

    男人往地上吐一口痰:“眼瞎啊,走路不看路。”

    他三十多岁,虎背熊腰。

    戎黎掸了掸肩,没说话。

    王小单气不过,回怼了句:“骂谁呢你!”

    男人又朝地上呸了一口,骂骂咧咧地走了。

    戎黎手插进兜里,摸了摸。

    “怎么了,戎哥?”

    “是个扒手。”

    “这孙子。”王小单扭头要去追。

    戎黎回头,只瞥了一眼:“算了,没几个钱。”

    人还没走远,光天化日为什么不追?

    王小单去便利店打工的时间不是很长,对戎黎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他话少,不爱笑,人懒,桃花多。他身上总有一股子小镇里养不出来的气场,王小单甚至有一种错觉,他皮相之下,或许还有另一副模样。

    花桥街的左边有两个村子,只隔了一条路,一头是吴家寨,一头是徐家岗。午后,阳光正好,村里务农的妇人得了空,搬了凳子在门前的场子上闲聊。

    三五妇人围作一团,磕着瓜子话家常,说一说东家长,聊一聊西家短。

    “桂珍家那闺女昨天许了人家。”

    说话的吴家寨村长的夫人,她爱做媒,十里八村都管她叫肖娘。

    肖娘旁边的妇人问:“许给谁了?”

    妇人是隔壁徐家岗的人,姓许,在家排行老五,大名艳娇,小名五妹。

    肖娘抓了一把花生,边剥着壳说:“街上卖电器的老五家。”

    老五家有个儿子,二十好几了。

    许五妹一听,不大乐意了:“前阵子我表嫂托人去了桂珍家说亲,桂珍还说她闺女才十七,要再留两年,怎么后脚就把闺女许人了?”

    一旁织毛衣的妇人搭腔:“老五家就一个儿子,县里和市里都买了房,街上还有两个店面,镇里不知道多少人家想跟老五结亲。”妇人是肖娘的妯娌,她笑说,“别说十七了,十五桂珍都答应。”

    这乡镇里,说亲最看重的就是条件。

    许五妹语气不免有几分酸了:“前阵子不是还说桂珍闺女看上了街尾那个收快递的吗?”

    街尾收快递的,是后头竹峦戎村的人,虽刚回镇里不久,但长相实在出色,这前后几个村子的人都听闻过他。

    肖娘是帮人做媒的,对村前村后的单身男女都有些了解:“那也得人家看得上她,戎家那小子虽然年纪大了点儿,还带着个拖油瓶,但他那长相,搁镇里也挑不出第二个,没瞅见上他店里拿快递的都是年轻小姑娘吗,可都是去瞧他的。”

    那模样生的,啧啧。

    其实吧,照外头来说,二十五六不算大龄,可这小镇里的读书人不多,大多是初高中就出去打工了,二十出头的年纪家里就差不多帮着张罗婚嫁了。

    戎黎都快二十六了,家里没其他大人,还有个四岁的拖油瓶,在长辈看来,的确算不得良配。不过不打紧,那模样可不愁找不着媳妇。

    几位妇人笑笑闹闹,又从桂珍家闺女说到了村头寡妇和村尾鳏夫的那些事儿。

    这时,一姑娘打门前路过,妇人们都朝她瞧了去。

    那姑娘穿着一身天青色的旗袍,长到脚踝,脚下是一双米色平底小皮鞋,头发刚过肩,挽了一半,散着一半。她在旗袍的外头搭了一件米色的针织开衫,手里的包包是白色缎面的料子,像是出自绣娘的手,下角绣了一朵与她旗袍同色的花。

    路上莽莽撞撞的小孩撞进了她怀里,怯生生地同她道歉。

    “对不起姐姐。”

    她莞尔:“没关系。”

    她拢了拢衣裳,缓步前行。

    屋前的妇人们没瞧见她正脸,但见她腰身窈窕,一步一生莲,便是那声音也似泉水击石,空灵悦耳。

    江南出美女,这姑娘可不凡啊。

    肖娘问道:“那姑娘哪个村的?”真真是俊俏。

    她当久了媒婆,见这样出色的人儿就十分心痒。

    许五妹猜想:“说话没口音,外地来的吧。”她远远望去,那小蛮腰细的哟,“这天儿,穿那一身也不怕冷。”

    肖娘笑说:“我要有那身段,大雪天我也穿旗袍。”

    傍晚,日落西山,彩霞铺了半边天,祥云镇前有条白滇河,后面是玉骢雪山,水天接一色,泛着橙红,与山上延绵的翠绿相接。江南小镇,天然雕琢,景色甚是好。

    白滇河旁有个村,叫花桥杨,村里有个单身汉,叫杨老四。杨老四平时不务正业,在街上小偷小摸,有时也会跟着外头人去城里倒卖香烟。

    杨老四又在外面喝醉了,一走一晃。他嘴里吹着口哨,往村尾走。他那一层小平房在最北边,前后都不着人家。

    他醉醺醺地接了个电话。

    “喂。”

    是狐朋狗友,邀他打麻将。

    杨老四鼻头通红,酒还没醒:“打什么麻将,没钱!”

    他手里拎着个黑色袋子,袋子里面有两瓶烧酒,还有个白色缎面的包包,里面现金不多,有一块绣了花的手绢,还有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子穿着旗袍,手执团扇。

    这包是杨老四在粥店从一穿旗袍的姑娘那里顺来的,他把钱塞裤兜里,其余的都扔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宰了几个,一只肥的都没有。”他朝地上啐了一口,“妈的,一群穷鬼。”

    狐朋狗友在电话里玩笑,说带他干大的。

    杨老四又从外套里摸出一个男士皮夹,里面现金也不多,还有张身份证:戎黎。杨老四没管,把身份证塞了回去,将现金全部抽了出来,数了数,扔了皮夹:“行啊,带哥干一票,谁怕谁孙子!”

    被扔进垃圾桶里的男士皮夹沉到了底部,刚巧,女孩子的照片滑了进去。

    狐朋狗友电话里戏谑他。

    “少给我扯犊子!”杨老四推开院门,眼睛突然被手电筒的光晃了一下,他抬手挡住,眯着眼看院子里,“谁啊?”

    院里头有棵桂花树,树下放了一把破旧的摇椅,摇椅上坐了个人,他低着头,手里拿着手机,嘴里咬着根烟。

    手机里砰砰砰的,他在游戏。

    开了数枪,一枪都没打中。

    戎黎关了游戏,抬起头来,一双杏眼生得标致,瞳孔像掉进了深井里的月,模糊了明亮与漆黑的界线。

    他收起手机,从口袋里摸了幅黑色手套出来,戴上。

    夕阳昏黄,摇椅下面放了一个功率很大的手电筒,上面落了几瓣桂花。

    杨老四有些眼花,挂了手机揉了揉眼睛:“你他妈谁啊!在我家院子里干嘛?”

    戎黎不语,从地上捡了块砖,他起身,站在树下,满园的桂花被风吹得乱舞,花香沁人心脾。

    杨老四这才瞧清了人,是白天那个年轻人,手里那几张还没来得及塞进口袋的纸币就是他的。

    那双眼睛和白天不太一样,阴阴沉沉,教人毛骨悚然。

    杨老四是个欺软怕硬的,怵了:“钱都还你。”他把身上的钱也都摸出来,扔在地上,“你的皮夹在门口的垃圾桶里,其他的东西我、我没动过。”

    戎黎把烟扔在地上,碾灭,掂了掂手里那块砖。

    他说:“钱留着,买你的手。”

    声音淡得像一缕烟,毫无情绪。

    杨老四扭头就跑,可还没出院子小腿就被砸中了,他回头,那人拂了拂肩头落的桂花,穿过风,从漫天飞絮里走来。

    “别过来!”

    杨老四瞳孔放大,瑟瑟发抖地往门口爬。

    夕阳渐渐暗了,村头的狗在疯狂地吠。

    “汪!”

    “汪!”

    “汪汪!”

    竹峦戎村几乎家家有狗,巷子里一有脚步声,一群狗就开始叫唤。

    不见来人,先有光照来,天还没彻底黑,那道光却出奇得亮,不像是一般的手电筒。狗见了人后,就都消停了。

    是戎黎。

    他有轻微夜盲,天稍暗,就要打灯,还要打特别亮的灯。

    这天说变就变,风很大,雨将下未下。戎黎走到家门前,刚推开门,三四岁的小男孩就从堂屋里跑出来,嫩生生地喊:“哥哥。”小孩胖乎乎的,虎头虎脑生得可爱,走路歪歪扭扭,“哥哥。”

    “哥哥,你回来了。”

    戎黎关上院门:“嗯。”

    男孩叫戎关关,与戎黎没有血缘关系,是他继母带过来的孩子。

    那孩子爱笑,圆圆的眼珠子一笑就特别亮,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哥哥跟前,奶声奶气地问:“哥哥你买什么呀?”

    戎黎说:“糖油粑粑。”

    戎关关伸出肉嘟嘟的手:“我帮你提。”

    戎黎便把袋子给他了,他卫衣的袖子很长,从外套里露出来,袖口有血迹,戎关关眼睛尖,看到了。

    “哥哥,你流血了。”

    戎黎看了一眼袖口:“不是我的血。”

    戎关关睁着大眼睛看着哥哥。

    他哥哥说:“村口有人在杀猪,这是猪血。”

    “哦。”

    “去厨房拿筷子。”

    “好~”

    戎关关提着袋子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

    戎黎去堂屋,拿了瓶汽油,把外套和卫衣脱了,扔在院子里装垃圾的铁桶内,然后倒上油。他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咬在嘴里,点上。

    烟雾缭绕里,一双漂亮的眼睛融了沉沉暮色,森森又凛凛。

    他把没熄火的打火机扔进了铁桶里,嘭的一声,火光冲出来。

    抽了几口烟,他从口袋里掏出个皮夹,一打开,一张照片滑了出来,想来是那杨老四顺来的东西。他蹲下,捡起来,借着火光打量。

    照片上是个穿旗袍的女孩子。

    腰真细。

    烟灰落在了照片上,戎黎把皮夹里的身份证抽出来,剩下的连同那张照片一起扔进了火里,他转身进了堂屋。

    外头起了风,掀起那张烧到了一半的照片,雨滴忽然落下来,浇灭了上面的火,照片的女孩子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