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章 初相遇,似相识
    周六,戎关关不去幼儿园。

    天还没暗,漫天云霞是橘色的,混着点儿火红,像泼了一片重彩。从街尾便利店到竹峦戎村,走路只要十分钟。

    六点半,晚饭时间。

    饭桌放在院子里,两个菜一个汤,一大一小两只没什么话说,闷头吃饭。

    “哥哥,”小的那只塞了满口饭,鼓着腮帮子,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你有女朋友吗?”

    戎黎没抬头:“没有。”

    戎关关小手拍了拍放在口袋里的照片,把脸凑过去一点,小心翼翼地:“哥哥,那你有女朋友了,会把我送走吗?”

    桃水奶奶说,他是他妈妈带过来的便宜拖油瓶,以后要送走的。

    戎黎扒了一口饭,傍晚余热未消,他将外套脱了,抬了一下眼,那眼神淡得出水,偏偏那淡出的水里还荡出一股子勾人心痒的散漫劲儿。

    “吃饭。”

    戎关关:“哦。”吃了几口,小家伙眯眼笑,“哥哥,我吃得不多,而且我也不挑食。”

    小家伙眼睛在说——哥哥,我很好养。

    戎黎把鱼香肉丝里的胡萝卜都挑出来,放到他碗里。

    戎关关小脸一垮:“哥哥,我可以不吃胡萝卜吗?”

    戎黎把汤里的两根青菜捞起来,也放到小碗里:“不能挑食。”

    可是你也挑食啊,你不吃胡萝卜,不吃青菜……戎关关对哥哥笑出一排小乳牙:“好的~”

    吃饭完,戎关关抱着空碗颠儿颠儿地去厨房,走路歪歪扭扭,胖乎乎、圆滚滚又白嫩嫩的身子从后面看过去像一颗白萝卜墩。

    “哥哥,我帮你洗碗。”

    戎黎按了一大坨洗洁精到锅里,垂着一双杏眼,睫毛很密:“不用。”

    好吧,戎关关放下碗出去了,没一会儿,厨房里传出来摔碎碗的声音。

    院子外面,小伙伴在叫:“关关。”

    他从桌上拿了个鸡蛋和喝水的奶瓶,撒丫子就跑了:“来了。”

    天还没黑,村前村后的小奶娃在小巷子里嬉闹。

    “关关,”是隔壁的秋花奶奶,“这是谁给你煮的鸡蛋?”

    戎关关垫着脚关院门,奶声奶气地说:“是我哥哥。”

    秋花奶奶腰不好,背驼得厉害,脸上有很多皱纹和老年斑,笑着没有牙齿:“你哥哥还会做饭啊?”

    “不会。”

    “那你们吃什么?”

    小孩子嘬了两口奶瓶里的水,虎头虎脑可可爱爱:“热外卖吃。”

    “……”

    秋花奶奶忍俊不禁:“真是好孩子。”

    懂事的小家伙觉得这是表扬,笑成一朵花:“谢谢奶奶。”

    然后他跑去跟村里的哥哥姐姐们玩了,因为他乖巧,哥哥姐姐都愿意带他玩,村里数他最乖,可以撑皮筋好久都不动。

    “关关,你站着别动哦。”

    “好~”

    小栀子姐姐把皮筋挂在他脚上。

    他乖巧地站成一块白嫩的“木头”,一边缺词短调地学着唱马兰花开,一边抱着奶瓶剥鸡蛋壳。

    “小皮球,香蕉梨,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竹峦戎村的巷子都是水泥地,房屋沿着两边起建,南方雨多,屋顶多是斜坡,白墙黑瓦,有几分古镇的味道。镇里家家户户爱养狗,爱种树,月季和绿萝爬出了墙外,红的绿的,蜿蜿蜒蜒。

    巷子里,村里的主妇在散步,三五成群,有说有笑。

    “听我家那口子说,杨老四手给人砸了。”

    “哪个杨老四。”

    “花桥杨那个。”

    “活该他!”

    杨老四那人喜欢小摸小偷,附近几个村都知道他什么德行。

    戎金琦家媳妇问:“谁砸的?”

    戎勇华家的说:“昨个儿晚上警察去了卫生院,杨老四哆哆嗦嗦话都说不清楚,也不晓得是哪个砸的,都说是撞了邪,把人给吓傻了,杨老四那手也被砸得不像样,得去市里做接骨手术,估计以后是偷摸不得了。”

    年长的红中婶笑说:恶人啊,还是要让恶人来治。

    至于砸杨老四的那个恶人,就是个说不清的谜了。

    主妇们从村头走到了村尾,远远瞧见一年轻女孩缓步走来,是张生面孔,不是竹峦戎村的人。

    “那是谁啊?”

    红中婶说:“银娥家新搬来的租客。”

    戎金琦家媳妇叫邹进喜:“外地人吧?”

    “听银娥说是南城来的。”

    “长得真水灵标致。”

    眉妆漫染,朱粉不深,闲花淡淡,鬓边发丝过,柳腰身,细看诸处好。

    她身穿旗袍,月白色,腰身掐得窈窕,肩上披了细软的毛线围巾,当真是温婉精致。

    她站在院子外的灯笼下,微微低着头,在听电话,电话里的人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檀兮。

    南城徐氏,徐檀兮。

    她有个乳名,叫杳杳。

    “跟你说件事,你可别气我。”

    电话里是徐檀兮的闺中好友,芳名秦昭里。

    徐檀兮笑说:“不气不气,你说。”

    声音清清泠泠,却不显出距离感,像这秋日的风,拂面微凉。

    “你小舅送你的那块和田玉让我给砸了。”秦昭里细细说来,“昨个儿徐家给徐檀灵办生日宴,我见她戴了你的玉,一时没忍住气就给砸了。”

    徐檀兮倒不怎么在意:“砸了就砸了,也不是很值钱的玩意。”

    秦昭里八成在抽烟,一股子慵懒悠闲劲儿:“等你回来,我给你整个帝王玉。”

    “好。”

    巷子里有摩托开过,徐檀兮回头望了一眼,再往里边站了站。

    这下散步的主妇们看清她的脸了,她眉毛生的弯,柳叶眼,半含秋水波光潋滟,脸很小,鼻子挺而秀气,她似乎在笑,唇上点了色,是淡淡的绯。

    是一张美得很柔和的脸,不浓烈,一颦一笑都透着清淡,三庭五眼,有着古代女子的柔桡轻曼。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秦昭里问她。

    徐檀兮方要回答,便听见稚嫩的童音在唤:“姐姐。”

    “姐姐。”

    徐檀兮回头。

    年幼的孩童歪着头,眨着眼睛看她:“姐姐,”是个小娃娃,他怯生生,伸出手——白嫩的小手,“这是你的吗?”

    孩童一手抱着奶瓶,一手攥着一张烧了只剩一半的照片,火焰燃过的边缘泛黄,照片里的女孩穿着旗袍,拿着团扇,像旧时的女子模样。

    徐檀兮认出来了:“是的。”

    “我捡的。”

    在自家院子里捡的,见里面的姐姐漂亮,就没舍得丢,戎关关开始还以为是哥哥的女朋友。

    他把白嫩的手递过去:“给你。”

    徐檀兮笑着接过:“谢谢。”

    她伸出的手白皙、修长,没有蓄指甲,修剪得很干净,就像她这个人,温柔端方。

    “不用谢。”

    戎关关嘿嘿地笑,好漂亮的姐姐哩。

    “戎关关。”

    远处,哥哥在叫他。

    他回头,脸笑得像太阳:“哥哥。”

    天色已暗,戎黎打着灯从自家院子走出来,步子很缓,漫不经心。路灯在很远的地方,把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长,他穿着黑色的卫衣,帽子扣着,昏黄的光落在他脸上。

    他走近:“回家了。”

    “哦,来了。”戎关关扭头回去,刚要对漂亮姐姐说再见,就看见漂亮姐姐手里的照片掉落在了地上。

    风一吹,卷着照片落在戎黎脚下。

    兜兜转转,火烧风吹,这照片还是到了他眼前。他蹲下,将之捡起来,没有多看一眼,走上前,递过去。

    徐檀兮看着他,微微发怔。

    他有一副毫无攻击性的皮囊,却透着一身难驯的野性,像草原上散养打盹的兽。

    他抬头,眸光很淡,不染颜色,也不染烟火,手里的电筒照在女孩子脚下:“你的东西。”

    风把她披在肩上的围巾掀了起来,落在地上。她失礼了,竟盯着异性这般的看。她回过神来,伸手把照片接过去:“谢谢你,先生。”

    这张脸,令她恍如梦中。

    戎黎瞧了一眼地上的围巾,收回目光:“走了。”

    戎关关跟在后头:“哦。”

    天越来越暗,亮得刺眼的灯光像一束银色的光柱,在地上铺了一地花白,两个影子一大一小、一前一后,渐行渐远。

    徐檀兮看了许久那人笔直的背影,低头又看手里的照片:“昭里。”

    秦昭里:“刚刚是谁?”

    徐檀兮站在灯下,眸间半盏花色,淡淡春意:“我见到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