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5章 戎黎的桃花泛滥了
    屋外雨停,只有浴室里滴答撞击的水声。

    装纹身针的盒子被扔在了洗手台上,里面的针摆放整齐、干干净净,并没有被动过。

    晚上九点,小镇就夜深人静了。

    戎关关自己洗脸洗脚,水是戎黎给他倒的。

    什么,洗不干净?

    洗不干净就洗不干净,一周戎黎给扔澡堂子一次。哥哥带的孩子,能喘气就不错了。

    戎关关是自己睡,卧室在一楼,戎黎睡二楼,并且他不准戎关关上二楼。

    戎黎洗漱完,没有去卧室,进了旁边上了锁的那间屋子,里面有四台台式电脑,一墙的监控显示器。

    他开了一台电脑,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屏幕亮了,里面出现一张年轻的脸,样貌是略带匪气的那一挂,棱角分明,偏硬朗,却很显少年气。

    这人皮肤很白,气质有点颓,挺像个网瘾少年。

    他喊了声:“六哥。”

    “帮我连线。”戎黎说了个名字。

    “网瘾少年”的手速很快:“给我五分钟。”

    说五分钟就五分钟,一秒都不差,时间一到,戎黎的电脑屏幕上就切了一张脸出来,是个发际线很感人的中年男人。

    “六爷,您找我。”

    戎黎一只手拿着干毛巾,胡乱地擦头发:“我的眼睛,”他动作停下,往前靠,“你确定是夜盲症?”

    发际线感人的中年男人姓蒋,是一名颇为出名的眼科医生:“确、确定啊。”

    戎黎沉默了会儿,打开抽屉,拿了一颗奶糖出来,剥开糖纸,放进嘴里:“别给人看病了,你是个庸医。”

    蒋庸医:“……”大佬面前不要口吐芬芳,保持微笑,请保持端庄的微笑。

    翌日,雨过天晴,空气里有青草的味道,扑面而来的风里还裹挟着月季花香,淡淡的,穿墙而过。

    戎黎九点多才出门,推开院门,有人与他搭话。

    “现在才去做活?”这都几点了。

    是位中年妇人,叫王月兰,她家开麻将馆的,正吆喝着人打麻将呢。

    戎黎回竹峦戎村没多久,跟村里人没什么往来,态度不冷不热:“嗯。”

    王月兰盯着他打量了几眼:“戎黎啊,你有对象不?”

    他没怎么睡太饱,精神一般,因为困意,眼睛有点泛潮:“没有。”

    “要不婶儿给你介绍一个?”王月兰也不等他回答,自顾自地拉红线,“婶儿家有个侄女,巫家坝上何村的,今年刚满二十,样貌在他们村算顶好的,个儿又高,要不婶儿给你牵个线,你们见上一面?”

    “不用了。”

    戎黎把卫衣帽子一扣,走了。

    王月兰被拂了面子,恼火了,冲着他喊了一句:“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挑挑捡捡呢。”

    这语气,嫌弃得不得了。

    戎黎隔壁的秋花老太太刚好出来买菜,就听见这句,接了句嘴:“月兰,你这瞎操的什么心。”

    王月兰气得撸袖子:“还不是我家那侄女,前几天有人来相看她,好说歹说她都不同意,我嫂就问她是不是有中意的人了,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透了底,说喜欢街尾那个收快递的。”

    街尾收快递的,可不就是戎黎嘛。

    王月兰侄女叫何桐,秋花老太太也听过,平时王月兰就喜欢挂在嘴边夸。

    “我嫂气得不行,我那侄女可上过高中,现在在一家服装厂里当会计,工资比很多男孩子都高,戎黎就一收快递的,他那便利店也没几个人去买东西,还带了个小孩,他哪配得上我侄女。”前面说自个儿侄女的时候,王月兰是一脸骄傲,后面说到戎黎,就很是鄙视。

    秋花老太太六十多岁了,慈眉善目的:“前几天吴家寨的肖娘过来,要给戎黎说亲,你知道女方是哪个不?”老太太拎着篮子出了院子,“是镇长家最漂亮的那个闺女,985毕业,自己开了个公司,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是哟,戎黎就配不上你侄女。”

    王月兰:“……”她这是被怼了?

    戎黎在便利店补了个觉,醒来就去吃了午饭,刚回店里,程及打电话过来,插科打诨了半天,没个正经。

    “刚刚有个女客人问到你了,问你有没有女朋友。”

    戎黎对这话题没有半点兴趣。

    程及倒兴致勃勃:“戎黎,我觉得你该找个女人了。”

    戎黎觉得他有病:“挂了。”

    程及当耳边风,继续说他的:“昨天来我店里的那位徐小姐,你认不认得?”

    戎黎还没挂:“不认得。”

    “真不认得还是假不认得?”他觉得这两人气场微妙。

    难得,话少得有时候一天都不想开口的某人反问了一句:“你对她有兴趣?”

    程及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从来不正经的人用玩笑的口气说了最正经的一句话:“我什么德行你能不知道?我这么脏一人,哪能碰那种干干净净的姑娘家。”

    程及当过脔童,被迫的,他被关在笼子里两年,出来的时候,只有一口气。

    之后他就玩得很狠,玩命、玩女人,什么刺激就玩什么。

    戎黎轻描淡写:“那你觉得我能碰?”

    他又好得到哪里去,他可是从肮脏的血肉白骨里爬出来的。

    程及很客观地来了一句:“是糟蹋了。”

    戎黎挂了,一抬头,看见了门口站的人:“拿快递?”

    徐檀兮颔首,走进来。

    她应该很喜欢旗袍,今天穿的是杏色,天有些凉,她在旗袍的外面搭了一件长款的针织开衫,开衫的胸口别了一个胸针,是一朵清新的小雏菊,脚下是平底鞋,脚踝上系了一条细细的银色链子,头发用一根没有任何装点的玉簪子松松地挽着。

    屋外路过的男人停下脚,在偷看她。

    戎黎问:“哪天的?”

    她说:“今天。”

    “尾号。”

    “0317。”

    “稍等。”

    戎黎去后面的货架上找,她的快递是个四四方方的木质盒子,外面用快递袋包着。

    “签字。”他并没有松手,就那样拿着让她签。

    徐檀兮签好名字,把笔递还:“谢谢先生。”

    很奇怪,她总叫他先生。

    她的字很漂亮,也很规矩,簪花小楷,端端正正,只在收笔的最后一下,溢出几分大气风骨。

    ***

    今儿个要补货,戎黎回去得晚,是秋花老太太去幼儿园接的关关,晚饭给他做了蒸蛋吃,他吃完就跑去院子外面玩了。

    秋花老太太碗还没洗完,就听见院子外头有小孩在哭,她擦擦手,赶紧出去看看。

    是王月兰家的小儿子戎小川坐在地上哭,六岁的小男孩很胖,坐那就是一坨,哭得惊天动地的。

    旁边没大人,就几个小孩。戎关关也坐地上,但没哭,垂着脑袋。

    “怎么了这是?”

    戎小川嚎了一嗓子:“戎关关他推我!”

    老太太先把戎关关抱起来:“关关,跟奶奶说说,怎么了?”

    他吸了吸鼻子,要哭不哭。

    老太太这才发现:“你手怎么流血了?”

    戎关关哇的一声哭了:“他骂我哥哥!”

    老太太赶紧把他攥着小拳头的手掰开,瞧见伤口不小,还在流血:“别哭别哭,奶奶先带你去看医生。”

    “送我家吧。”女孩子走过来,穿着旗袍,眼神温温柔柔,是银娥家新搬来的那个租客,“我是医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