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6章 戎黎的童年
    徐檀兮从楼上拿来医药箱,放在房东家的八仙桌上。

    她坐下,稍稍俯身,对旁边抽泣的戎关关说:“关关,把手松开。”

    声音很温柔,像在哄人。

    戎关关松开手,血已经不流了,伤口却很吓人。

    “手指动一动。”

    小家伙眼眶里含着一泡泪,动了一动手指。

    没伤到神经和血管,可以不缝针。徐檀兮把医药箱打开,手却被小孩子嫩生生的小手拉住了,他哭得肩膀一抖一抖,还打了个嗝:“姐姐,可不可以不打针?”

    徐檀兮对他笑了笑:“好,不打针。”她声音很轻很轻,“你要是害怕,就把眼睛闭上,姐姐会轻一点。”

    戎关关就把眼睛闭上了。

    徐檀兮戴上医用手套,用镊子夹着纱布,蘸上碘伏:“关关。”

    “嗯?”

    “姐姐要开一个卖甜食的店,能告诉姐姐你这样的小孩子都爱吃什么糖吗?”

    戎关关的注意力成功地被糖勾引走了:“我喜欢大白兔。”

    她握着他的手腕,用纱布轻轻擦洗伤口旁边的血迹:“还有呢?”

    “还有彩虹糖。”戎关关以前觉得幼儿园的景老师是声音最好听的人,现在他觉得不是了。

    “还有吗?”

    “我还喜欢。”戎关关又抢着说,“巧克力,巧克力我也喜欢!”

    她耳边的发垂下来,半遮轮廓,堂屋的灯开着,侧影落在了桌上,长长的眼睫毛一动未动,她放下纱布和镊子,用棉签把消炎药推抹开,动作轻而小心:“小蛋糕呢,喜欢吗?”

    戎关关小脸皱着,但没有哭:“也喜欢。”

    药涂完了,她剪了一小段绷带,将伤口包好:“等姐姐开店了,你过来,我请你吃糖。”

    “好。”

    “好了。”她摘下手套,把带血的纱布和棉签用袋子装好,“可以睁开眼睛了。”

    戎关关睁开眼,手已经包好了,好像也没有那么疼了。

    徐檀兮把医药箱关上:“不过糖不能吃太多,会牙疼。”

    “嗯嗯!”

    这是戎关关第一次觉得给人打针的医生一点都不可怕。

    秋花老太太赶紧道谢,戎关关也跟着道谢,房东李银娥忍不住问了:“小徐,你怎么会这些?”

    “我是医生。”

    李银娥顿时觉得她家里这个房客了不得了:“那你都治什么病啊?”

    徐檀兮说:“小儿外科。”

    小儿外科?

    李银娥不是很懂。

    徐檀兮把装医用垃圾的袋子封好口:“关关,可以在这等姐姐一会儿吗?”

    “可以。”

    她提着医药箱上楼了。

    她刚走,戎黎就来了:“戎关关。”

    戎关关从凳子上下来:“哥哥。”

    戎黎把手电筒关了,进屋:“外边有人说你跟人打架了。”

    戎关关心虚,站得规规矩矩:“对不起哥哥。”

    “伤哪儿了?”

    戎关关把手伸出来。

    “谁给他包扎的?”

    秋花老太太说:“是小徐。”

    戎黎往屋里扫了一眼,没见着人:“我明天再来道谢。”他一只手抱起戎关关,转身出去。

    “等等。”

    是那个总叫他先生的声音。

    她下楼的步子有些急,稍稍提了一下裙摆,从木楼梯上跑了下来,一步一阶梯,她忘了淑女的礼节,跑着到他面前,乱了耳鬓的发。她只看了戎黎一眼,就将目光收敛,缓缓垂眸。

    她拿了一盒包装很漂亮的巧克力:“关关,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刚刚你很乖,都没有哭。”

    戎关关看他哥哥。

    他哥哥不说话,他实在喜欢,就伸手接了:“谢谢。”

    “不用谢。”

    戎黎把手电筒打开了,光落在屋外的一颗枇杷树上,立马亮堂了整个院子。

    十月没有蝉鸣,没有萤火,天阴阴,没有星星,没有月光,女孩子的眼睛里却有人间烟火和天上星辰。

    “关关手上有伤,不能碰水。”徐檀兮抬头,“先生,三天后带他来换药。”

    戎黎的目光落在了她领口,她旗袍的盘扣上沾到血了。他喜怒不形于色,轻飘飘地回了一声:“谢谢。”

    道完谢,他抱着戎关关走了。

    戎关关抱着一盒巧克力,出了院子就对他哥哥说:“哥哥,我好喜欢这个卖糖的医生姐姐。”

    戎黎打着灯,走得很慢。

    戎关关嘴馋了,扯掉了巧克力盒子上绑着的带子:“哥哥,你吃不吃?”

    他哥哥不理人。

    戎关关有点怕,觉得哥哥是生气了:“哥哥——”

    “伤是谁弄的?”

    “是戎小川。”戎关关一五一十地招供,“我也推他了。”

    地上没有影子,秋天的晚上总是萧瑟又冰冷,像光照不进他眼里的样子:“为什么推他?”

    戎关关不说话。

    戎黎重复:“为什么推他?”并不是问责的口气,每一个字都不咸不淡的,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趴在他肩上的小东西缩着脑袋:“戎小川骂人。”

    “骂什么了?”

    “他说戎爸爸是杀人犯,说我妈妈也是。”

    戎关关其实还不太懂什么是杀人犯,只是他听懂了,这些都是骂人的话,是不好的话。

    “他还说哥哥了。”他闷闷不乐,“说哥哥你是杀人犯的儿子,以后也要做杀人犯。”

    戎黎的父亲戎海,是个喜欢喝酒的赌徒,一杯下去就会打人,大小不论,都往死里打。他的母亲白秋在他十岁那年去世了,村里都传是戎海打死了白秋,是个杀人犯,只是没有证据,让他逍遥法外了。

    十岁的戎黎在那时候失踪了,当时的街坊四邻都以为他死了。

    后来,苏敏带着尚未满月的戎关关嫁给了戎海,今年八月,苏敏持刀杀人,捅死了戎海。

    戎黎是七月回来的,那个案子还没有审理,律师主张的是正当防卫,但村里人都已经默认了苏敏就是杀人犯。

    戎黎突然停下来,掉头。

    戎关关抱紧哥哥和巧克力:“哥哥,去哪呀?”

    他们去了戎小川家。

    小孩子不会懂这种话,小孩子都是大人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