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9章 淑女式追求
    晚上七点,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晚归的路人脚步匆匆,瑟瑟秋风里裹挟着淡淡花香,天上一轮弯月,地上人间烟火,处处明朗。

    “我回来了。”

    嘎吱。

    戎关关推门进来了。

    戎黎在抽游戏皮肤,没抬头:“关门。”

    “哦。”

    戎关关手脚并用,把院门推上,蹦蹦跳跳去了堂屋,欢欢喜喜地说:“哥哥,徐姐姐送我杏仁酥了。”

    戎黎抬了下眼皮。

    戎关关抱着个比他脸还大的盒子:“哥哥,你吃吗?”

    “不吃。”

    戎关关觉得哥哥肯定是没吃过,所以不知道有多好吃。他把盒子打开,拿出一块,把上面的纸掀掉,怼到哥哥嘴边:“我喂你一个。”

    戎黎用心如止水来表达他的兴致缺缺,静止五秒后,他又用面无表情来表达他的勉强张嘴。

    总之,他还是张嘴了。

    戎关关歪头:“好吃吧?”

    戎黎用一根手指推开朝他凑过来的脑袋瓜子:“一般。”

    戎关关抱着盒子蹲一边去,把嘴里塞到吐字不清:“那我寄几吃。”

    戎黎瞥了一眼杏仁酥的盒子:“医药费给了?”

    “给了。”

    戎关关把裤兜翻过来,钱掉了一地,他就把杏仁酥的盒子放桌子上,蹲下去捡钱:“徐姐姐说不用那么多。”

    戎黎再一次将目光瞥向杏仁酥的盒子。

    戎关关的脑袋抬起来,捧着一抔皱巴巴的人民币:“喏,还你。”

    徐檀兮只留下了一张纸币,还有那个空烟盒。

    戎黎垂眸,继续抽皮肤:“放到柜子里去。”

    “哦。”戎关关去把钱放好,又噔噔噔地跑回来,拖来一把小凳子,他抱着一盒杏仁酥坐在哥哥边上,“哥哥,你游戏打赢了吗?”

    “赢了。”

    非常不爱笑的某人嘴角有点往上扬的趋势。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那把戎黎虽然吃鸡了,但他一个人头都没拿到,全程在跑毒和打药,而且队友扶了他三次,他队友九杀,就是这么牛批。

    戎关关满脸崇拜:“哥哥你太厉害了!”

    戎黎游戏瘾上来了,皮肤也不抽了,立马匹配了一把,这次他跳G港,还没落地,下面一个雷扔过来,把他炸死了。

    他一脚踹在了桌子上。

    徐檀兮的店面还没有装好,她每日每日地坐在院子里,敞着门,看戎黎从她门口路过。

    有时,她会偶遇他,在快餐店里,在街角,在任何地方。

    有时,她也会去他店里,买些有的没的。

    有时,她听见村前村尾的妇人说到他,便会在一旁细细听着。

    他早上八点会去戎记包子铺买早饭,送戎关关去幼儿园之后,他回去补眠,睡到十点左右才去店里。

    他不熟悉找快递业务,效率很低,大部分时候是王小单在忙,他在晒太阳和打游戏。

    他很喜欢打游戏,时常手机不离手,甚至有一个专门打游戏的手机。

    他话很少,有时候半天也不会说一句话。

    他中午会回来,跟戎关关一起吃外卖,下午两点后出门,傍晚六点回,晚上继续和戎关关吃外卖。

    如果是周末,他会睡得更晚,把戎关关放在秋花老太太家,中午不回来,晚上回来得更早。

    他最喜欢卤肉饭,点的次数最多。

    他手里总拎着个手电筒,像是改装过,光线很亮很亮。

    村头村尾的狗都怕他,他一出现,狗就不会吠了。

    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红娘时常上门,他每次都不让人进门。

    他不爱笑,特别不爱笑。

    他烟抽得狠,只抽一个牌子的烟,不是国内的牌子。

    他喜欢甜食,秋花老太太包了各种口味的糯米团子,叫了街坊四邻去尝,他只吃了三个,一个红豆馅、一个冰糖馅,还有一个红枣馅。

    近来,徐檀兮网购了很多东西,可她等啊等,却没有再等到戎黎的电话。

    这日,她早早去了便利店,这个时间点,戎黎是不可能在店里的,她随意买了些东西,付账的时候,不刻意地说道:“我这周有快递,但是没有接到你们的电话。”

    王小单对她印象很好:“一般都是发短信,不会挨个打电话,只有好久没来拿快递的,才会打过去。”

    以前很少网购的徐檀兮:“我知道了,谢谢。”

    她纠结了很久很久,还是把礼数扔了,使了坏,在收到拿快递的短信之后,她没有去拿。

    五号上午,戎黎的电话打来了。

    “杳杳女士是吗?”

    徐檀兮坐在弃放在院子里的旧竹床上,晃着腿,满眼欢喜:“是。”

    “美福佳便利店,有你快递。”

    七号下午,徐檀兮又有没拿的快递。

    “徐杳杳?”

    她低眉浅笑:“我是。”他知道了,徐檀兮是她,杳杳也是她。

    “美福佳便利店,有你快递。”

    十号下午。

    戎黎来电话:“街尾美福佳,有你快递。”

    他不叫杳杳了。

    十二号中午。

    戎黎来电话:“徐檀兮,有你快递。”

    徐檀兮。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她。

    十五号下午。

    戎黎来电话:“有你快递。”

    十八号上午。

    戎黎来电话:“快递。”

    徐檀兮这个“钉子户”成功地引起了戎黎的注意,他电话的内容越来越短。

    十八号的傍晚,戎黎打烊回来,路过徐檀兮家门时,敲了门。

    她来开的门,有些愣住。

    戎黎刚理了头,露出了好看的额头,他今天戴了一只耳钉,与他卫衣外面的挂饰是同色系,都是深青色,手指上夹着一根烟,抽了一半:“徐檀兮。”

    他叫她通常会连名带姓,漫不经心的调,却轻而易举地压着人的神经。

    他站在屋外,与屋里站在石阶上的她差不多高:“短信是发给你玩的?非要我打电话催是吗?”

    徐檀兮耳朵尖都红了:“对、对不起。”

    不是有心添麻烦,只是她被鬼迷了心窍,愚笨、拙劣地想靠近他。

    戎黎扭头走了。

    那之后,徐檀兮再也没有拖拉过,短信一来,她就立马去拿快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