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10章 檀兮追夫滑铁卢
    那之后,徐檀兮再也没有拖拉过,短信一来,她就立马去拿快递。不过也因为她完全不拖拉,半晌都不等,以至于她有时候一天要去两次。

    其实如果她两天去拿一次,一次拿回所有的寄件,也是可以的。

    但她没有。

    而且,她的店还没装修好,闲暇时间很多,就全部用来网购了,快递数量很多。

    周三上午。

    徐檀兮穿的是蚕丝绣线平绣的黑色旗袍,把过肩的青丝盘了起来,配了一对珍珠耳环。

    她身姿窈窕,步履轻盈,身上没有一丝这个花花世界里到处弥散着的浮躁,像从古画里走出来的。

    “先生。”

    先生?

    若是生在古代,戎黎还真担得起这一句先生,来祥云镇之前,他还真就是个教书的,教大学高数。

    不过是教着玩的,像他,还有程及,他们这种活动在暗处的人都喜欢搞个体面的职业,必要的时候当当挡箭牌。

    程及之前还当过消防员。

    便利店里添了个与整个店面都格格不入的懒人沙发,窝在沙发里打游戏的他抬了头:“拿快递?”

    徐檀兮颔首。

    “尾号。”

    “0317。”

    戎黎拿着手机,一边游戏一边找快递。

    下午徐檀兮也来了。

    刚好,戎黎落地成盒,他一脚踹了个袋装的快递,不巧,快递滚到了徐檀兮脚下,她穿的是黑色的平底鞋,脚踝露着,很白。

    戎黎抬了眼:“尾号。”

    “0317。”

    周四,降温了。

    徐檀兮在杏色的旗袍外面套了件过膝的黑色大衣,大衣的款式很简单大方,她在口袋的位置绣了一朵白色的蝶,很小,却栩栩如生。

    她拂掉肩头落的飞絮,进门:“先生。”

    戎黎嘴里叼了个面包,在拣货:“0317?”

    她嘴角有很浅的笑意:“对。”

    他记得了,她的手机尾号。

    周五上午天晴,有风,小镇的天空很干净,抬头是一片蔚蓝,低头是满地枫叶,铺满了街上的青砖石板路。

    “先生。”

    她又来了。

    戎黎没抬头,先认出了她的鞋,这次他什么都没问,扔下手机,从懒人沙发上起来:“等着。”

    他去货架上给她找快递。

    习惯这个东西是潜移默化的,就像戎黎潜移默化地记住了徐檀兮的手机尾号,又潜移默化地认得了她的鞋,还潜移默化地习惯了她叫他先生。

    周六上午下了雨,南方秋天的雨细细碎碎的,下得不凶猛,只是秋风一吹,凉得刺骨。

    徐檀兮没有立刻进屋,而是收了伞站在屋檐下,等脚下的雨水稍微干了些才走进去。

    戎黎难得没有在打游戏,手里转着支笔,外套搭在椅子背上,这样冷的天他还是穿着很薄很薄的卫衣,是他很少会穿的白色。他说:“今天没你快递。”

    徐檀兮今天没有穿旗袍,大衣里是连衣裙,裙摆刚刚长过外套,大衣的外面是手工绣的黑色斗篷,兜帽很大,边缘绣了与连衣裙同色的花,她取下帽子:“我来寄快递。”

    店里有两台电脑,一台王小单在用,主要是收银,还有一台放在了最外面的货架上,用来收寄快递。

    小镇寄快递还不需要实名,戎黎把二维码的牌子从货架旁边的篓子里拿出来,放到凳子上:“扫码填单。”

    徐檀兮扫了码,走到不挡路的地方去填。

    她填得很慢。

    “好了。”

    五分钟已经过去了。

    戎黎看了一眼电脑里的寄件信息:“十块,现金还是微信?”

    “微信。”

    他又给她一个付钱的二维码。

    徐檀兮扫码付账:“谢谢。”

    她没有离开,在看他打包她要寄的快递,站的地方离他不远,她嗅到了,杏仁酥的味道。

    她目光找了一圈,在货架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装杏仁酥的盒子,盒子开着,里面是空的,与她送给戎关关的那盒是一个牌子,不过戎黎的这盒更大一些。

    下午,雨停了。

    徐檀兮过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纸袋,纸袋上有一朵小太阳花:“先生。”她进来,“我寄快递。”

    之后,她陆陆续续又寄了几次。

    周一,戎黎九点半才到便利店,徐檀兮九点四十过来的。

    他在吃早饭,吃的是红豆沙的包子,他一点都不细嚼慢咽,吃得很快,三两口就把包子解决了,酸奶是瓶装,他喝完,朝四米之外的垃圾桶轻轻一投,进了:“寄快递?”

    徐檀兮颔首。

    今天天暖了些,她又换上旗袍了,面料是米白色,上面绣了天青色的叶子。

    戎黎把寄件的二维码递给她:“徐檀兮。”

    她忘了接二维码:“嗯?”

    这呆呆愣愣的表情与她平时柔婉温和的样子很不同。

    戎黎靠在货架边上,闲聊的语气很淡,也只是闲聊,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除了开店卖甜品,你还有副业?”

    啊?

    副业?什么副业?

    徐檀兮不敢与他对视,低眉垂首,不自然地整理耳边的发:“我卖刺绣。”

    这是她头一回对人撒谎。

    戎黎没有继续话题:“扫码。”

    等徐檀兮寄完快递走了,王小单来了一句:“戎哥,这位来得有点勤啊。”

    戎黎:“倍镜谁有?”

    突突突,一阵枪响。

    戎黎:“我倒了,扶我。”

    王小单:“……”

    啧,网瘾青年。

    从便利店出去之后,徐檀兮才重重舒了一口气,刚回到家,秦昭里的电话打过来了。

    “杳杳,你给我寄那么多手帕干嘛?”

    她前前后后寄了六条手帕。

    “寄给你用。”

    秦昭里直接戳穿她:“我这是沾了戎黎的光吧。”

    徐檀兮脸皮薄,被秦昭里说红了脸。

    “你要想见他,去他店里买东西不就行了。”

    徐檀兮推门进了卧室,坐到梳妆台前,她抬头,看见镜中的女子面若云霞,立刻别开了眼:“他不收银。”只买东西就说不上话。

    这样温水煮青蛙,也就只有徐檀兮了,秦昭里有些好笑:“那你寄了这么多快递,有什么进展吗?”

    镜中的女孩子微微莞尔,脸颊染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红:“他今天主动与我说话了。”

    “说了什么?”

    “他问我做什么副业?”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卖刺绣。”

    不得了了,徐檀兮这样的乖孩子都学会说谎了。

    秦昭里忍俊不禁:“姑娘诶,你每次填的可都是一个地址。”

    徐檀兮傻了。

    人果然不能撒谎,撒一个谎,还要另一个谎去圆。

    她跑着去了便利店,礼仪都顾不上了,通红着脸,喘气声很急很乱,头发也跑乱了:“先生。”

    戎黎把寄件的二维码放凳子上。

    她不寄件,空手来的,着急忙慌地说:“我只有一个客人,她经常光顾我的生意。”因为撒谎,她脸更红,嘴也更笨了,“是老客……回头客。”

    戎黎抬头,面无表情:“哦。”

    徐檀兮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再、再见。”

    她解释完就走,埋着头,露出的一截后颈都是红的。

    戎黎看了一眼游戏界面,他已经成盒子了,他抽出来一根烟,咬着,抬头看走远了的那个姑娘。

    腰很细,就是脑子不怎么聪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