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2章 戎黎的腿疾
    他语气淡,眼神懒,像没睡饱似的:“我?”他想了想,“杀人犯的儿子。”

    杜权啐了一口唾沫,目露挑衅,笑得极其嚣张:“你是杀人犯的儿子我他妈还是杀人犯他爸呢!”

    他两个兄弟哈哈大笑。

    戎黎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他就慢条斯理地把袖子卷起来,走下楼梯,路过货柜时,拿了把椅子。

    杜权嘴角的狂笑僵住了:“你想干嘛啊?”

    干嘛?

    戎黎抬起椅子,走上前,狠狠抡向杜权的后背。

    咣的一声,椅子腿断了,杜权趴下了。

    戎黎眼皮都没动一下,扔了椅子,又踹了踹地上的人,问:“可以出去了吗?”

    这一身狠劲儿,把人全镇住了。

    真是头狮子,还是野生的。

    杜权感觉五脏六腑都挪位了,半边身子是麻的,他一口气上不来,大张着嘴咳嗽,咳得眼冒金星:“扶、扶我起来!”

    他两个兄弟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赶紧过去搀人。

    杜权被一左一右架着,刚刚那一下打得太狠了,他脸色发青,眼白都翻出来了,恶狠狠地放话:“你给我等着!”

    戎黎嗯了声,还点了下头:“要算账就去对面美福佳找我。”

    杜权撂下一句“等着”,才咬着牙、踉踉跄跄地走人。

    徐檀兮还傻愣愣地站着,傻愣愣地盯着戎黎。

    戎黎扫了一眼地上的椅子,掏出张一百的,放柜子上:“够吗?”

    她表情很呆:“啊?”

    “椅子坏了,赔你的。”

    她恍然回神,立刻把目光收好:“不用赔。”

    戎黎没管,放下钱就走。

    她叫住他:“先生。”

    戎黎很条件反射地回了头。

    她说:“谢谢。”

    她走过去,朝他伸出手,手里有一颗软糖。

    戎黎觉得这姑娘有点奇怪,不怕吗?竟还敢朝他伸手。

    他其实不太喜欢当着人的面动粗,因为会很麻烦,而他很不喜欢麻烦,但要真动了手,一般也收不住。

    可刚刚他动手了,还收住了。

    戎黎拧了下眉头:“我不喜欢吃甜。”

    说完,他拿走了她手里的软糖。

    徐檀兮看着空荡荡的手心,低眉笑了。她又知道了一件关于戎黎的事:他脾气不好,他喜欢动手,他对很多人不友好,他对这个世界有敌意,可在他冷硬的拳头下有一块柔软的地方,那个地方,用作偏袒,那个地方,正握着她给的糖。

    开业的第一天,店内所有的东西都是半价,不过生意依旧不好,一整天下来,徐檀兮只接待了八位客人,东西没卖出去多少,蛋糕她送出去了八块。

    第九位客人是傍晚才来的,这次徐檀兮没有送小蛋糕,而是送了一小盒巧克力。二楼纹身店的生意更惨淡,只来了一位客人。

    已经六点半了,屋外的天色渐渐昏黄,徐檀兮把没有绣完的刺绣放进收银柜下面的抽屉里,外头起了风,不知道是否有雨。

    她留了灯,留了一把伞,留了一块小蛋糕。

    李银娥家只有一个厨房,丈夫和儿子都不在家,徐檀兮平时与她一起用餐,很少会自己下厨。今天是例外,她绕了一段路去市场,买了一些时蔬和海鲜。

    镇里只有一个市场,在另外一条街上,那条街的街尾就是幼儿园。

    戎关关老远就看见了她,挥着他的胖手:“徐姐姐。”

    他扒着铁门,可劲儿把脑袋往外钻。

    徐檀兮走过去,用手拖住他的脑袋,防着他被金属扎到:“下学了吗?”

    戎关关憨憨地笑:“嗯!”

    “头别往外钻了,会卡住。”

    “哦。”

    戎关关把头拿进去了。

    天色已经很晚了,幼儿园里只剩他一个小朋友没被接走,徐檀兮有些不忍心,犹豫了会儿,还是打了戎黎的电话。

    “喂。”

    她说:“是我。”

    她还未来得及道出姓名,戎黎就说:“我知道。”

    她手里提着刺绣的帆布袋,因为心情好,轻轻晃荡着,黄昏温柔,可温柔不过她的眉眼:“我路过幼儿园这边,只剩关关没有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先接他回去吧。”

    戎黎还在纹身店:“我这还要一会儿,你把他放在隔壁老太太那就行。”他停顿了片刻,“麻烦了。”

    徐檀兮眼里笑意很浅,声音低低的、软软的:“不麻烦。”

    “挂了。”

    “嗯。”

    她等戎黎先挂电话,挂完之后,看着最近通话发了一会儿的呆,才轻声细语地问幼儿园唯一没回家的小朋友:“我接你回家好不好?”

    戎关关:“好~”

    一旁,幼儿园的景老师打量了两眼:“您是?”

    戎关关抢着说:“老师,这是我哥哥的朋友。”他语气可骄傲了。

    徐檀兮问候:“你好。”

    十五女儿腰,杨柳弱袅袅,螓首蛾眉,巧笑倩兮。

    这等的样貌和气质,少见啊。

    景老师打趣:“戎黎的女朋友是吧。”看着就登对。

    徐檀兮两弯笼烟眉似蹙非蹙,眼里头含着羞,她微微红了脸,连忙道:“不是的,您误会了。”

    这小女儿的心思全写脸上了。

    景老师只是笑笑,没说别的,开了门,嘱咐戎关关:“在家要听话哦。”

    “好。”

    戎关关蹦跶着出去了。

    徐檀兮从帆布袋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弯着腰捧着:“关关,送给你的。”

    盒子是塑料的,不透明,很漂亮,上面还扎着一个蝴蝶结。

    “是糖果吗?”他眨巴着眼,非常好奇。

    “不是,是抹茶蛋糕。”

    戎关关没吃过,凑过去嗅了嗅,香香的、甜甜的:“为什么送给我啊?”

    “因为徐姐姐今天开业,这个是开业礼物。”

    她给戎黎留的是提拉米苏。

    戎关关把他的小书包取下来,咻的从里面掏出一朵小红花:“我只有这个,是今天我回答问题老师奖励的,送给你。”

    徐檀兮腾出一只手来,笑着接了花:“谢谢。”她把花别在了外套的口袋上,“我很喜欢。”

    戎关关腼腆地笑了笑,这才把蛋糕接过去,两只手小心地端着走。这是他妈妈教他的,要善良,要听话,要乖巧,要对每一个人笑;不要哭,不要闹,不要烦人,不要让别人讨厌。

    他一直是这样做的,可哥哥还是要送走他。

    “徐姐姐。”

    “嗯。”徐檀兮稍稍弯下腰,放缓了步子,听他说话。

    他怯怯地问,怯怯地求:“你能不能给我哥哥当女朋友?”

    他知道女朋友是什么,秋花奶奶说的,女朋友就是会陪着他哥哥的人,会给他哥哥做饭。

    徐檀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姐姐你是医生,要是我去二姑姑家了,以后哥哥腿疼,就有女朋友可以照顾他了。”他眼睛亮亮的,像星星,“你可不可给我哥哥当女朋友?”

    徐檀兮蹲下来:“他为什么会腿疼?”

    戎关关吸了吸鼻子,想哭了:“我偷偷听程及叔叔说的,我哥哥以前在街上讨钱的时候,人贩子打断了他的腿,因为骨头断了很久,就治不好,天冷了会疼。”

    徐檀兮双眸红了。

    她又知道了一件关于戎黎的事情:原来他不是天生就对这个世界有敌意,只是因为这个世界不善待他。

    她声音有轻微的哽咽:“关关,你为什么要去二姑姑家?”

    戎关关哭了:“因为哥哥他不要我。”

    不是的。

    他不是不要,她就是知道。

    戎关关抽抽搭搭地央求:“徐姐姐,你当我哥哥的女朋友好不好?”

    如果他愿意的话,如果他愿意的话……

    “好。”徐檀兮红着眼笑,“徐姐姐会努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