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7章 戎黎的迷惑行为
    他身穿长衫,面如冠玉:“这盆君子兰,还有谁动过?”

    君子如兰,温润端方,乃温时遇。

    柯宝力回话:“昨天徐檀灵小姐来过。”

    地上有松土,几瓣残花落在旁边,这盆花应该被动过了。

    温时遇取过毛巾擦手,拂了拂长衫,走到木柜前,关了还未唱完的戏:“把那盆花扔了。”

    “是,先生。”

    翌日,晚上八点。

    “戎先生,”刑警把签字文件递过去,“在这签个字就可以了。”

    戎黎从桌上捡了支笔,名字签得很潦草。

    刑警把先前扣下来的手机、钱包、烟盒还给他。

    没有打火机,不知道落哪儿了。戎黎拿了他的东西,掏了根烟出来,目光随意往后一瞥。

    杜权的那四个“兄弟”就坐在后面,是来录口供的,排排坐的四人被戎黎扫过去的眼神吓了一跳,不自觉地把手往后背藏。

    能不怕吗?瞧瞧杜权的手,一只手骨头断了,一只手掌心穿孔了。

    这四人分别姓林、楚、王、方,我们就暂且亲切地称呼他们为林甲(林聪)、楚乙、王丙、方丁吧。

    戎黎朝他们走过去。

    林甲的求生欲空前爆发,大着嗓门来了一句祝词:“祝您和您女朋友百年好合!”放过小弟吧。

    戎黎站住了。

    楚乙立马有样学样:“祝你们举案齐眉!”放过小弟吧。

    王丙也一脸忠肝义胆的表情:“祝你们早生贵子!”放过小弟吧。

    方丁:“……”糟糕,没词儿了,他脸都绿了,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挤了个吉祥话出来,“祝你们三、三年抱俩?”放过小弟吧。

    戎黎夹着香烟在唇上点了一下:“借个火。”

    四只:“……”

    吓死哥了。

    楚乙赶紧摸摸口袋,掏出打火机,双手奉上。

    戎黎点了个烟,把打火机放在桌子上,叼着烟走了。

    王丙深呼吸:“吓尿老子了。”

    这个点,已经没有跑祥云镇的客运了,戎黎在警局门口等了十多分钟,也没等来一辆出租,路灯太暗,他不想跌跌撞撞,就给程及打了通电话:“我出来了,你来接我。”

    程及不知道他夜盲,程及以为他是色盲,他怎么能随意让别人知道呢,这可是他的死穴。

    不过徐檀兮好像知道了,她家外面的灯笼亮得过分。

    程及这会儿在夜店,那边很吵:“你说什么,太吵了,听不清。”

    戎黎蹲警局门口,悠然自得地抽着烟:“我说你狗。”

    程及喝着酒,蹦着迪:“哦,那你自己走回去吧。”

    他挂了。

    戎黎把烟掐了,远距离投进垃圾桶,收了手机往前迈了一大步,正好前面是台阶,他一步踩空,踉踉跄跄地撞在了垃圾桶上。

    咣的一声,特别响。

    立马就有热心市民过来询问:“先生,需要帮忙吗?”

    热心市民以为他瞎。

    戎黎踹翻了垃圾桶:“不需要。”

    热心市民:“……”

    叮。

    手机响了,是程及发了微信过来:【原地等着,我找了个人去接你】

    戎黎靠着路灯杆,百无聊赖地等着。

    不到十分钟,程及那辆红色超跑就开来了,主驾驶的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头发挑染了紫色的年轻女孩,她打量打量戎黎:“帅哥,是姓戎吗?”

    戎黎点了个头。

    女孩叫罗绯,是县里一家酒吧的调酒师,穿着打扮很时尚,九分裤搭短靴,西装外套里的背心超短,露着一截有纹身的小蛮腰,她长得不算绝顶漂亮,但很有辨识度,很飒爽:“程及让我来接你,上车吧。”

    戎黎走到主驾驶那边:“你家住附近?”

    罗绯撩了撩长发,口红色号是斩男色:“对啊,我县里的。”不然哪会来得这么快。

    她毫不忸怩地盯着戎黎瞧,长相很乖,可眼神一看就很野,是她喜欢的款。

    戎黎打开车门,很顺其自然地隔开了两人的距离:“车我开回去,你家近,就不送你了。”他掏出一张一百的,放在车前盖上,“这里打不到车,要去前面的十字路口。”

    罗绯:“……”

    对女士不绅士,但也不无礼,让人心塞,可气不起来,说实话,他有点欲,勾得人心痒。

    罗绯耸肩笑了笑:“那行吧。”她笑得风情万种,“能给个微信吗?”

    “不好意思,不能。”

    “……”

    戎黎上车,一只手伸出车窗:“车钥匙。”

    他手指的骨相很美,骨节细长,却不是那种纤纤无力的感觉,相反,很有力量感,如果再染点血色,会更有禁忌的危险感。

    行吧,高岭之花,没法摘。

    罗绯把车钥匙扔给他,顺手拿了钱,她倒退着走,一路看着主驾驶里的戎黎,亲了亲纸钞,抛了个媚眼:“你很酷哦,小哥哥。”

    戎黎脚踩油门,走了。

    罗绯给程及发了条语音:“把你朋友的微信给我。”

    程及回:“别想了,他对女人不感兴趣。”

    女人的脑回路永远都很奇特:“哦,你的男人是吧,那成,不跟你抢。”

    程及:“……”

    路上没什么车,路灯不够亮,月色朦胧,是弯弯的一轮杏色,落在戎黎眼里却是昏昏暗暗的,像遮了一层半透明的白纱,他开了有一百来米,就把车靠边停了,下车,随便逮了个路人。

    “你会开车吗?”戎黎问被他拦下来的路人。

    路人姓管,就亲切地称呼他为管路人吧,管路人一脸懵逼:“啊?”

    戎黎一句废话都没有:“可以按时间付费。”

    管路人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人模人样的男人:“你你你想干嘛?我我我是直的!”

    “……”

    戎黎深吸了一口气:“我是问你做不做代驾?”他不能开车,他夜盲。

    管路人觉得该男子行迹太可疑了,并且身上有罪犯气质,所以他果断拒绝:“我出来散步的,不是代驾。”

    长这么俊,要骗就骗女孩子去啊。

    戎黎不解释,靠着车,用指关节敲了敲车前盖:“会开吗?”

    管路人站远点,保持一级戒备状态:“会啊。”

    戎黎简明扼要,直接报价:“一个小时一千,不满一小时按一小时算。”

    一千?

    这是拿钱砸人啊!

    在金钱面前,怂和防范心都不值一提,管路人双手递出:“先生,车钥匙给我,我小管将全程为您服务。”

    戎黎坐后面,上了车就开始打游戏,以他手机的电量,正常人应该只能打一把游戏,但他打了三把。

    其实随便苟一苟也不会死得这么快,听枪声都听得出来,这是一个热爱游戏、十分菜、但却十分钢的网瘾青年。

    管路人问这位出手十分阔绰的网瘾青年:“先生,需要游戏代打吗?价钱好商量。”

    戎黎抬头,与管路人在后视镜里目光相撞。

    “不需要。”

    管路人被那个眼神吓得手一抖,方向盘差点打滑。

    第四把中途,戎黎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他合上眼睛,闭目养神:“把车开到花桥街。”

    九点,屋外有人敲门,徐檀兮把温好的牛奶端给戎关关,这才去开门。

    院门打开,风卷进来,桂花微雨被吹得漫天飘。

    是戎黎回来了。

    “我来接关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