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29章 最懂戎黎的徐檀兮
    又到周末了,戎关关不用上幼儿园。

    这小镇的村里啊,坏事能传千里,平时务务农、采采茶的妇人们得了空就喜欢唠唠别人家的那点事。

    “那天要不是被人看见了,戎黎指不定就要杀人了。”王月兰站在戎金琦家屋檐下,和几个村妇绘声绘色地说着那日晚上的事,“你们是没瞧见,他都拿刀捅人了,地上全是血。”

    戎金琦的媳妇邹进喜说:“对方不是小混混吗?听说是想非礼银娥家的租客。”

    王月兰接话:“就算是混混,那也不能下手那么重啊。我就说戎黎像他爸吧,看看他那脾气,动不动就动手,我看呐,早晚得出人命。”

    祥云镇最主要的产业是茶叶,村里的妇人大多是采茶女,除了务农就是采茶,没怎么见过外面的大世面,更别说见血了,妇人们胆子小,听王月兰这么一说,都很惶惶不安。

    “那以后拿快递怎么办?我都不敢去他店里了。”

    王月兰嗓门洪亮:“可千万别一个人去,多危险啊,谁知道戎黎会不会突然发狂。”

    她刚说完,脆生生的小奶音就吼过来了:“你们不要再说我哥哥了!”

    是戎关关跳皮筋回来了。

    他都听到了,要气死了:“警察叔叔都没有说我哥哥不对,你们是警察吗?你们凭什么说我哥哥!”

    王月兰瞥了一眼,阴阳怪气地说:“谁教出来的啊,这么伶牙俐齿。”

    戎关关还不是很懂大人们话里的褒贬,可他听得出来语气好歹,这个婶婶好讨厌,他不要忍了,凶巴巴地说:“以后你再说我哥哥的坏话,我就打你儿子!”

    王月兰顿时火冒三丈,冲过去:“你这死孩子!”

    刚把车停好的何华英正好瞅见这一幕,立马拍了车喇叭:“你骂谁呢?!”她瞪着王月兰就下车了。

    “二姑姑。”

    戎关关过去车那边。

    何华英把他抱起来,怼着王月兰说:“你几十岁的人了,还跟个四岁孩子对骂,老脸要不要啊?”

    在外人面前还想要老脸的王月兰这才闭上嘴,村前村后的,大伙儿都认得,脸还是得要。

    何华英抱着戎关关回家去了,临走还给了王月兰一个死亡凝视。

    深秋的白昼很短,不到六点,夕阳就缓缓西落了。

    戎黎六点多才回来,一进门,戎关关就跑过来说:“哥哥,我二姑姑来了。”

    戎关关看上去无精打采。

    戎黎进屋:“什么时候过来的?”

    何华英是一个人来的:“刚来没一会儿。”

    戎黎去倒了杯水:“戎关关,你先回房间。”

    戎关关耷拉着脑袋,不情不愿地回屋去,他垂头丧气,背影很悲伤。

    等戎关关关上了房门,何华英才说正事:“领养的事你跟关关说了吗?”

    “他知道。”

    那个孩子很会察言观色。

    “我等会儿先帮他收拾行李,明天下班后再过来接他。”何华英是大专毕业,在县里的一家旅行社工作,她买了车,不住镇里。

    戎黎长话短说:“我还有个要求。”

    “你说。”

    “不要让何家人单独见他,尤其是令堂。”

    何家人不待见苏敏,觉得是她克死了何家的儿子,连带着也不喜欢戎关关,尤其是那位迷信封建的老太太。

    何华英没多思虑,先应下:“这个我会注意。”

    戎黎纠正:“是必须做到。”

    何华英思索了一番,答应:“行,我保证。”

    保证?

    戎黎可不信什么保证,他见过太多善变、阴险、自私的人性,与其信别人,还不如用手段。

    他在桌上放了一张卡:“密码是关关的生日。”

    卡里有三十万,是苏敏留下的钱。

    何华英的丈夫是个高中老师,家境不错,她推拒:“钱就不用了。”

    “不是给你的,这个钱你只能花在关关身上。”不是拜托的口吻,也不是谈判,他是在警告,语气虽淡,话可不好听,“以后我还会定期给抚养费,但前提是关关在你们家不可以受任何委屈,只要他向我告了一次状,我就会带他回来,当然,钱你们也得一分不少的吐回来。”

    其他的就不用说了,他前几天刚把人的手穿了个洞,他这人脾气怎么样,就摆在那里。

    “这你可以放心,关关是我亲侄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何华英表态,“你要是真不放心,我可以隔段时间就带他来见你一次。”

    戎黎嗯了声,没有再说别的。

    “那我去帮关关收拾行李了。”

    谈完,何华英就去了戎关关的房间,刚问了一句“关关的玩具要不要带去二姑姑家”,戎关关就出去了。

    “哥哥,”他跑去问戎黎,“我可不可以不去二姑姑家?”

    戎黎说:“不可以。”

    戎关关眼睛一红,瘪瘪嘴,吸吸鼻子:“臭哥哥,我讨厌你!”

    嚎完他就跑了。

    别人家都在吃晚饭,巷子里也没人,只有狗,戎关关找了个犄角旮旯,蹲下就哭。

    “呜呜呜……”

    狗子:“汪!”

    “呜呜呜……

    狗子:“汪!”

    戎关关抹了一把金豆子,捡了块很小的石头砸狗:“不许叫!”

    毫无感情的狗子叫得更兴奋了:“嗷嗷嗷!”

    本来戎关关还只是小声抽噎,被狗吼了一顿,他就放声大哭了:“啊啊啊啊啊啊……”

    巷子里有人来了。

    “关关。”

    是徐檀兮提着手工的灯笼走过来了。

    戎关关肩膀一抖一抖的,哭花了脸,可怜巴巴的:“徐姐姐。”

    徐檀兮把灯笼放下,拂着裙子蹲在他旁边:“怎么哭了?”她拿出帕子,替他擦眼泪,“不哭了,告诉徐姐姐,是谁欺负你了?”

    她越温柔,戎关关就越委屈,很伤心地说:“我哥哥是坏蛋,他不要我了呜呜呜……”

    大颗大颗的眼泪珠子似的滚下来,到底是个年幼的孩子,害怕无助的时候,只能用哭表达。

    徐檀兮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不是这样的。”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停了,没有风,只有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却又很有力量,“哥哥他不会做饭,不会给关关洗澡,也不会给关关讲三只小猪故事,他只是怕照顾不好关关,所以才让关关去更好的人家。”

    戎关关擦着眼睛抽噎:“我可以吃外卖,可以不洗澡,不听故事呜呜呜……”

    徐檀兮单膝弯下,右边膝盖落在了青石板上,脏了裙摆,她抱住戎关关:“可是哥哥希望我们关关过得更好啊。”

    “我刚刚骂哥哥了……”

    戎关关趴在徐檀兮肩上,嚎啕大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