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30章 徐檀兮,你这样能赚到钱?
    入夜,天渐凉。

    灯笼下映了个人影,他手里拿着烟,很久没动,轻风拂来,吹散了长长的一截烟灰。

    是戎黎,不知何时来的。

    他在夜色里站着,安静地看着远处一大一小的那双人影,等哭声停了,他才掉头回去,然后狗就又开始吠了。

    十多分钟后,戎关关回了家,他眼睛已经哭肿了,但回来之后,他就不哭不闹,自己去洗了脸,自己爬床上睡觉。

    直到第二天傍晚,何华英和丈夫过来,戎关关才忍不住,坐在沙发上掉金豆子。

    戎黎坐另一头:“别哭了。”

    “哥哥,你以后吃饭不要把菜里的胡萝卜挑出来了,徐姐姐说胡萝卜对眼睛好。”

    戎关关只说了这个,之后就不说话了,自己揪着袖子给自己擦眼泪。

    何华英收拾完东西,问丈夫齐浩:“后备箱里放得下吗?”

    “放得下,还有没有要带东西?”

    “没有了。”何华英把手里的旅行包给丈夫,过去把戎关关抱起来:“关关,跟哥哥再见。”

    戎关关趴在何华英肩上,也不抬头,闷闷地说:“哥哥再见。”

    “那我们走了。”

    戎黎没送。

    何华英把戎关关抱到车里,一边给他系安全带,一边问他:“待会儿我们去外面吃,关关想吃什么?”

    戎关关垂头丧气:“都可以。”

    “那我们吃肯德基好不好?”

    “好。”

    等何华英给戎关关系好了安全带,齐浩才发动车子,刚掉完方向,车窗被人敲响了。

    何华英把车窗摇下来,见是戎黎,问:“怎么了,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

    戎黎说:“我反悔了。”

    心理医生曾经说过,他的共情能力基本为零,不会对任何人的遭遇产生怜悯,戎关关是第一个例外。

    戎黎自己也分不清他是心软了,还是把戎关关当成小阿黎了。

    他说:“不送你那了,我带着他。”

    何华英一时没反应过来。

    戎关关就已经像条泥鳅一样从安全带里钻出来了,他朝戎黎张开了手,要哭得紧:“哥哥,抱。”

    戎黎把车门拉开:“你没长腿吗,自己下来。”

    本来感动得要哭现在瞬间不想哭的戎关关:“那好吧。”他自己手脚并用地爬下去了。

    “你先进屋。”

    “好的,哥哥。”

    戎关关一蹦一跳地进屋去了,眼睛还肿着,嘴上已经开始哼歌了。

    何华英下车,脸色有些严肃:“戎黎,你想好了吗?确定要带着关关?”

    “没什么要想的,我乐意就行。”

    “那以后呢?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后的伴侣会不会介意关关的存在。”

    正常人家哪有会不介意的,退一万步讲,就算女孩子自己不介意,她的父母也不会愿意自己的女儿嫁到人家家里,没大人帮衬也就算了,还要养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

    “介意就不要当我的伴侣。”戎黎轻飘飘地说,无关紧要似的。

    说完——

    不对。

    他改口:“我不会有伴侣。”

    何华英只是笑笑,也不反驳他:“这样也好,我看得出来关关很想跟你住,那就先让他住着吧,要是以后你不方便再带着他了,我到时再来接他。”她把戎黎给的银行卡归还,“这个钱还是你代管吧。”

    戎黎拒绝三十万的语气淡得像在拒绝一颗白菜:“不用了,我有。”

    “你有钱那也是你的呀,这个钱不一样,这是关关他妈留给他的。”何华英商量着,“要不你先给关关存着,等他以后需要用钱了,你再给他取出来。”

    戎黎没再推辞,收了卡。

    何华英夫妻只得了一个女儿,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要第二个孩子,她是真心想领养戎关关,眼下怕是不可能了,她不免有些失落,不过心里也踏实许多:“以后我会常来看关关的。”

    戎黎说:“你也可以带他过去小住。”

    何华英笑道:“那就再好不过了。”她回头对丈夫说:“老齐,把关关的行李放回去,白收拾了。”

    戎关关突然从院门后冒出一个脑袋:“二姑姑,二姑丈,我来帮你们。”

    何华英失笑,这孩子,不要开心得这么明显哟。

    七点左右,何华英同丈夫打道回府了。

    徐檀兮看着车子渐行渐远,皱着眉才缓缓松开。

    李银娥在屋里喊她:“小徐,门口风大,你赶紧进来啊。”

    她拢了拢衣裳:“来了。”

    次日,秋高气爽,艳阳高照。

    一大早,巷子里就传来小孩子欢快的歌声:“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面没词了,全是哈哈哈,虽然一句都不在调上,但声音清脆,嫩嫩的小奶音听着也让人愉悦。

    秋花老太太买油条回来,冲高歌的小家伙笑了笑:“早啊,关关。”

    戎关关停下歌唱,笑呵呵地问好:“秋花奶奶早~”

    他进屋,去扛了把扫帚来,扫院子门口的落叶,扫得很欢快,撅着屁股一晃一晃的,没扫几下,又唱起来了:“爸爸妈妈去上班,我去幼儿园呐,爸爸妈妈去上班,我去幼儿园……”

    唱的什么呀,秋花老太太笑:“哥哥去上班了吗?”

    戎关关说:“没有,哥哥去买包子了。”

    他扫了好几下也没把叶子扫出门槛,就干脆放下扫帚,蹲下去捡叶子,捡着捡着又唱起来,还是那个调儿,词儿换了:“哥哥哥哥买包子,我去幼儿园呐~”

    秋花老太太:“……”

    上幼儿园怎么还这么兴奋呢?

    老太太问:“关关,你现在就去幼儿园啊?”

    “不是,等吃了包子再去。”戎关关咯咯咯地笑,憨笑完继续freestyle,“哥哥哥哥买包子,我要吃包子呐~”

    秋花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

    早上九点半左右,徐檀兮的店里来了客人,是一对母女。

    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梳着两个羊角辫:“妈妈,”她指着冷柜里的小蛋糕,“我想要这个。”

    女士看上去有些憔悴,不知道是从事什么工作,指甲都被磨得很粗糙,她看了一眼价格,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转头去哄女儿:“不要这个了好不好?妈妈给你买。”

    小女孩失落地说:“可是没有蛋糕就吹不了蜡烛,吹不了蜡烛就不能许愿了。”

    徐檀兮放下手帐本,弯着腰,问那小女孩:“你今天生日吗?”

    “嗯。”

    她把女孩想要的那个蛋糕拿出来:“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又是寿星公,我送你一个小蛋糕吧。”

    小女孩不敢要,抬头看大人。

    女士摆摆手:“这怎么好意思呢。”

    徐檀兮莞尔笑笑:“若是不好意思,下次再来光临吧。”

    女士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她穿着浅紫色的连衣裙,裙子外面是米色的针织开衫,头发很随意地用一支笔松松地挽着。她化了妆,唇点红,眉描黛,淡妆相宜。

    她眼睛里似有一潭温润清澈的水,秋水剪瞳,大概就是如此。

    女士忙笑着点头:“谢谢啊。”她双手接了那块昂贵的蛋糕,“小喜,快谢谢姐姐。”

    女孩一笑,眼睛弯弯的:“谢谢。”

    “不用谢。”

    徐檀兮又从柜子里找了几根蛋糕蜡烛出来,女士还买了些,才带着女儿离开。

    随后,淡淡的嗓音从门口传来:“你这样能赚到钱吗?”

    戎黎进来,随手带上门,因为他个子太高,风铃就落在他头发上,叮叮当当地响,他仰头瞥了一眼,挪开位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