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32章 集合cp撒糖
    “好的。”戎关关好感动,“哥哥你对我真好。”

    人行道上偶尔有电动车路过,戎黎拉着戎关关的帽子,把他拎到里侧:“晚上想吃什么?”

    戎关关开心地剥着糖纸:“清炒胡萝卜。”

    戎黎拿出手机,点外卖。

    戎关关嘴里塞了一整块软糖,右边腮帮子鼓鼓的,他饱含期待地问:“哥哥,你点胡萝卜了吗?”

    “没有。”

    戎关关有小脾气了:“那你干嘛要问我?”

    戎黎拖着调调,懒洋洋的:“我闲啊。”

    “……”

    好气!

    戎关关小小地哼唧了一声。

    沿着花桥街走到头,右拐,再走个百来米就是竹峦戎村,一进巷子里,戎关关就听到有人在叫他。

    “关关。”

    戎关关握着两个拳头,放在眼睛上当望远镜,仔细一瞧,是他奶奶——何家老太太翟氏,旁边还有一个人,是他二伯伯——何华军。

    “奶奶,二伯伯。”

    戎关关探出脑袋去叫人,半个身子还藏在戎黎身后。

    翟氏手上戴了金镯子,体型有点胖,五官扁平,很显富态,她打量打量:“哟,长高了不少呢。”

    她把手伸过去,要摸戎关关的头。

    戎黎往前走了一步,挡住她:“有什么事?”

    翟氏不满地用眼尾扫了戎黎一眼,说:“我来领关关回去。”

    戎黎语气淡淡:“回哪?”

    “当然是何家。”翟氏说得理直气壮,“关关是我何家的孙子,怎么能一直留在你们家?”

    当年苏敏和何华磊是定了亲的,只是还没有过门,苏敏未婚先孕,何华磊在工地上出了事,翟氏转头就不认这门亲了,说苏敏克夫,说她肚子里的孽种克父。

    孙子?

    真是稀奇了,以前她都是扫把星扫把星地叫。

    院门没上锁,戎黎敲了敲门上面的铺首:“戎关关,你先进屋。”

    戎关关看了看大人们的眼色,默不作声地回屋了。

    戎黎把门关上:“你们是来争抚养权的?”

    翟氏把左边耳朵往前侧了侧:“抚……抚什么权?”她听不懂这新词儿。

    何华军上前帮腔,他体格健壮,中气十足:“什么争不争的,关关本来就是我们何家人。”

    戎黎脸上就是一副什么都跟他没关系的表情:“除了抚养权,你们还想要什么?”

    翟氏嘴快,冲口而出:“关关他妈留下的钱也要给我们何家,那是关关的抚养费。”

    果然,是冲着钱来的。

    戎黎轻描淡写的,回了两个字:“不给。”说完,他推开门,进去,再摔上门,动作一气呵成。

    何家母子被门摔了一脸风,在外面大吼大叫。

    “哥哥。”

    戎黎眼神阴了:“把耳朵捂上。”

    “哦。”

    ***

    五点半,徐檀兮收拾收拾,准备关店回家,这时,有人进来了。

    是个女孩子:“你好。”

    徐檀兮回:“你好。”

    徐檀兮见过这个女孩子,她来找过程及。

    她走进来,和上次一样,说:“我来找程及。”

    “程先生在二楼。”

    “谢谢。”

    她道完谢,上了楼。

    楼上,程及听见声音,抬头望向了门口:“放学了?”

    “嗯。”林禾苗穿着中规中矩的校服套装,拉链拉到了领口,除了脸和手,一寸皮肤都不露在外面。

    程及正在手画纹身图案,他笔没停,继续画:“来我这干嘛?”

    林禾苗表情木讷:“你明天有空吗?”

    程及回了句渣男的标准答案:“那要看谁找我咯。”

    真是渣得清清楚楚,渣得堂堂正正。

    林禾苗是老实人,又内向,不会玩骚套路,老实巴交地说:“我找你。”

    “那没空。”程及把态度撂得你明明白白的,“我不跟高中生玩。”

    林禾苗没听见似的,她一板一眼,自顾自地说:“明天学校开家长会,你可以来吗?”

    程及好笑:“家长会找家长啊,找我干嘛?”

    她解释:“我想去帝都参加物理交流会,需要家长去学校签出行同意书。”

    这次物理交流会的主题是用物理建模测算行星的公转速度,她对行星很感兴趣,想去交流会。

    程及还是那句:“找你家长。”

    找家长,那就是一顿打。林禾苗说:“要是他们知道了,不会让我去。”

    程及画不下去了,把笔放下:“那你找我干嘛?我又不是你家长。”

    林禾苗把脑袋垂下去,左手抓着书包的背带,声音像蚊子叫:“你亲过我了,要负责。”

    她扎个马尾,露在外面的耳朵红了。

    程及用笔头敲了敲桌子,笑得像个浪荡公子:“谁亲的谁啊,小妹妹。”

    林禾苗把头抬起来,眼神呆板、羞涩、纯真:“家长会明天上午十点开始,我会在学校门口等你。”

    程及不开玩笑,很正经地拒绝:“别等了,我不去。”

    林禾苗没接话,直接走了。

    程及捏了捏眉心,有点头疼。小姑娘的心思全写在脸上,年纪又这样小,才十八岁,他也不能说得太过分。

    翌日,上午九点五十,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开到了红水一中的校门口,很拉风,碾了一路的落叶。

    整个祥云镇都找不出第二个像程及这么骚批的男人,他换车很勤,比换女伴还勤。

    他把车倒进停车位,戴了个口罩下来,另外还戴了副墨镜。

    林禾苗从校门里面跑出来,招手喊:“程及。”

    戴着口罩和墨镜的程及:“……”怎么被认出来的?

    一开始,路过的学生和家长都在打量那辆和小镇气质格格不入的改装玛莎拉蒂,之后目光就在程及和林禾苗身上来回打转。

    程及有点后悔了,他应该开那辆宾利过来。

    他走开点,离车远点,墨镜不摘,说:“我路过。”

    林禾苗跟着他一起离车远点:“我们班不远,在最外面那一栋,还是一楼,很近的,你要不要也路过一下?”

    程及把墨镜摘了,抬头就看见了校门口的横幅:祝贺高三八班林禾苗同学被帝都大学物理系提前录取。

    罢了,就当报了十三年前的恩,也为祖国做点事,毕竟这姑娘很有可能是未来的物理学家,或者天文学家。

    程及往学校里走,他用相隔的距离告诉路人,他和这姑娘没猫腻:“若是你老师问我是谁,你怎么答?”

    两人一前一后,隔得很远,林禾苗就把嗓音提高一点:“男朋友。”

    “……”

    这学霸的脑子怎么一根筋啊。

    程及双手揣着兜,一米八四的大高个,穿了件颇为正式的休闲西装,脖子上却又挂了条朋克风的项链,搭得不伦不类,但又搭得赏心悦目,就算戴着口罩,他也是最惹人注目的存在。

    他回头,看了小姑娘一眼:“你还想不想去参加物理交流会了?”

    林学霸态度认真:“那你给我参考答案。”

    程及想了想:“哥哥之类的。”

    林学霸顿悟:“哦,情哥哥。”

    程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