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34章 杳杳对戎黎越来越特殊
    “先生。”

    两个字,拉住了他的脚步,他稍微愣了愣神,才问:“怎么了?”

    “你在家吗?”

    “在。”

    问完之后,徐檀兮迟疑不语。

    戎黎倚墙站着,功率很大的白炽灯从他头顶打光下来,睫毛在眼睑下落了一层青影,他随心所欲地摁掉灯,再按亮,再摁掉……反反复复之后问徐檀兮:“你怎么不说话?”

    她在电话里小心翼翼地试探:“你会修电脑吗?”她曾听闻,戎黎很会修电子设备。

    “会一点。”戎黎问,“你电脑坏了?”

    “嗯,碰到水了。”

    可真会挑时间,偏偏在他手痒的时候。

    戎黎把灯摁灭了:“我去你家。”

    “不用。”她尽量不麻烦他,礼貌地说,“我送过去就可以了。”

    戎黎又把灯开了,灯光揉碎在他眼里,像暮霭重重,又像烟水氤氲:“随你。”

    十分钟后,徐檀兮来敲门了,戎黎去开门。

    她站在门口,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外套是红色,她很少会穿这样张扬的颜色,本以为会不衬她的一身清雅,可却意外得好看,一颦一笑,落落大方:“不好意思先生,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不晚,夕阳刚藏进地平线。

    戎黎让开位置:“进来吧。”

    她说:“不进去了。”

    她姑姑生前说过:饭点之即,客不宜过屋。

    戎黎随她进不进去:“电脑急着用吗?”

    “不急着用。”

    他扫了一眼她手里提的袋子:“给我吧。”

    徐檀兮手里提了两袋东西,她连忙把装了笔记本电脑的黑色袋子递过去:“有劳先生了。”

    戎黎接过袋子:“我不一定能修好。”

    她脾气温和,说话时轻声细语,担得起温文尔雅这四个字:“修不好也没关系。”似乎怕他有负担,她还说,“里面没有重要的资料。”

    也不缺钱,又没重要资料,那还修个什么鬼?

    戎黎语气淡淡,回了她一个字:“哦。”

    秋风起,枝头的枯叶簌簌落下。

    徐檀兮垂眸,犹豫了片刻,把手里另外一个袋子也递给他:“这个是谢礼。”

    戎黎看着她,没接,他目光审视,倒是很少这样专注地看别人,因为眼睛生得好看,平时漫不经心也就算了,这样认认真真地瞧着谁的时候,勾人却不自知。

    徐檀兮抬眸看他,两颊微红:“不是很贵重的东西,先生若是不收,我是不是也要给卡了?我知道先生你喜欢两清。”

    她总叫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戎黎有一种错觉,更确切地来说是幻觉:青灯古佛里,他在念经,她从画里走出来,是披着白衣的女妖,尾巴还没收,她叫了句先生,他闻声抬起头,须臾之间,把所有经文全部忘却了。

    这种奇奇怪怪的感觉越来越不受控。

    戎黎接了谢礼,打开袋子扫了一眼:“枕头?”

    徐檀兮颔首:“小的那个是给关关的。”

    赠人绣花枕头,的确是她这个“古人”能做出来的事。

    “我替他谢了。”

    “不用谢。”徐檀兮手上没有东西了,两只手就自然而然叠合放在身前,站姿规规矩矩,“那我走了。”

    戎黎嗯了声,开了屋檐的灯。

    她走了一段路,停下来:“先生。”

    她站在夜色里,齿白唇红,明眸善睐,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水墨丹青所画,不缀半分艳色。

    戎黎把目光移开:“还有什么事吗?”

    “我在枕头里放了决明子,不知道会不会有效,如果有的话,安眠药的药量可以适当减少。”

    戎黎忽然失神。

    他好像猜到了,她为什么要修电脑,从没见过像她这样心细的人,洞察力惊人,一出手就专戳人心窝子。

    等她走远,戎黎才关上门,拎着电脑和枕头上了楼。卧室里的窗户被钉死了,让人有点喘不上气来,心烦气闷得很。

    他把枕头中大的那个扔在了桌子上,桌角放着一瓶安眠药,还有半瓶水。他伸手把水捞过去,两指拧开,对着喉咙灌了几口,喝得有些急,吞咽的时候,喉结滚动得明显。

    半瓶水下去,他将空瓶子随手一抛,扔进了垃圾桶里,提着小的那个枕头下了楼。

    “戎关关。”

    戎关关的声音从厨房后面的卫生间传过来:“我在拉粑粑。”

    戎黎:“……”

    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戎关关才拉完出来。

    戎黎把枕头往他怀里一塞:“给你的。”

    戎关关受宠若惊,赶忙把脑袋往袋子里凑,瞧了又瞧,瞧不懂了:“哥哥你给我枕头干嘛?”

    枕头套用的是浅青色的料子,大小有戎关关两个头那么大,四周收了花边,中间绣了图案,因为里面装满了决明子,有点硬,还有股淡淡的药香味。

    “徐檀兮送给你的。”

    哦,是礼物啊。

    戎关关抱着他的小枕头开始炫耀了,他洋洋得意,小表情像只摇尾巴的金毛:“哥哥,我有礼物你有吗?”

    戎黎看傻子一样看他:“我有。”

    那好吧。

    戎关关把枕头翻了个面,把上面的刺绣露出来:“哇哦,这里绣了一只猪。哥哥,我有猪你有吗?”

    戎黎觉得他脑子里有粑粑。

    “外卖到了叫我。”他上楼去。

    戎关关抱着枕头追到了楼梯:“哥哥,哥哥,你不是要去杀猪吗?还不去吗?”

    戎黎脚步没停,手揣在兜里,指腹摩挲着装纹身针的盒子,他眼睫毛垂着:“不去了。”

    “为什么?”

    为什么?

    可能中邪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他因为她收手。第一次是因为他头一回能在黑夜里看清他人的脸,至于这一次,具体什么原因他不清楚,就是见了她之后,突然就没有那么强烈的破坏欲和杀戮欲了。

    他给的理由是:“没空,要给人修电脑。”

    戎关关:“哦。”

    三个月前,戎黎给村里的人修过一回电脑,打那之后,竹峦戎村的人就知道他很懂电脑了,徐檀兮也听闻过,所以她往笔记本上倒了半杯水,醉翁之意自然不在修电脑,她只是想把那个做好了有一阵子的枕头送给他。

    戎黎上楼,把门锁上,掏出兜里的纹身针和塑胶手套,随手扔在了桌子上,又随手把那个装了决明子的枕头扔到了床上。

    这个大的枕头套上绣的不是猪,是小雏菊,绣在不起眼的边角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