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35章 戎黎一箭双雕搞定渣老太
    这个大的枕头套上绣的不是猪,是小雏菊,绣在不起眼的边角上。浅青色的料子与黑色的床单很不搭,戎黎掀了被子,把它盖住了。

    “哥哥。”

    戎关关在楼下喊:“外卖到了。”

    戎黎下楼,刚把外卖盒拆开,程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车被人撞了。”

    戎黎对程及的事没什么兴趣:“这跟我有关系吗?”

    “还真有。”程及故意吊人胃口,“撞我车的人和你有关系。”

    戎黎用牙把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袋咬开:“谁撞的?”

    “戎齐。”

    戎齐是戎河的儿子,与戎黎是嫡亲的堂兄弟。

    “那个傻缺撞了我的车就跑了,不过被几个高中生拍到了,是他全责,碎了我两个车灯,我觉得他赔不起。”程及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兴致勃勃地问戎黎,“你觉得呢?”

    戎黎简明扼要地表了个态:“让他赔。”

    第二天的上午,钱氏和戎河就上门了。

    戎关关八点去了幼儿园,钱氏母子八点半过来,那会儿戎黎在睡回笼觉,快十一点了,他才趿着拖鞋来开门。

    钱氏等了这么久,看见他就火大:“我们在外面叫了那么久,你没听见啊?”

    戎黎打了个哈欠:“听见了。”

    “那你怎么不开门?”

    他入睡很困难,大部分时候需要借助药物,所以他非常讨厌别人吵醒他睡觉,不咸不淡地回了句:“在打游戏,手没空。”

    “……”

    他没怎么睡够,精神不太好,语气也不好:“我十一点吃午饭,还有十几分钟,你们有什么事长话短说。”

    戎河的脾气像他已过世的父亲,是个软柿子。

    钱氏刚好相反,性格强势,她开口就来势汹汹:“那我就直说了,你爸已经走路了,他留下的遗产也该分一分了。”

    戎黎漫不经心:“要分遗产可以啊,找律师过来谈。”

    钱氏的脸立马拉下了:“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一个人独吞?”她嗤了声,阴阳怪气地说,“你也好意思,十岁就离家,这么大了才回来,你爸一天也没享过你的福,更别说赡养他了,你连他骨灰寄存的钱都没出一毛,现在还想一个人霸占他的遗产,说出来也不怕笑掉大牙。”

    “说完了吗?”戎黎看了一眼手表,“说完了我去吃饭了。”

    钱氏急眼:“你——”

    他背过身去,锁门:“听你说话怪累的,下次请个律师再过来。”

    抽了钥匙,他走人。

    钱氏在后面气得跳脚:“戎黎,你给我站住!”

    戎黎站住了,低头一看,忘换鞋了。他折回去,在开门的时候突然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你想怎么分?”

    钱氏狂喜,立马说:“你爸的存款我们就不要了,便利店也归你,这个房子归我和你大伯。”

    戎海是个赌徒,哪有什么存款,便利店是租的,里面所有货加起来也就值个几万块。这个老房子嘛,因为祥云镇是古镇,茶叶和旅游业都发展得不错,地产很值钱,房子最少也值个七八十万。

    真是打的好算盘。

    “房子你们就别想了,如果非要想,”戎黎挺心平气和的,“建议你们先找个律师,我们去法庭上谈。”

    钱氏一时语塞。

    一旁的戎河心急如焚,情急之下只能先退一步:“你堂哥出了点事,现在急需要用钱,去法庭打官司那得好几个月。要不这样,你先把房子给我们,等卖出去了,钱我还你一半。”

    戎黎语气不冷不热:“我不同意。”

    戎河更急了:“要是没钱赔人家,你堂哥就要去坐牢。”

    “这跟我没关系。”

    事不关己,他轻描淡写,甚至,还有点犯困。

    钱氏被他这态度彻底激怒了,面红耳赤地呵斥道:“你连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拖油瓶都肯带着,现在是你亲堂哥有难,你居然不肯帮一把,就不怕别人戳你脊梁骨吗?”

    总是小拖油瓶小拖油瓶,听得人怪不爽的。

    戎黎略作思考:“房子不卖,不过钱我倒是可以借给你们。”

    戎河急忙问:“你有多少?”

    “三十万。”

    戎河大喜,连说了三个“好”,亟不可待地催促他:“那你快把钱借我们。”借了再说,以后还不还还不是他说了算。

    戎黎靠着墙,一只脚搭在门槛上,语调不紧不慢:“我还有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第一,要打欠条。”他里面穿的白色体恤长过了外面的黑色卫衣,卫衣是经典款,什么花式也没有,就一个logo,这种黑白搭配,增了几分少年气,更配他那副好看得具有欺骗性质的皮囊了。他站在阳光里,整个人懒洋洋的,继续道,“第二,请律师公证,你们放弃这个房子的继承权。”

    “不行!”钱氏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三十万怎么够,这个房子可值八十万!

    谈不拢,戎黎就懒得再谈,进屋换了双白球鞋,然后出门:“我去吃饭了,想好了再来找我。”

    他走了,吃饭去。

    傍晚,钱氏和戎河又来了,这次还带了个律师过来,戎黎给了他们三十万。

    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何华英晚上打电话过来。

    “那三十万……”她支支吾吾,不怎么好开口。

    戎黎其实不太喜欢别人过问他的事,耐着性子回答:“没动戎关关的钱,是我自己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何华英解释,“我是想说这事儿你怎么没瞒住,我妈那边都听到风声了,现在你给出去了三十万,我怕他们又去你那里闹。”

    当然听到风声了,就是他放出去。

    “以后不会来闹了。”戎黎惜字如金,没有多做解释。

    何华英没听懂,电话就已经断了。

    次日,打了霜,院子里的枯叶都凝了一层雾白色,天越来越冷了,就快要入冬。

    翟氏和何华军果然来了,还是一大早就来了。戎黎依照他补觉的惯例,快十点才起,已经连着两天被人吵醒,他脸色很不好看,血色少了几分,眼底的戾气和暴躁都有点压不住。

    翟氏上来就问罪:“你借给钱秀梅的那三十万,是不是苏敏的钱?”

    他回:“是。”

    其实不是,苏敏的卡还在厨房某只不起眼的碗里,他基本不开火,可能已经落灰了。

    翟氏一听钱没了,老命都要气掉半条:“好你个戎黎,那可是我们何家的钱,你居然就这么借出去了?”她急得跺脚,命令戎黎,“你快去要回来,不要回来我跟你没完!”

    戎黎泰然自若:“你去要啊,要得回来那个钱就归你。”

    翟氏傻了。

    何华军激动地问:“你说话算话?”

    “要不要白纸黑字给你写个证明?”

    正好,他昨晚写好了。

    戎黎从兜里拿出一盒烟,打开烟盒,掏出一张纸来,很小的一张,就是他从烟盒上撕下来的,上面白纸黑字他写得清清楚楚,把戎河那三十万的债务转给何华军。

    天上掉馅饼,翟氏和何华军都被砸懵了。

    “转让证明我已经写好了。”戎黎说,“钱现在已经不归我了,以后别来烦我,也别来烦戎关关,那三十万你要得到,就是你的。”

    他把那张转让证明压在了铺首的手环上,随后进了屋,关上门。

    戎海这个房子,钱氏惦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戎海办葬礼,钱氏还让人来看过房,撞车这个事只是把分财产的麻烦提前了。

    两个麻烦一起,花了他三十万。其实,他完全可以把麻烦送去医院的,收了一个枕头,花了三十万,他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