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38章 回忆杀
    新行星这么容易发现的吗?

    程及不禁抬头,审视审视这位未来的天文学家,看她说起行星时眉眼里的自信和愉悦,倒挺生动的。

    “物理交流会在下周末,我周五走,下午三点的火车票,要去三天。”

    程及垂首,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他第一笔画了个圈,第二笔描了个光环:“你跟我说干嘛?”

    林禾苗老实巴交地说:“汇报行程。”

    她对他太不设防了。

    程及笔尖停下:“你怎么这么没有警惕心。”他的口吻突然变得严肃,“不要把你的行踪告诉任何陌生的异性,你要记住了,这世上的豺狼虎豹多得很,尤其是男的,就喜欢叼你这种单纯好骗的小姑娘。”

    林禾苗似懂非懂,只说:“我不好骗。”

    程及伸长了腿,往椅背上一靠,笔在手指之间转动起来:“你手上的疤怎么来的?”

    他前言不搭后语,问得莫名其妙。

    林禾苗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不记得,很小的时候就有。”

    啪!

    程及手里的笔掉在了桌子上,他舔了舔牙:“是狼咬的。”

    她右手腕上的那个疤很浅,已经看不出来了,其实是牙印。

    不好骗?

    她要是不好骗,手上能有那个疤?

    “回去吧。”程及不管她满眼疑惑,直接下了逐客令,“回去好好学习。”

    林禾苗站了几秒钟:“再见,程及。”

    她道完别,下了楼。

    程及重新捡起笔,低头看图纸,愣了愣神,画的什么呀这是?怎么像颗行星,他仔细瞧了一会儿,把那张纸撕了。

    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1988。

    那是酒吧的名字。

    程及接了电话,耳边是女人娇柔的嗓音,还有酒吧的重金属音乐:“不是蹦迪吗?你怎么还没来?”

    他想起来了,刚约了人蹦迪来着。

    “不去了。”

    女人在电话里撒娇:“我妆都化好了,出来嘛。”

    程及摸了摸耳后那个火焰状的黑色纹身:“小姐,我有个人生建议要不要听一下?”

    “什么人生建议?”

    他用玩世不恭的口吻说着正儿八经的话:“女孩子要多学习,要少跟我这种人玩。”

    “你是哪种人?”

    他想了想,用一句话概括:“约了你却想不起来你姓什么的那种人。”

    “……”

    屋外天已经快要黑了,花桥街没有五光十色的霓虹,只有沿街的两排光控路灯,灯下一个人,两个影子,路灯投了一个,夕阳投了一个。

    戎关关晚饭吃了饺子和蟹粉小笼包,哥哥带他在店里吃的,他一个人吃了一笼饺子和一屉小笼包。

    “吃饱了吗?”

    戎关关摸摸肚子,很满足:“吃饱了。”

    戎黎抽了两张餐巾纸给他,把剩下的小半瓶啤酒喝了,他拉开椅子起身:“我去结账,你坐这儿别动。”

    “好~”

    店里客人很多,老板和老板娘忙得团团转。

    店外,有个男孩儿坐在门口不远的地方,他席地坐着,看不出身高,大概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不合身,像是大人的外套,很脏,也很破旧,都快冬天了,他还穿着凉拖,两条腿角度奇怪地往外翻着。

    他是流浪的孩子,腿脚不便,在街边乞讨。

    “婶婶,行行好,给点钱吧,一块两块也行。”

    路过的中年妇人嫌弃地扫了他一眼,加快了脚步。

    男孩在地上挪动,又向另一位年轻的女孩伸了手:“姐姐,行行好,给点钱吧。”他的手骨瘦如柴,因为要在地上爬,指甲里都是污垢,掌心也破了皮,“姐姐,我一天没吃饭了。”

    年轻女孩似乎急着回家,并没有耐心:“我没零钱。”

    他忙说:“扫码也可以的。”

    女孩瞬间不高兴了,鄙夷地看着他:“骗子吧你?”

    他着急地辩解:“我不是骗子。”

    可女孩不信:“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什么装瘸骗钱。”

    路人听了,也都在指指点点。

    乞讨的男孩低下了头,撑在地上的两只手在发抖。

    深秋天寒,人心也寒,可能有什么办法呢,祥云镇里四季都有游客,有很多背着包卖私烟的小孩,也有不少坐在地上伸手要钱的小孩。

    戎黎结完了账:“戎关关,走了。”

    戎关关从凳子上爬下来:“哥哥,你打包了什么?”

    “饺子,给你明天当早饭。”

    “哦。”

    店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人挤人的,戎黎一手提着打包盒,一手抓着戎关关的帽子,把他带了出去。

    “哥哥,”他们一出门,那个乞讨的男孩就向戎黎伸出了手,搓了搓掌心,“给点钱吧,求求你了。”

    戎黎看了他一眼,将目光收回,然后若无其事一般,带着戎关关离开。

    戎关关不断回头。

    “哥哥,那个小哥哥他好可怜。”

    戎黎语气淡漠、飘渺,像从远处传过来:“跟我们无关。”

    戎关关眉头打架,表情很忧心:“他的腿也受伤了。”

    “我说了,”戎黎提了提嗓音,“跟我们无关。”

    戎关关被苏敏教得很善良,即便见过黑暗,也依旧满眼光明。他拉住戎黎的袖子,轻轻地晃:“哥哥,你不能给他一点钱?”

    戎黎突然停下脚,抬头,看向街对面。

    对面面馆的摊子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正盯着那个讨钱的孩子,神色烦躁而不满。

    戎黎没有回头,没有看那个小孩一眼,他眼里凝了霜,冷冰冰的:“如果他今天的目标是两百,达到数额之后,明天目标就会变成四百,你以为他需要的是钱吗?”

    戎关关懵懵懂懂:“哥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戎黎站在原地,目光放空。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没到腊月就飘起了鹅毛大雪,厚厚的一层雪白把脏污的垃圾场覆盖得一干二净。

    纸箱和生活垃圾杂乱无章地堆积在拥挤的集装箱里,中间有一小块空地,地上有三个小孩,大的那个有十来岁,小的那个不过才五六岁,各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露在外面的皮肤青青紫紫、满是伤痕,他们才大多啊,腿脚不是断了,便是缺了。

    五六岁的那个孩子正端着一只碗,碗里都是五毛一块的硬币,他哆嗦着手,把碗里的钱端给旁边在剔牙的男人。

    男人四十多岁,很高很壮,他瞥了一眼碗里的硬币:“怎么才这么点?”

    还是个女孩子,脏兮兮的看不出模样,她怯怯地说:“我……我没偷懒。”

    男人二话不说,一脚踹上去:“明天给我继续,再达不到我的标准,看我不弄死你!”女孩蜷缩在地,痛得呜咽,男人打骂了好一顿,才把硬币一股脑地倒进了一个红色塑料袋,扭头问另一个小孩,“你的呢?”

    是个十来岁的男孩子。

    他坐在地上,膝盖以下动不了。他把藏在衣服里的钱全部掏出来,放到地上,有十块的,也有二十的。

    男人颇为满意:“不错嘛。”他从桌子上拿了一个馒头扔给他,“明天继续努力,最少给我要五百块回来,知道了吗?”

    男孩没有吭声,盯着地上那个馒头。

    男人直接扇了他一巴掌:“听到没有?”

    他抬起头,眼神麻木:“听到了。”

    男人这才放过他,弯着腰在捡钱,边捡着,边伸出一只肥硕的手,把缩在桌子后面、少了一条胳膊的女孩拽过来。

    “你的拿出来。”

    女孩也是走不了路的,在地上蠕动,害怕得直发抖:“没、没有。”

    “没有?”男人捏着她的下巴,“人家都不肯给钱,看来是你还不够可怜,要不再砍掉一只手?”

    孩子们都瑟瑟发抖,只有那个数额达标的男孩始终面无表情,他生了一双很漂亮的杏眼,只是眼里没有光。

    那是十岁的戎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