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39章 善与恶,黑与白
    “哥哥。”

    没有得到回应,戎关关就拉着他哥哥的袖子晃了晃:“哥哥。”

    “哥哥。”

    戎黎双目失神,听到戎关关唤他,黯淡无光的眼睛才渐渐有了细细碎碎的光,他垂下眼皮,缓了缓。

    “你把这个给他。”

    戎黎把外卖的袋子给了戎关关。

    戎关关说:“好。”

    他没有拎着袋子,而是两只手捧着那盒还热乎的饺子,迈着两条小短腿,飞快地奔跑。

    他气喘吁吁地跑到那个男孩面前,蹲下,与双腿有疾的男孩一样高了。

    谁说小孩不懂温柔,四岁的孩子用最软的声音说着最温柔的话:“小哥哥,这个给你吃,还是热的。”

    坐在地上的男孩迟钝地抬起头来,脸上的脏污盖住了他的模样,只有一双眼睛还有灵气,渐渐地,渐渐地热泪盈眶。

    “谢谢。”他用满是污垢的双手接了那盒热乎的饺子,几乎要泣不成声,“谢……谢谢。”

    戎关关从口袋里摸出一块他舍不得吃的榛果糖,放在男孩手里:“不用谢。”

    等在路口的戎黎回了头,视线被将至的夜色模糊。

    远处的夕阳已经彻底落了,昏暗的暮色乌压压地压下来,近处的路灯却全部亮着,洒了满地银白,黑暗与光明在边际碰撞,一方黑一方白,是两个世界。

    他们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两个世界的孩子,一个在曙光中,一个在深渊里。

    戎关关回到戎黎身边,他一直回头,还是尚不知愁滋味的年纪,却像个小老头,紧紧皱着眉头。

    “哥哥,那个小哥哥怎么办?他晚上睡哪?下顿有没有饭吃?”

    会睡在大街上,下顿不会有饭吃,但如果幸运的话,也许会有人愿意施舍。

    他是靠施舍活命的孩子。

    戎黎沉默不语地看着路灯里的那个孩子,他小心翼翼地端着那盒饺子,朝着街下游的方向,一只手撑地、拖着残疾的双腿,艰难地挪动。

    戎黎回答:“等晚上就会有人来带走他。”

    戎关关追着问:“是谁啊?那个小哥哥的家人吗?”

    是一群恶魔。

    “嗯,他的家人会来找他。”戎黎撒了谎,牵着戎关关往家里走,因为天黑了他看不清路,所以脚步很缓。

    小孩的手心很暖。

    “哥哥你呢?”他的眼睛也是暖的,纵使夜色昏昏暗暗,倒映在那双还未被浮世染脏的眼睛里,影子也干净得一清二楚,“哥哥,那个时候,有没有人去找你?”

    没有。

    他是自己爬出来的。

    他却告诉戎关关:“程及说的都是骗小孩的,不是真的。”

    才四岁,不用知道这个世界有多阴暗,他只要知道格林童话都是真的、撒了谎鼻子会变长、圣诞老人会把礼物藏在袜子里就够了。

    戎关关安静了,耷拉着脑袋没有再说话。

    夜风吹着路边的树,落叶窸窸窣窣。深秋的风总是冷的,刺骨而凛冽,能把寒气带到骨髓里,像一根根尖锐锋利的针,密密麻麻地刺进去。

    下台阶的时候,戎黎踉跄了一下,差点站不稳。

    戎关关哭腔都被吓出来了:“你怎么了哥哥?”

    戎黎不出声,下颌绷得很紧。

    “是不是腿疼了?”

    戎黎松开了戎关关的手,扶住了灯杆,他睫毛低垂,盖住了眼里的情绪:“坐一会儿再走。”

    木椅就在灯杆的后面,只有几步路的距离,他走得很慢,微微跛脚,一瘸一拐地过去,坐下后点了一根烟,一口一口地往肺里抽。

    戎关关坐在旁边,红着眼睛抠木椅。

    戎黎咬着烟,回了头,他看得不太清楚,只能看见轮廓,像虚晃的影子。

    那个孩子还在街边,爬得很慢很慢。

    不会有人来找他,不会有人来接他,不会有人救他,幸运的话,他会苟延残喘地继续活着,若是不幸运,会死在某个没有人知道的角落里,等到身体僵硬,等到尸体发臭,也不会有人去找他。

    “戎关关。”

    戎关关很难过的表情:“嗯?”

    戎黎把烟扔到地上,踩灭了才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里:“你去徐檀兮那里,让她带你回家。”

    徐檀兮的店就在前面,里面有灯光,她还没打烊。

    “那哥哥你呢?”

    戎黎起身,将他从椅子上抱下来:“我去杀猪。”

    戎关关点头,乖乖往街尾的店里去,戎黎看着他到了店门口才调头走了,他看不清路,就沿着边上走。

    “徐姐姐。”

    门很重,戎关关推不动:“徐姐姐。”

    徐檀兮立马放下了手里的绣绷,搭在腿上的薄毯落在了地上也没管,她跑去开了门:“关关,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戎关关指给她看:“哥哥在那。”

    戎黎已经走远了,徐檀兮站在店门口只能看见一个小小的黑影,他很高,在人群里总是格外的显眼。

    “是哥哥让你来的吗?”

    “嗯。”

    “外面风大,快进来。”

    徐檀兮牵着戎关关进了屋,她隔着玻璃门,看戎黎越走越远。

    怎么也不带手电筒,要是摔到了怎么办?

    晚上九点,戎黎还没有回来。

    徐檀兮不放心戎关关一个人在家,就让他留下了,他说要看一会儿电视,马上就睡,徐檀兮带他去卧室,把电视开好,让他坐在床上看。

    她出了一趟门,去给外出打牌的银娥婶送落家里的手机,回来时看见戎关关坐在门口的小木凳上。

    “关关,”她走过去,“你怎么还没睡啊?”

    戎关关乖巧地坐在凳子上,望着门外:“我哥哥还没回来。”

    她把灯笼放在地上,拂着裙摆蹲下:“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学,关关得睡觉了。”

    他还不困:“我想等我哥哥。”

    外头风大,徐檀兮摸摸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她怕他受寒,哄着说:“我在这里等,哥哥回来了我就叫醒你好不好?”

    戎关关很冷,打了个哆嗦:“那好吧。”

    徐檀兮带他上楼,等把他哄睡着了,才披了风衣下来,她将门口的灯打亮,走到院子外面的走廊,眺望着远处的巷子口。

    有晚归的村民路过,跟她打招呼:“小徐啊,等谁呢?”

    她只是笑了笑,没有说。

    月朗星稀,灯笼放在脚边,风吹着她芭蕉绿的裙摆,她从万家灯火等到了夜深人静,等到了邻里都熄了灯。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原本乱吠的狗突然安静了,她骤然抬头,模模糊糊的远处有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走来。

    是戎黎回来了。

    她提着灯笼,走进巷子里,近了才看清,他满身是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