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40章 你会对我做什么坏事
    她提着灯笼,走进巷子里,近了才看清,他满身是血。

    “先生。”

    她喊得慌忙急促。

    戎黎听闻声音,抬了头。他脸上毫无血色,皮肤在灯下苍白得接近透明,眼角泪痣旁晕着一团殷红的血渍。

    他像在梦游,像没有灵魂,眼神空洞洞的,呆滞了很久才慢慢凝出光影,恍然梦醒似的,呓呢了一句:“是你啊。”

    他漂亮的皮囊沾到了血,白的白,红的红,有种迷人的危险,伶伶一把骨,摇摇欲坠。

    摇啊摇,摇得徐檀兮整颗心都坠下了,手里的灯笼也掉了:“你伤哪了?”她手足无措地伸出手,碰到了他血迹斑斑的袖子,“给我看看。”

    戎黎后退,躲开了。

    “很脏。”

    他衣服上都是血,连鞋底也是。

    “我送你去医院。”徐檀兮慌慌张张地拿出手机,可是手指不听使唤,按了几次都没有按到号码,“等我一下,我让程先生把车借给我。”

    戎黎手脏,所以只伸出了一根手指,摁在她哆嗦的手背上,混沌而阴沉的眼眸渐渐恢复了清明:“不用去医院,都是别人的血。”

    他指尖有血,是半凝固状,蹭到了她皮肤上,本该白皙无暇的手被他给弄脏了,很奇怪,她一向能勾起他的破坏欲,可看着她手上的血,他竟不觉得赏心悦目,反而觉得无比刺眼。

    他指腹一抹,给她擦掉了。

    徐檀兮稍稍愣了一下,才把手规矩地放在两侧:“你呢?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

    徐檀兮很明显得松了一口气:“你没受伤就好——”

    她还没说完,戎黎就往她身上倒了,撞得她往后退了一步。

    她心慌地喊:“戎黎。”

    他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很无力:“让我靠一下。”

    双腿像踩在了锋利的针尖上,密密麻麻地刺痛着他的神经,二十厘米的身高差刚刚好,他可以毫不费力地把下巴、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肩上。

    “你哪里不舒服?”

    她身体很僵硬,一动不动地让他靠着。

    她身上有股很淡的药香,冲散掉了他浑身的血腥气,他鼻间全部都是她的气息,让他放松、让他恍恍惚惚。

    “徐檀兮,”他脑子不清醒了,说了一句他活了二十六载都没有说过的话,“我腿很疼。”

    可能是从小挨打挨多了,他有一身硬骨头,从不向人示弱。

    这么一句话,让徐檀兮红了眼睛。

    “去医院,”她心软得一塌糊涂,温声细语地哄,“好不好?”

    “不去。”戎黎合上眼,“我歇歇,歇歇就好了。”

    耳畔,他的呼吸越来越轻,徐檀兮迟疑了很久,抬起手,放在了他腰上。

    不会很久的,他只是短暂在她这里躲一躲,等风不刮了,等腿不疼了,等他不累了……

    他再睁开眼,目光已一如平常,淡漠又随性。他放开她,往后退了一步:“抱歉,刚刚冒犯了。”

    他又拿出了平日里“生人勿近”的社交距离,就好像刚才那个疲惫示弱的他没有出现过。

    “我没关系。”徐檀兮仍不放心,“你真的没受伤吗?你衣服上好多血。”

    他不再谈论这件事:“关关呢?”

    “在我那边睡了。”

    “要麻烦你一晚了,我明天再去接他。”

    徐檀兮明白了,他不想说他怎么染来的这一身血,她也不问了,只关心一件事:“腿还很疼吗?”

    戎黎撒谎:“不疼了。”他说,“我回去了。”

    徐檀兮捡起地上的灯笼,递给他:“天色太暗,先生路上小心。”

    他接过:“谢谢。”

    他打灯离开,走路时脚步微跛,踉踉跄跄,走了一小段过后,忽然回头:“徐檀兮。”

    徐檀兮站在原地:“嗯。”

    “你为什么不问我做了什么?你就不好奇我身上的血是谁的吗?”

    若是寻常的女孩子,恐怕早就被他吓跑了。

    她安静又认真地看着他:“我可以问吗?我好奇的。”

    戎黎被她看得心里发堵:“别问了。”

    她便不说话了。

    他突然觉得她太过听话了:“你就不怕吗?”他脸上的血已经干了,呈暗红色,“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徐檀兮眼神很干净:“那你会对我做什么坏事吗?”

    她把戎黎给问住了。

    “走了。”

    扔下这么两个字,他扭头就走。

    身后,女孩子温温柔柔地叮嘱:“若是腿还疼,就用热水敷一下。”

    戎黎没有回头,一瘸一拐地走了。

    徐檀兮站在巷子里,一直目送。

    为什么不害怕呢?她应该怕的,她不喜欢暴力,不喜欢血腥,不喜欢黑暗与罪恶,她分明都不喜欢的,可为什么这些不喜欢在戎黎面前变得微不足道了呢?

    她想了很久,没有想出答案,那只能归咎于四个字了:色令智昏。

    她站了一会儿,色令智昏地跟上去了,待他安好无虞地进了家门,她才折回。后半夜,月亮被乌云遮蔽了,四周静悄悄的,若是细听,能听见白滇河里浪打浪的声音。

    祥云镇的派出所在老车站对面,门口亮着灯牌

    值班的民警小葛出来抽根烟,这抽到一半,他突然定睛一望,惊得烟都掉地上了:“刘哥!”

    “刘哥!”

    一同值班的老刘打着哈欠出来了:“叫我干嘛?”

    小葛指给他看:“那袋子里的东西好像在动。”

    对面垃圾桶旁边有三个麻袋。

    路灯有点远,刘哥看不大清,走过去,对着最前面的麻袋踢了一脚,那麻袋立刻倒了,原本立着的地方有一滩湿漉漉的东西,老刘用手电筒一照——

    后面的小葛先叫出来了:“是血!”

    麻袋里都是人!

    老刘掏出警棍:“葛子,快连线市警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