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42章 杳杳的迷惑行为
    这两天,十里八村的妇人茶余饭后都在谈论“匿名英雄抓捕人贩子”这事儿。

    这两天,降温了,天气很冷,戎黎在干嘛?

    程及又回帝都了,戎黎在给他看店,一天十万,日结,看不看店无所谓,主要是坑钱。

    一上午也没来一个客人,戎黎都不记得开了多少把游戏了。这个赛季,他只用一周时间,就从铂金掉回了白银。

    不急,他很淡定:“子弹有没有?”

    2号队友的声音听着像个糙汉子:“刚刚不是给你了吗?”

    “用光了。”

    “大哥,你好像一个人也没打中。”

    戎黎:“给我子弹。”

    这股子君临天下的气场,实在跟他的菜鸡技术不搭啊。

    好吧,你声音好听,哥宠你。

    2号队友:“给给给。”

    这时,三号队友听到了脚步声:“人来了,快趴下。”

    戎黎不趴。

    戎黎从来不趴下,除非死。

    “砰!”

    他被敌人一枪打死了。

    队友们:“……”

    菜鸡,求你了,下次苟一苟,好不好?

    戎黎退掉这局游戏,重新开,降落伞还没下地,敲门声响了。

    他抬头:“怎么了?”

    徐檀兮站在门口,手里提了个粉色、蘑菇状的电烤火炉:“你能帮我看看吗?”她说,“这个烤火的炉子好像坏了,插了电不发热。”

    她今天穿了一条芭蕉绿的裙子,搭了黄色的毛绒短外套,配色很大胆,很衬她的皮肤,明艳三两分,清雅七八分。

    这个浮躁的二十一世纪,能真正担得起窈窕淑女这四个字的女性已经不多见了,徐檀兮是那少数里的极致。

    戎黎把手机放下,去拿了个插板过来:“拿来给我试试。”

    她把烤火炉放在了他脚边的位置。

    戎黎插好插头,拧开开关,炉子里两根发热的管子马上变红了:“这不是发热吗?”

    徐檀兮垂首低眉,看着自己的脚尖:“可能是楼下的插座坏了。”她回头,看楼下,“好像来客人了,我下楼去看看。”

    说完她就慌慌忙忙地走了,炉子留下了。

    戎黎抬眸,看见她那绿色的裙摆轻轻荡动,好一会儿才荡出他的视线,他没管还开着的炉子,去倒了杯冷水喝。

    大概过了半个钟头,徐檀兮也没上来拿她的炉子,倒是打了个电话过来。

    “先生。”

    戎黎打游戏打得手酸,他活动活动手指:“你的烤火炉还没拿下去。”

    “不用了,我在外面。”

    戎黎随她的便。

    南方湿冷,初冬已见严寒,外头的风不大,可也刺骨,烤火的炉子还开着,放得离他不远。

    电话里,她小心谨慎地问:“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戎黎没问什么忙,嗯了一声。

    “我买了一箱碗。”她似乎很窘迫,声音越说越小,“很重很重。”

    特地说了,很重很重。

    戎黎知道她什么意思了:“你人在哪?”

    “在我们店旁边的超市。”

    “在那等我。”

    “好。”

    他关掉游戏,拿了外套下楼。

    纹身店往下游走十多米就是一家两层楼高的大超市,是外地人开的,规模很大,开业没多久。

    超市里人不多,戎黎到那的时候,徐檀兮已经在收银台旁等了,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左右张望着。

    “徐檀兮。”

    戎黎总是连名带姓地叫她,徐檀兮没有见过他和别的女性打交道,不知道他是否也这样称呼别人。

    “你来了。”她略带歉意地看他,“麻烦你了。”

    戎黎走过去,扫了一眼她脚边的纸箱子:“是这个箱子?”

    “嗯。”

    他蹲下,轻轻松松就搬起来了。

    徐檀兮落后一步,走在他左边。

    还没走出超市,导购小姐喊住了徐檀兮:“徐小姐,你要不要也抽个奖试试运气?”

    徐檀兮的店就在旁边不远,与超市的工作人员有过几面之缘。

    她止步:“怎么抽?”

    戎黎跟着停了脚。

    导购姓吴,是位三十出头的女士,她是吴家寨村的,十分热情:“全场买满一百就可以抽一次奖,你的小票还在吗?”

    “在。”徐檀兮把付账的小票拿出来。

    吴女士看了一眼上面的数额:“你刚刚一共消费了三百一十二元,总计可以抽三次,我们的最大奖是微波炉。”她摇了摇手里的抽奖箱,“你抓三个出来就可以了。”

    徐檀兮抓了三个小纸团出来。

    吴女士帮她打开,前面两个都是空的,第三个上面有字,写着三等奖:“恭喜啊,你抽中了两条男士秋裤。”

    戎黎:“……”

    徐檀兮耳朵红了:“谢谢。”

    “你等等,我去给你拿奖品。”

    秋裤是黑色加绒保暖老年款。

    回去的路上,徐檀兮悄悄看了戎黎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模样。

    戎黎放慢脚步:“你想说什么?”

    她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把手里的奖品袋子放到了他的箱子上:“这个送给你。”

    戎黎转过头看她,她正望着别处,一截修长白皙的脖子落进了他视线里,迎面过来的私家车携来一缕风,吹起了她耳边的头发。

    耳朵红了呢。

    戎黎拖着懒懒的腔调,问她:“你送我干嘛?”

    她眼睛望向他,目光清澈,弯弯的眉,温柔清俏,说话有着一股南方女孩的吴侬软调:“裤子是男士的,我穿不了,你帮我搬了东西,我送你谢礼,我们两清了。”

    她知道,戎黎不喜欢人情,他喜欢两清,是以,她总是先欠人情,再来两清。

    戎黎回了她一个字:“哦。”

    她不再说话,一路都红着脸。

    超市里,两位导购在闲聊。

    “我怎么不知道有抽奖活动?”

    吴女士神秘兮兮地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同事好奇:“谁啊?”

    “我收了钱,不能乱说话的。”吴女士看着超市外面,心有感慨,“我们街草被小富婆看上喽。”

    街草?

    同事猜到了:“你说快递店的那个?”

    吴女士摇摇手指:“不可说,不可说。”

    戎黎帮徐檀兮把那一箱碗搬到了店里,他放下东西就上楼了,哦,顺带把那两条秋裤也带上去了。

    徐檀兮像一只煮熟的虾,脸还红着。

    秦昭里的电话打来了。

    “喂。”

    声音听着没精打采啊,秦昭里调笑:“杳杳。”

    “嗯?”

    “你怎么了?”

    徐檀兮问:“什么怎么了?”

    “你朋友圈啊。”

    她声音弱弱的:“没怎么。”

    秦昭里拿话打趣她:“那你怎么老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会儿养生一会儿驱寒,一会儿泡脚粉一会儿健骨丸,还有针灸和热疗,你是做微商了还是微信被盗了?”

    徐檀兮不喜欢网上交际,她偏爱写信,朋友圈干干净净的,什么也不发,可就是这两天,她陆陆续续发了十几条,内容……就像秦昭里所说的:奇奇怪怪。

    徐檀兮迟疑片刻,坦白了:“戎黎他有腿疾,我发的都是有用的。”

    “……”

    这姑娘啊。

    秦昭里被她逗笑了:“你私发给他不就成了。”

    徐檀兮是个矜持稳重的姑娘:“那样太明显了。”

    微信还是前一阵子加上的,因为关关想和她语音,戎黎才主动加了她。聊天页面干干净净,戎黎话少,她也不健谈,只有过一次对话,内容如下:

    【关关的书包落我这了】

    【我等会儿过去拿】

    【好】

    她很大胆,来了祥云镇寻他,但也很胆怯,不敢经常烦扰他。

    这温水煮青蛙还要煮到什么时候?秦昭里是个直接了当的,不太来这些兜兜转转的,她就事论事:“你以为你发朋友圈就不明显了?”

    徐檀兮很茫然:“很明显吗?”

    “……”

    就差写上“腿疾方子戎黎专用”八个字了。

    秦昭里那边在忙工作,手指边敲着键盘:“杳杳,你是不知道微信有分组可见的功能吗?你下次要是还想发,你就设置对戎黎一个人可见就行了。”

    徐檀兮懊恼不已:“我给忘了。”

    “……”

    动了情的女孩子啊,智商为零。

    “徐檀兮。”

    是戎黎叫她。

    她立马回头:“啊?”

    也不知他何时下来的,站在楼梯口,晃了晃正在充电的手机:“我试了一下,你的插座没坏。”

    徐檀兮两颊通红:“……哦。”她知道人贩子是他抓的,那日晚上他没有带手电筒,捉那三人时肯定吃了苦头,这几日又降温,她担心他的腿疾,就寻了理由给他送烤火炉。

    戎黎拔了手机,上楼。

    “先生,”徐檀兮喊住他,“你的腿好点了吗?”秋裤要穿啊,天冷了。

    他站在台阶上,点了点头。

    这姑娘哪儿都好,就是不太聪明。

    他转身上楼,嘴角弯了弯。

    不爱笑的人啊,终于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