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44章 你很热?很敏感啊
    徐檀兮随戎黎进了院子。

    戎关关听到声音回头瞅瞅,看见是徐檀兮,高兴得在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笑得见牙不见眼:“徐姐姐。”

    徐檀兮忙说:“快坐好,别摔着了。”

    “哦。”

    戎黎关上院门,进屋去倒了杯水给徐檀兮:“在这等一下,我上去拿电脑。”

    “好。”

    戎黎上楼去了,徐檀兮捧着杯子坐到堂屋的沙发上,她用手碰了碰杯底,水是温的。

    电视机开着,动画片播完了,在放片尾曲。

    戎关关两手抱着一根黄瓜,一边跟着电视唱,一边啃得嘎嘣响,腮帮子鼓着,像只嚼食的仓鼠。

    徐檀兮问他:“关关,你没吃晚饭吗?”

    戎关关啃了一口黄瓜:“吃了,吃了好多。”他用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圈,表示他吃了非常多,“我太胖了,吃饱了还想吃东西,哥哥就给了我一根黄瓜。”

    徐檀兮摸了摸他圆滚滚的肚子:“谁说你胖了。”

    戎关关突然很悲伤,也很气愤:“幼儿园的小朋友给我取外号,叫我胖墩。”

    徐檀兮忍俊不禁。

    戎关关虽然是个胖墩,但他是一个灵活的胖墩,他麻溜地跳下椅子,坐到徐檀兮旁边,拉拉她的袖子,示意她凑近一点。

    “徐姐姐。”他悄咪咪地喊。

    徐檀兮附耳凑过去:“嗯?”

    小胖墩偷偷摸摸地问:“你和哥哥是不是好上了?”

    小胖墩的词汇量不是一般的大。

    “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我听大人们说的。”戎关关的学习和模仿能力都非常强,他还会举一反三,“他们说大黄和飞飞好上了,很快就要下一窝狗崽了,徐姐姐,你以后和哥哥也会生一窝小娃娃吗?”

    大黄和飞飞是村里的两条狗子,一公一母。

    徐檀兮被他一个小团子问得面红耳赤了。

    这时,戎黎提着电脑下来了,看了看坐在徐檀兮左手边的那一坨墩墩:“戎关关,离电视机远点。”

    “哦。”

    戎胖墩麻利地坐回去了。

    戎黎把电脑搁徐檀兮座位旁边:“你很热?”

    她愣愣的:“啊?”

    “你脸很红。”

    她不回话,把杯子里的水喝了。

    戎黎往装电脑的袋子里扔了一个黑色的U盘:“电脑里的东西我另外用U盘备份了,如果丢了什么资料,你再重新拷一份。”

    “嗯,好。”徐檀兮礼貌地道谢,“谢谢。”

    戎关关坐不好好坐,翘着椅子腿摇啊摇的,戎黎把椅子给他摁好:“不用,又不是白修的。”

    他不是收了她的枕头吗,也算拿了报酬。

    徐檀兮把水喝完,将杯子放到一边,斟酌再三,问道:“枕头你用了吗?”

    “嗯。”

    “有作用吗?”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亮屏,戎黎弯腰去拿。

    距离陡然拉近,徐檀兮睫毛颤了一下,身子僵着不动,本就红着的脸又热了几分。

    她的裙摆盖住了半个手机,戎黎伸出去的手绕了个弯,拿起她喝过的杯子,拨开裙摆,捡起手机,再放下杯子,从头到尾没碰到她一下,他说:“没作用,我这是老毛病,没得治。”

    徐檀兮端放在膝盖上的手稍稍握了握,掌心有些许汗,她不自然地理了理耳边的发:“我再问问我之前的同事,看有没有其他的法子。”

    戎黎拎起她的电脑:“走吧,送你。”

    戎关关在徐檀兮起身的时候,送上了一个甜蜜的“姨母笑”,挥挥胖手:“拜拜,徐姐姐。”

    翌日,寒流南下,阴云密布。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街上已经有不少人穿上棉袄了,马路两边的绿化植物也被冷风摧残得恹恹欲倒。

    房东太太的女儿这几日忙,把两个孩子都留在了娘家,徐檀兮特地早点打了烊,回去帮衬着做饭。她走的时候,戎黎还没收工。

    花桥街的街头相邻徐家岗,一条巷子通过去,往里走就是竹峦戎村,徐家岗不大,十几户人家左右坐落,隔几户便有一个塘子,塘里的水很干净,有几位妇人在塘边洗菜。

    祥云镇的气候适合种植花卉果树,家家院子里都有几棵,打门前路过时,淡淡香味沁人心脾。

    徐檀兮走在小巷的石板路上,远远听见有人说话。

    “你说什么?”

    问话的是徐家岗一位正在门口摘菜的妇人,她前面站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女人小腹隆起,是个孕妇。女人咿咿呀呀地说了一通,说的不是普通话,也不是本地方言,被问路的妇人根本听不懂。

    女人把手里的纸摊开给她看。

    “画的什么呀这是?车子?”

    这个女人徐檀兮见过,昨日她的婆婆用绳子牵着她来店里买糖,银娥婶说她不会说这边的语言,也不会写字。

    她一边比划一边焦急地说着她的母语。

    这时,在池塘里洗篮子的妇人大声喊叫了一句:“宋老三!”

    女人拔腿就跑,可没跑多远,就被人拽住了,是个胖乎乎的女人:“宋老三,你媳妇在这!”

    这媳妇一跑,讨媳妇的钱也就打水漂了。

    女人发了疯似的推搡,把那个拽着她的胖妇人抓得嗷嗷叫,她趁机挣脱,然后拼了命地跑。

    她的肚子已经不小了,最少也有五六个月。她没跑多远,又有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她,她回头。

    抓着她衣袖的那人拍了拍她的手:“可以给我看一下?”

    徐檀兮指了指她攥在手里的纸。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她“夫家”的人已经快追来了,她挣扎犹豫了片刻,把纸摊开,上面画了一辆车。

    徐檀兮问:“你是想问车站吗?”她放慢语速,“车站?”

    女人反应了几秒,用力点头。

    徐檀兮明白了,指着前面的街道,边用手比划着,边说:“往前走,左拐,再往前走,再右拐。”

    女人听不太懂,焦急地抓着徐檀兮的手。

    徐檀兮就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子,画了一张简易的地图在石板路上,标明车站的大概位置:“明白了吗?”

    她点头:“呃呃!”

    那些追她的人越来越近了,徐檀兮把身上所有现金都给了她,将她往前轻轻推了一下:“走吧,跑快一点,不要被抓住了。”

    整日被关在房间里的女人连谢谢都没有学会,只是热泪盈眶地对徐檀兮鞠了个躬,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奔跑。

    徐檀兮用帕子擦掉石板路上的地图。

    没一会儿,女人“夫家”的人就来了,一共六位,男男女女都有。

    “喂!”打头的男人是宋老三,他是女人的“丈夫”,应该不止四十岁,只有一只完好的眼睛,他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质问徐檀兮,“你刚刚跟我老婆说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