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47章 戎黎,我们是什么关系呀~
    花前月下,孤男寡女。

    李银娥先进屋了,脸上挂着一嘴的姨母笑。

    徐檀兮抬脚,跨过门槛。

    戎黎把打火机上燃着的那簇光吹灭:“脚不疼了?站那别动。”

    她便不动了。

    他拿起手电筒,走过去,还是那句:“以后还多管闲事吗?”

    她眼里有淡淡笑意:“那你还管我吗?”

    “谁管你了。”

    戎黎扭头就走,眉宇之间全是烦躁。

    徐檀兮一瘸一拐地追到门口:“先生。”

    他站住了,回头,面无表情地看她。

    “我们算朋友吗?”她怎么藏也藏不住眼里的期待与热切,那样专注地看他。

    戎黎怀疑,他真的有夜盲吗?

    想必是那些庸医扯淡,他怎么可能夜盲,他连她的眼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我不跟人做朋友。”他晃了晃手电筒,光在她裙摆处跳跃,“尤其是女的。”

    徐檀兮迟疑了一下,壮着胆子问:“那我们什么关系啊?”

    他想了想:“村友。”

    戎村友转身回家了。

    徐村友失落地揪着裙摆,心想:好难啊,这么久才只混了个村友关系。

    翌日,北风呼啸,寒意凛凛。

    天是越来越冷了,李银娥把吃饭的小桌子搬到了烧火后还有余热的灶台旁边:“我刚刚去买包子,碰到宋家村的人,就问了一嘴宋老三媳妇的事。”

    徐檀兮把早餐的小菜都摆好:“是谁抓她回来的?”

    李银娥盛了两碗粥,又给徐檀兮递了双筷子:“谁也没抓着她,是她自个儿回来的。”

    “为什么?她走不了吗?”

    李银娥坐下吃饭,她夹了个肉包,咬了一口,叹气:“还能为什么,舍不得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那块肉呗。”

    *****

    她不叫芳芳,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叫什么名字,她腹中的孩子五个月了,还有一个正在牙牙学语的女儿。

    风起了,树叶无根,飘得到处都是,女人站在窗边,呆呆地望着高高的天。她望了好久好久,婴儿床里的幼女醒了,口齿不清地在喊妈妈。

    “嗯嘛……嘛嘛。”

    女人回了头,泪湿了眼睛,她走到婴儿床的旁边,轻轻地摇,摇啊摇,摇啊摇……她又望向远处的天,哼了一首家乡的摇篮曲。

    没有人听得懂她在唱什么,她唱着唱着,就泪流满面了。

    帝都。

    晚上七点,华灯初上,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刚刚开始。

    “找到了吗?”

    这里是盛天酒店二十八楼,问话之人是盛天保安部的经理。

    一众穿黑西服的保安全都摇头。

    经理立马吩咐:“你们几个去出口守着,剩下的跟我上楼。”

    他们训练有素,迅速有序地分成了三路,两路包抄前后的两个出口,一路走电梯上楼。

    “这酒店的保安可真多。”

    物理交流会的组织人员小郭走在前面,林禾苗在后面:“刚刚那些人都是保安吗?”

    小郭是帝都本地人:“对啊。”

    林禾苗心想:帝都的保安长得真好看。

    小郭的房间在前面,他先到,掏出门卡开门:“林同学,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早起呢。”

    林同学点头,回:“你也早点休息。”

    小郭就先回房了。

    她的房间还在前面拐角处,走廊很深,就她一个人。

    14023。

    是她的房间号,她对了一遍钥匙卡上的数字,确认无误后刷了电子锁,刚要拧开门,拐角的另一头突然有一团阴影笼过来,不待她回头,一只手就绕过她的脖子,捂住了她的嘴。

    她立马咬他!

    “别动。”

    对方的一把匕首抵在了她腰上,她人愣了,下一秒,对方摁住她的肩,一个转身,推着她进了房间。

    咔哒。

    门被关上了。

    是男人的声音,吐在她耳边:“配合点,不然捅死你。”

    房间里没有插卡,一片漆黑。

    林禾苗被压着肩摁在了墙上,她什么也看不清,也动不了,就是这个声音太耳熟了。

    “程及?”

    压在她肩上的那只手明显僵了一下。

    他戴了口罩和鸭舌帽,林禾苗只能借着窗外漏进来的霓虹,仔仔细细地辨认他的身高和体型:“是你吗,程及?”

    对方:“不是。”

    他把声音压着,变调了。

    林禾苗已经可以确定了:“外面那些保安是来抓你的吗?”

    “嘴巴闭上。”

    “他们为什么抓你?”

    他右手压着她的肩,再加了一分力道,左手握匕首,用刀背拍了拍她的腰:“小朋友,搞清楚情况,你现在是人质。”

    人质安静了。

    这是什么狗屁缘分!程及压着她的那只手没动,用另一只手打开了耳麦:“我截了046的东西。”

    搭档问:“你截他东西干嘛?”

    “他上次也截了我的。”虽然没成功。

    046跟他一样,也是非团伙形式的职业跑腿人,那个圈子有排行榜,越靠前价格就越高,即便他们都是LYG物流的人,都归棠光管,但也存在着被默认的竞争关系。

    程及压着声音:“帮我把盛天的电断了。”

    单干的职业跑腿人都会配有一个擅长电脑的搭档,戎黎手底下的池漾先前就是LYG物流的人,是后来才被戎黎挖去了LYS电子。

    搭档说:“给我几分钟。”

    那几分钟里,程及姿势都没有换过。

    林禾苗整个肩部都有点麻了:“你手酸不酸啊?”肯定很酸,她小声地问,“要不要歇一下?”

    程及没接腔。

    她保证:“我不会动的。”她抬起手,想拉他的袖子,“程及——”

    她腰间的匕首又往前抵了一分。

    他警告:“别乱叫。”

    职业跑腿人可以任务失败,但是绝对不能暴露身份。

    耳麦里,搭档说:“已经搞定了,但盛天有备用电源,顶多断三分钟,你尽快出来。”

    三分钟够了。

    他要撤了,依照惯例,得把人质敲晕。

    这弱不禁风的小姑娘,经得住他一下吗?罢了,程及把匕首收了:“我出去后,别叫人,明白了吗?”

    林禾苗非常坚定:“我不叫人。”

    程及这才松开对她的桎梏,伸手打开门,敞开一条缝,他从门缝里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形。

    因为停电,走廊里很混乱。

    程及当机立断,摸黑出去。

    林禾苗追到门口,压着嗓子,用气声说:“你要多多小心。”

    程及回头,一只手抵着她探出来的脑袋,毫不温柔地用力把她摁回房间去:“认错人了,小妹妹。”

    胆子真是大。

    他转身,把门一带,关上了。

    “你知道046的任务对象是谁吗?”

    程及戴上能夜视的眼镜,压了压帽子:“整个保安部都出动了,不是一般人吧。”

    搭档说:“是温家小爷,温时遇。”

    也就是说,他从046那里截胡来的东西是温时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