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48章 翩翩君子温时遇
    酒店停电,四下漆黑。

    房间里,温时遇喊:“宝力。”

    柯宝力就在门口侯着:“先生您说。”

    “去拿蜡烛来。”

    “您稍等。”

    片刻之后,柯宝力过来敲门:“温先生。”

    里面回复:“请进。”

    柯宝力端着烛台进去了。

    温时遇把眼镜拿下,合上电脑:“问过了吗?”

    柯宝力放下烛台,他眉弯脸圆,样貌秀气,年纪不大,气质与打扮却十分沉稳老成,他回话说:“问了,说是酒店的供电系统被黑客截断了。”

    烛光里,映出了温时遇的脸,并不是一眼就能让人惊艳的皮囊,他眼型略长,五官偏淡,细细看,翩翩风度,温润清隽。

    关于温时遇,帝都有句流传很广的话——君子温生,如琢如磨,天然一段风雅,全在眉梢,当真是画里走出来的公子。

    他询问:“截我东西的人呢?”

    柯宝力摇头:“两个应该都是职业跑腿人,酒店的保安对付不来,让他们跑了。”

    温时遇也没怪罪,端起茶杯自顾自地品。

    柯宝力寻思了一会儿,请示:“LYS那边或许有什么线索,温先生,用不用我走一趟?”

    LYS电子是做情报的,查消息的路子很广。

    “不用了。”温时遇放下茶杯,不紧不慢地道,“LYS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会贩卖自己人的情报,这个自己人,还包括了锡北国际另外的四个分部。”

    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在锡北国际还没有分家之前就有了。

    “您是怀疑,”柯宝力斟酌斟酌,“那两位跑腿人的雇主是锡北国际内部的人?”

    温时遇没说是与不是,反倒问:“锡北国际有位戎六爷,可听说过?”

    柯宝力点头:“听说过。”

    不是说LYS电子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吗,这个不成文的规定还有个特例,就是只要他们老大高兴,规定它就是个屁。

    LYS电子的上一任老大就是戎六爷,一个从来不遵守规定的人,一个让做过亏心事的权贵们都不得安枕的人。

    突然,来电了。

    温时遇把蜡烛吹灭:“那起车祸,他是受害人。”

    车祸没有打捞到戎六爷的尸体,锡北国际那群人不放心,还是睡不安稳,非得亲眼见一见他横死的证据,所以一个个的,都盯上了这个视频。

    柯宝力没看过那个视频,不知道到底拍到了什么:“温先生,您既然不想锡北国际的人拿到视频,为何不干脆毁了?”

    他道:“那是留给杳杳的。”

    柯宝力听不明白,难道视频拍到了别的什么?那起车祸,温先生的外甥女徐檀兮也是受害人。

    温时遇没有再多说,摆了摆手:“出去帮我把门带上。”

    “温先生你也早点休息。”柯宝力出了房间,带上门。

    温时遇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拨了一通电话。

    “杳杳。”

    徐檀兮应了他一声。

    楼下车水马龙,五光十色的霓虹迷了人眼,温时遇问她:“你病养得怎么样了?”

    “已经没大碍了。”

    “既然没大碍了,是不是也该回来了?”

    她四月车祸,五月六月在医院住院,七月八月料理她姑姑和祖母的身后事,十月她说要去祥云镇,说那里依山傍水、绿水青山,适合养伤。

    现在快十二月了。

    她声音软,不过人很倔:“舅舅,我还不想回去。”

    温时遇沉吟片刻后,随了她的意:“那就多留一阵吧,等我闲了再去看你。”

    留在那里也好,那个视频也不知道会落到锡北国际哪位主子的手里,事情没了断之前,她远离是非之地反倒安全一些。

    徐檀兮又问起:“舅舅,徐家怎么样了?”

    “你不在,你父亲掌权。”温时遇是个脾气好的,很少说话这样带刺儿,“徐家那边也没几个盼你好的人,你在外少与他们联系。”

    “好。”

    联系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徐家老太太过世之前立了遗嘱,名下的股份和财产都留给长孙女徐檀兮,再加上她从姑姑徐叔澜那里继承了一部分,所持有的股份在徐家已经是最多的了。

    原本就不太和睦的家庭关系,因为股份的缘故,更加剑拔弩张了。

    “很晚了,去睡吧。”

    说完,温时遇等她挂电话。

    晚上十点,戎黎洗完澡,进了卧室旁边的屋子。

    他一进来,电脑就自己启动了,屏幕上先是滚过一堆代码,然后是奇奇怪怪的图案,最后,一张少年气十足的俊脸出现在屏幕上。

    “六哥。”

    是电竞网瘾少年——池漾。

    戎黎用干毛巾擦了一把湿头发,把毛巾顺手一扔,盖住了电脑的摄像头,他坐下,拉开抽屉,拿出一颗糖,剥开糖纸,放进嘴里。

    池漾那边看不见人,以为他走了:“六哥?”

    戎黎嗯了一声,表示他还在,低着个头,把糖盒子里的草莓味一颗一颗挑出来,放到桌子上。

    池漾说正事:“温时遇手里的视频被人截了。”

    戎黎继续挑糖:“谁截的?”

    “跑腿人046,雇主是官四爷。”

    官四爷大名官鹤山,他和戎黎向来不和。

    锡北国际还没分家的时候,官四爷原本看上的“家产”是掌管情报的LYS电子,但最后被戎黎捷足先登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接手了LYH华娱,主营酒吧业务。

    那时候,戎黎还不到二十岁,官四爷已经五十多了。

    池漾继续说:“不过046没守住东西,被058截胡了。”他顺带补充,“这事跟058没什么关系,他去酒店是执行另一个任务。”

    编号058跑腿人,是程及。

    戎黎又剥了一颗草莓味的糖,把糖纸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次日,傍晚六点,程及到了镇里,没回家,他直接去了纹身店。

    原本躺在沙发上打游戏的戎黎坐起来打,目不转睛地盯着游戏界面:“你刚得的东西,卖给我。”

    程及接了杯水,一口灌下去:“消息这么灵通?”

    戎黎对着游戏里的敌人疯狂开枪:“卖不卖?”

    程及往沙发上一躺,瞥了一眼戎黎的手机:“卖呀,怎么不卖。”

    让他想想,坑多少合适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