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50章 醉汉戎黎身体很诚实
    更像常年握刀握枪的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戎黎再问一次,“你来祥云镇,是不是冲着我来的?”

    徐檀兮思量了片刻,颔首:“是。”

    戎黎松手,往后退了。

    半年前的那起车祸,她也在现场。

    她受了伤,背对着监控镜头,满身都是血,一瘸一拐,走得很慢。她走着走着回了眸,不知道在看什么,不知道在看谁,目光凄凄,有不可思议,也有愤怒怨恨。

    戎黎就是借着那次车祸假死脱身的,怎么就这么不凑巧,她刚好也在现场。

    盼他死的太多了,他若是不谨慎,坟头的草早就比人高了。

    戎黎的骨相很有辨识度,棱角分明,扬一扬嘴角,会略显温顺,可只要稍稍皱一皱眉骨,锋芒暗敛,摄人无声:“徐檀兮。”他念她的名字时,字正腔圆,“你别打我主意。”

    她来祥云镇,绝对是有备而来,她那双煮茶的手,也一定能轻而易举地取人性命。

    戎黎撂完话,不再多言,绕过她下楼。

    “等等。”

    徐檀兮叫住他:“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站在楼梯半中腰,回头看她。

    如果不是她,如果是别人,那就好办了,他有一百种、一千种办法,让人说真话,让人悔不当初,让人求死不能。

    可偏偏是她。

    他不再收敛,眼神带着攻击性,警告她:“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都不要来招我,明白了吗?”

    说完,他下了楼。

    徐檀兮站在原地,眼眶渐渐红了。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很久,是秦昭里打来了。

    “金丝绣线我寄给你了,明天差不多就能到。”

    徐檀兮失魂落魄:“好。”

    秦昭里拿金丝绣线的事调侃她:“你同我说说,这金丝绣线你用来干嘛,是绣荷包啊还是绣嫁衣啊?”

    “昭里。”

    声音听着不大对。

    秦昭里语气立马严肃:“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徐檀兮很少这样,失落委屈,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惹得他不高兴了。”

    这个他,还能是谁。

    也就戎黎,能把徐檀兮弄得魂都没了。

    秦昭里问都不问,她就是偏袒自己人,觉得戎黎罪大恶极得很:“你没做错,你怎么会做错,千错万错一定全都是戎黎的错。”

    戎黎回了自己的便利店。

    太阳落山之后,程及过去了一趟,王小单已经下班了,就戎黎一个人在店里,还在打游戏。

    程及走过去,敲敲货架:“拿快递。”

    他瞥了一眼戎黎的手机。

    那个菜鸡,正在对着一棵树猛开枪,子弹打完了,他才放下手机,去货架后面找快递。

    程及说:“徐檀兮的也一起给我。”

    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了。

    程及这个外人都看出不对头了:“你和她怎么了?”

    戎黎继续找快递,是事不关己的调儿:“没怎么。”

    “没怎么她干嘛让我来帮她拿快递?”程及在风月场玩惯了,比戎黎懂女人,“闹别扭了?”

    戎黎从货架后面出来,把两个快递往程及脚边一扔,没动怒,就是一点儿也不压着他那一身戾气。

    “我跟她有什么关系吗?我为什么要跟她闹别扭?”

    程及一副看戏的表情:“戎黎,你急了。”

    戎黎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他可能自己没有察觉到,他的共情障碍、述情障碍,都已经被徐檀兮搅乱得一塌糊涂了。

    0度负面p型人格的人,若是被惹毛了,很容易发生暴力事件,戎黎趋近于这种人格,是典型的例子,他不怎么动怒,他更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

    但到了徐檀兮这里——

    他冷着一张脸:“你给老子滚出去。”

    程及不跟精神心理病患者计较,他把快递捡起来,对某个患者说:“喝酒去不去?”

    今天怪事不止一件两件,比如,戎黎还真去喝酒了。

    戎关关在秋花老太太家等他哥哥回家。

    晚上八点,李银娥家的院门被人拍得咣咣作响。

    “咚!咚!咚!”

    李银娥在屋里问了句:“谁啊?”

    外面的人也不作声,继续拍门:“咚!咚!咚!”

    这人!

    李银娥跑着去开门:“来了来了,甭敲了。”

    “咚!咚!咚!”

    “咚!咚!咚!”

    烦死了这人!

    李银娥打开门,就看见门口蹲了个人,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就是蹲着,也十分显眼,他垂着个脑袋,摇头晃脑。

    “戎黎?”

    地上蹲的人抬头,有点慢半拍,反应了几秒,露出很凶很狠的表情,很像戎金平家那只易燃易爆的狗,他很不耐烦地说:“你走开,我找徐檀兮。”

    李银娥:“……”

    这酒味——

    “小徐。”李银娥回头喊,“小徐你快来。”

    徐檀兮从厨房出来:“怎么了?”

    李银娥是过来人,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她还能不懂?心想八成是小情侣闹别扭:“是戎黎,他好像喝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