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51章 醉后温情
    “是戎黎,他好像喝多了。”

    徐檀兮一出来,蹲在地上的戎黎就探出脑袋,盯着她看,目不转睛地盯,死死地盯。

    徐檀兮被他盯得不自在,转过脸去:“李婶,厨房的火我没有关。”

    李银娥露出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声音小点,别吵着街坊了。”

    “……”

    交代完,李银娥捂着嘴,笑着进去了。

    徐檀兮把院门关上,走到戎黎面前:“你喝了多少酒?”她凑近嗅了嗅,应该喝了不少。

    戎黎仰着头看她,答非所问:“你为什么不在巷子里等我?”

    之前他晚归的时候,她会在巷子里等他。

    她轻声喊他:“戎先生。”

    之前她总是叫先生,不会加姓氏。

    她这样称呼他,是生气了:“你忘记你今天说过的话了吗?你让我不要打你的主意。”

    她生气的时候,语速会快一点点,仔细听她方才的话,能听出一丝丝谨慎藏好的委屈,并不多,她不是气性大的人。

    戎黎喝了酒,眼睛水润,两颊晕红,睫毛一耷一耷,醉醺醺的,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拖着调喊她:“徐檀兮。”

    徐檀兮不答应。

    他就一直喊:“徐檀兮。”

    “徐檀兮。”

    “徐檀兮。”

    终于,他不耐烦了:“徐杳杳!”

    先前,秦昭里给徐檀兮寄快递,填的就是杳杳。徐檀兮无奈,拿他没办法,蹲下来:“你叫我干嘛?”

    “我看不清路。”戎黎蹲着,朝她伸手,“你带我回去。”

    他手长,手指的骨节也长,手背上有泥,食指被什么划破了,结了痂,血迹已经干了。

    徐檀兮抓着他的袖子,担心地看了看:“你手怎么受伤了?”

    戎黎把手抽走:“刚刚摔的。”他又把问题绕回去了,语气像在责怪她,“你为什么不在巷子里等我?”

    喝醉的人通常没什么逻辑,脑子里若是装了一个问题,就会反反复复地问。

    徐檀兮想了想再回答:“因为我们吵架了,你今天很凶。”

    戎黎不承认:“我没有。”

    反反复复问完,喝醉的人还不记得自己问过了,所以,他又问:“你为什么不在巷子里等我?”

    徐檀兮被他弄得恼不起来了,也没办法跟他讲道理,只能哄:“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我看不清。”他把手伸过去,蛮不讲理地命令,“你得拉我走。”

    他平时不爱笑,冷冷淡淡的,有时候说话还野,行事做派又糙,若是谁惹他不高兴了,他就纵着那股子骇人的狠劲儿,以至于别人总会忽略他原本就偏乖巧的那副皮囊。

    他的长相其实很乖,这样子蹲着,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徐檀兮握住他的手,拉着他起来,他乖乖跟着,手给她牵,人走在她后面。

    巷子两旁的人家都还没有熄灯,徐檀兮借着光,拉着戎黎往他家里走,她不说话,他就跟着安静。

    今晚月色温柔,人也温柔,谁家的常春藤爬出了墙外,黑瓦白墙一点葱绿,都在银色的月光下。

    “你自己一个人去喝的酒吗?”徐檀兮回头看他。

    喝醉的他比较听话,问什么答什么。

    “和程镇友。”

    程镇友?徐檀兮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为什么不让程先生送你回来?”

    “我跟他不熟。”他语速很正常,说话不像喝醉了,就是眼角被醉意染红,脚步像踩在云端,走不了直线。

    徐檀兮走得很慢,拉着他的手腕,小心地绕开地上的水洼:“我们也不熟啊。”

    戎黎说:“我们是村友。”

    徐村友笑而不语。

    走着走着,戎黎问:“你为什么不在巷子里等我?”他故意把被她拉着的那只手往后拽了拽,也不挣脱,仅表达他的不满。

    “你为什么不在巷子里等我?”

    “……”

    他就这样念叨了一路。

    路过秋花老太太家时,戎关关蹦跶出来了,飞奔起来像一颗圆润的球:“哥哥!”别看他小短腿,但跑起来很麻利,“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秋花老太太也出来了。

    戎黎看了看老太太,再看了看戎关关,他问戎关关:“你是阿黎吗?”

    戎关关觉得哥哥今天有点奇怪:“我是关关啊。”

    戎黎伸出了另一只手,在他头上轻轻地拍了三下,他自言自语似的,说:“你不要像阿黎,不要像他那样长大。”

    戎关关听不懂,但乖乖点头。

    阿黎。

    徐檀兮记下了。

    戎黎跟着她走到了门口,突然回头:“戎关关。”

    戎关关跟在他后面:“怎么了哥哥?”

    “你太胖了。”

    “……”

    哥哥是乌龟王八蛋!

    戎关关哼了一声,跑进去了。

    徐檀兮抿嘴笑了,拉着戎黎进屋,往楼上去。她先上了一个阶梯,停下来:“楼梯,小心。”

    “我没醉,我走得很稳。”

    戎黎把被她牵着的手抽走,晃晃悠悠地自己上去了。徐檀兮小心地跟在后面,生怕他踩空。

    他上了楼,走到房间门口,低着头掏口袋里的钥匙,好久才掏出来,脑袋一点一点的,半天也没把钥匙插进锁孔里,他烦躁地踹了一脚门,没站稳,身体往门上一撞。

    徐檀兮赶紧扶着他:“把钥匙给我。”

    “哦。”

    戎黎把钥匙给她,又踹了一脚门。

    她打开房间门,他自己走进去,先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放在上面的安眠药,拧开盖子——

    徐檀兮哄着说:“今天不吃药了,就这样睡。”

    戎黎迟钝了五秒,把安眠药的盖子拧回去:“哦。”

    他把药瓶放下,晃晃荡荡地走到床边,脱外套,丢在地上,然后趴下,踢掉鞋,把那个决明子枕头往胳膊下一压,睡觉。

    徐檀兮觉得他很乖,不吵不闹。

    她把被子铺开,给他盖好,在床边守了一会儿才下楼,打了热水上来。她把毛巾打湿,拧干水,迟疑了一下,还是在他床边坐下了。

    屋子里的窗户都被钉死了,密不透风,他窝在被子里面,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她又知道了一件关于他的事情。

    他很没有安全感,或许有一点怕这个被他讨厌的世界。

    徐檀兮小心翼翼地把盖在他脸上的被子掀开,握着毛巾靠近他的脸,他突然睁开眼,目光还不清醒,只是出于防御的本能,抓住了靠近他的手,另一只手条件反射地去摸枕头底下的匕首。

    “是我。”她说。

    他愣了一下,松开手:“徐檀兮,”他翻身,侧躺着看她,“你为什么不在巷子里等我?”

    说完,他又把眼睛闭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