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52章 戎黎那只狼变成猫了~
    说完,他又把眼睛闭上了,之后就躺着不动,由着徐檀兮给他擦脸擦手、处理伤口。

    他睡得很沉,很安静,眼睫毛乖巧地垂着,身体蜷缩,像婴儿在母体腹中的姿势。

    徐檀兮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起身,替他掖好被角,然后轻手轻脚地下楼。戎关关还在下面看动画片,声音调得很小。

    “关关,该睡觉了。”

    “好。”

    戎关关把电视关了。

    徐檀兮带他去洗漱刷牙,哄他睡着了才离开。

    次日,无风无云,冬日阳暖,是山茶花开的季节,深巷里处处飘着香,打门前小院路过,一抬头,红的粉的,姹紫嫣红。

    快九点了,太阳晒进了院子里。

    戎关关去叫哥哥起床,门没上锁,但是没有经得同意,他是不可以进楼上房间的,就站在外面喊:“哥哥。”

    “哥哥。”

    “哥哥。”

    “……”

    他喊了好久,里面才有声音。

    “吵什么吵?”

    戎黎把门开了一条缝,他刚醒,头发乱糟糟的,两眼惺忪,起床气很大:“谁让你上来了?”

    他刚睡醒的时候,是脾气最不好的时候。

    戎关关有点怕,缩头缩脑地说:“上学要迟到了。”

    “下去等。”

    戎关关怂唧唧:“哦。”

    戎黎摔上门,又回床上趴着,他入睡困难,没多久睡意就消了,起床,把沾了酒气的被子和衣服都换下来。

    戎关关已经背好书包在门口的小凳子上等了。

    戎黎路过他:“再坐会儿,我去煮鸡蛋。”

    戎关关说:“我已经吃了面包和牛奶了。”上学要迟到了!

    戎黎往厨房去:“再吃一个鸡蛋。”

    戎关关毫不犹豫,非常坚决:“不吃,我很胖,我要减肥。”

    戎黎没搭理他,去煮土鸡蛋了。

    最后,戎关关两口一个鸡蛋:啊,真香!

    戎黎洗了澡才出门,出门时已经九点半了,小胖团子今天走得很快,两根萝卜一样的短腿非常敏捷。

    一大一小路过李银娥家门前。

    她在院子里晾衣服,把戎黎叫住了:“你昨晚咋了?怎么喝那么醉?”

    戎黎在门外,没进去:“没怎么。”

    热心村民李银娥:“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没有。”

    热心村民不听不听,自有她的一套解读,并且知心地开导小年轻:“要是有什么,你就跟小徐好好说,她脾气好,你要是哪儿惹她不高兴了,解释两句她就原谅你了,别整这些别扭,多伤感情。”

    小徐没错,小徐脾气多好,小徐怎么可能错,猜都不用猜,闹了别扭就一定是戎黎的错。

    戎黎表情很薄情寡义:“我的事跟她没关系。”

    呵,男人。

    李银娥不跟他争:“行行行,你就嘴硬吧。”反正她喜欢小徐,她就要偏袒小徐,越看越觉得戎黎不是过日子的人,除了一张脸能看,啥也不行,她有点替小徐抱不平了,“得亏小徐她脾气好,不然你这个样子,谁惯你啊。”

    戎黎:“……”

    虽然戎黎除了一张脸啥也不行,但架不住小徐中意啊,作为小徐的房东,李银娥当然要帮着撮合:“小徐,你快点,戎黎来了,你跟他一块儿去店里。”

    徐檀兮还在屋里收拾,戎黎拽住戎关关的帽子就走。

    李银娥:“……”真替小徐生气!

    再说被拽着走的戎关关,他快要喘不上气了,嚷嚷说:“哥哥哥哥,你要勒死我呀。”

    戎黎放了手:“自己走快点。”

    他腿长,迈一步戎关关要跑三步,颠儿颠儿地跟在后面,追着问:“我们不等徐姐姐了吗?”

    戎黎走得很快,丧着张俊脸,表情很厌世:“要等你自己等。”

    戎关关哼哧哼哧地跑起来:“昨天你喝多了,是徐姐姐来照顾你的,你现在还不等她。”让他想想,王月兰婶婶是怎么骂他家小叔子的,哦,他想起来了,“你吃里扒外。”

    最后一个“外”,调子九曲十八弯,因为王月兰有口音,戎关关也有样学样。

    胃里有点不舒服,戎黎表情恹恹,不怎么提的起劲儿:“吃里扒外的是你。”

    吃里扒外是骂人的话,戎关关把头摇成拨浪鼓:“我没有。”

    “你吃了我煮的鸡蛋。”

    “??”

    戎关关安静如鸡了,他不晓得什么是吃里扒外,不过他晓得要是再顶嘴,以后可能就没鸡蛋吃了。

    最后,戎关关迟到了。

    在牛奶班,要是能五天不迟到,景老师就会送一朵小红花,现在他的小红花没了,他的快乐死掉了。

    程及十一点多才来店里。

    徐檀兮见他脸色不太好:“你身体不舒服吗?”

    程及按了按太阳穴:“没事儿,昨晚酒喝得有点多。”

    昨晚他带戎黎去酒吧了,蹦迪蹦得有点嗨,就多喝了一些,戎黎去了不玩,理都不理那一箩筐冲着他的脸来的美女们,他就坐那干喝酒,一喝就是两个小时。

    “我待会儿煮蜂蜜茶,”徐檀兮与异性说话会隔着一段距离,很礼貌,也很客气,“你要不要也尝尝?”

    程及很乐意:“行啊,谢了。”他也没客人,不急着上楼,靠着散装柜,从柜子里拿了一颗糖,剥开扔进嘴里,“戎黎昨晚去没去找你?”

    徐檀兮点了点头。

    “没跟你动粗吧?”

    “没有啊。”

    “那难得了。”程及吐槽起那位塑料镇友是一点儿也不客气,“戎黎那狗东西,酒量是不错,就是酒品不行,喝醉了喜欢乱来。”

    徐檀兮很喜欢听人讲戎黎的事情:“怎样算乱来?”

    程及把脸侧了侧,指了指自己眼睛下面的淤青:“戎黎弄的。”

    当然了,他不生气,因为他打回去了,打在了腹部。像他们这种塑料关系,谦让?不可能谦让,这辈子都不可能谦让。

    徐檀兮很诧异:“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她不禁替戎黎辩解,“他喝醉了脾气很好啊,不吵不闹,也不撒酒疯,而且说什么他都会听。”

    程及觉得她在开国际玩笑:“我们认识的是同一个人吗?”

    他认识的是只狼,怎么到了徐檀兮这里,变成家猫了?

    脾气好?

    整个锡北国际都知道,不能灌戎六爷酒,他本来就是个野性未驯的危险分子,清醒的时候还能敛着几分,收一收他的牙齿和爪子,可要是喝醉了,狼性就完全放出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上一回还是两年前,戎六爷多喝了点儿,把官四爷搞进了医院,差点出了人命。

    程及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他和戎黎是怎么打起来的?哦,因为他提了一嘴徐檀兮。

    现在徐檀兮说戎黎脾气好?不闹?不撒酒疯?还听话?

    程及摸了摸脸上的伤,笑了:“厉害啊徐小姐,你让我重新认识戎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