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53章 娶徐姐姐当嫂嫂~
    程及摸了摸脸上的伤,笑了:“厉害啊徐小姐,你让我重新认识戎黎了。”

    徐檀兮垂眸不语。

    程及点到为止,不插手过多:“我上楼眯会儿,茶好了叫我。”

    “好。”

    当然了,程及不知道徐檀兮的蜂蜜茶是专门煮给戎黎的。

    昨夜戎黎醉酒,徐檀兮带他回家时,他在路上念叨过,念她为什么不在巷子里等他,他还念叨:“我在巷子里等你了,你怎么不来,我等得胃疼了。”

    徐檀兮走进便利店里。

    “我拿快递。”

    戎黎抬头,看了她一眼:“稍等。”

    他放下手机,去找她的快递,她走到货箱旁,把带来的东西放下。

    “签个字。”

    戎黎把笔给她,手比脑子快了一步,伸了过去,帮她拿着快递,等她签名。

    习惯这个东西,有些可怕。它无踪无影,潜移默化;它不容易起,更不容易戒;它藏得好,等你发现后,抱歉,晚了。

    徐檀兮签好字:“昨天晚上——”

    戎黎打断:“昨天晚上我喝多了,没什么印象,要是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我道歉。”

    徐檀兮垂首,压着裙摆的手稍稍紧握:“不用道歉,你没做什么。”

    只不过在她的心头撒了个野,让她疼了疼,让她痒了痒。

    她接过快递,转身离开,等走到店外,给程及发了一条文字的微信。

    【程先生,戎黎喝多了会失忆吗?】

    程及:【不会】

    徐檀兮回头,看着玻璃门后的人,裙摆拂过指尖,微微的凉。

    戎黎坐回原处,拿起手机,屏幕里的游戏角色半天没动,太阳从背后照过来,他眼里都是阴云。

    砰。

    游戏里的角色死了。

    正巧,手机铃声这时候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没有归属地,戎黎心不在焉地接了。

    “六哥。”

    是池漾。

    戎黎问:“有没有查到什么?”

    他昨天酒喝到一半,给池漾发了封邮件,让他查徐檀兮。

    “LYS里有过徐檀兮的档案记录,但消息被人买走了。”

    LYS电子做资料信息的买进和卖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各个地盘上的大人物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信息在LYS的资料库里存着,尤其是做过亏心事的。当然了,只要肯花钱,这透风的墙LYS也能给你糊上。

    戎黎再问:“谁买走的?”

    池漾说:“温时遇。”

    又是温时遇。

    流霜阁唱戏的那位温先生挺闲的啊。

    戎黎半靠半躺在懒人沙发里,一双修长的腿懒洋洋地随意伸着:“温时遇和徐檀兮是什么关系?”

    这个不难查。

    池漾说:“徐檀兮是南城徐家的大小姐,温时遇是她亲舅舅。”

    居然是亲戚。

    那就对上了,怪不得温时遇之前那么关注半年前的车祸。

    “接着查,我要知道更详细的。”

    池漾查徐檀兮的时候,看过她的背景资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怎么招惹上了已经隐退了的六哥。

    “六哥,这个徐檀兮有什么特殊吗?为什么要查她?”

    “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戎黎把电话挂了。

    王小单送货回来了:“戎哥,货箱上怎么有个保温杯啊?”他把杯子捡起来,“谁落下的?”

    保温杯上有杯套,是用帆布手工做的,上面绣了一簇君子兰。

    戎黎没回答王小单,走过去拿走了杯子。

    杯子里是蜂蜜茶,放了枸杞和养胃的药材,还是热的。

    傍晚,日落西山,云霞作锦缎,从高耸的玉骢雪山,一路铺到了波光粼粼的白滇河,昏黄的光笼着户户村庄,一栋栋都是人间烟火。

    冬天的夕阳总是格外得温柔。

    戎关关又被哥哥差去跑腿了,他跑着去的,累得小脸通红:“李婶婶,徐姐姐在家吗?”

    李银娥在院子里喂外孙吃饭:“在楼上呢。”

    小外孙咿咿呀呀地冲戎关关挥手。

    戎关关回了一个憨笑:“那我去找她了。”他颠儿颠儿地往屋里跑。

    李银娥在后面嘱咐:“上楼梯你扶着点,别摔着了。”

    “好~”

    戎关关上了楼,踮脚敲门:“徐姐姐,我来了。”

    徐檀兮过来开门,对他笑了笑,见他手里抱着保温杯,她弯下腰,问他:“哥哥让你来的吗?”

    “嗯!”戎关关双手捧着杯子,递给徐檀兮,“哥哥让我把杯子还给你。”

    徐檀兮接了杯子:“茶他喝了吗?”

    不知道诶,但是是空的,戎关关说:“喝了。”他掏掏口袋,掏出个烟盒来,“哥哥说,这个是茶钱。”

    烟盒里装了一张一百的。

    徐檀兮收了烟盒,放在桌上,又拿起桌上的糖盒,给戎关关:“你跟哥哥说,茶钱给多了,这个是找的零钱。”

    绕了一圈,回到了最初的相处模式,徐檀兮全盘接受,因为是她先动心,是她把拿捏自己的权利给了戎黎。

    “好的。”

    戎关关抱着糖跑回家了。

    他冲进厨房里:“哥哥哥哥。”

    戎黎在加热秋花老太太中午送过来的饺子,用微波炉热,他定了个时,在旁边等:“钱给了吗?”

    “给了。”戎关关把装糖果的盒子顶在脑袋上,他晃晃头,盒子里的糖也晃晃,“这是徐姐姐给的,她说茶钱多了,这个是找零。”

    戎黎看了一眼:“都给你了。”

    戎关关不吃独食:“哥哥你不吃吗?我闻到了,是草莓味的喔。”

    他哥哥说:“我不吃。”

    戎关关眨巴眨巴眼:“哥哥,你和徐姐姐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送杯子?徐姐姐也不来咱们家了。”

    戎关关很会察言观色,他看的出来,哥哥心情不好,徐姐姐心情也不好。

    戎黎没有耐心跟他扯,敷衍他说:“大人的事,小孩少管。”

    戎关关顶着一盒糖,晃着脑袋撒娇:“哥哥,你别跟徐姐姐吵架了好不好?我好喜欢她的。”他拽住哥哥的上衣,“以后哥哥你要是娶嫂嫂,就娶徐姐姐行不行?”

    戎黎把他手一推:“你以后不会有嫂嫂。”

    “为什么呀?”

    叮。

    微波炉定的时间到了。

    戎黎把饺子拿出来:“你一个就够我头疼的了。”

    戎关关难过得肩膀都要塌了:“哥哥,你是嫌我麻烦吗?”

    “对啊,你很麻烦。”

    戎黎去拿了儿童餐具过来,倒了一小半饺子到碗里:“要是有一天,我要去逃亡,还得带着你这个尾巴。”他扭头,看了看还没长到他腰高的小孩,正儿八经地在寻思,“要不到时找个地方,把你扔了?”

    “不要。”戎关关一把抱住戎黎的腿,“哥哥,你逃亡的时候一定要带我,我帮你拿行李。”

    装糖果的盒子是金属的,戎关关拿在手里,硌着戎黎的腰窝,也不痛,就是痒。

    他把戎关关拎着拉开了:“自己端碗,出去吃。”

    要是逃不掉,还是得扔,扔了至少能正常地活。

    他这一生所求不多,十岁以前,他求安稳,十岁以后,他求活着,现在没什么求的,他已经不相信天能遂人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