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61章 戎狗护妻,杳杳护夫
    戎关关盯着草莓蛋糕,数了好久的数,他哥哥都没有回来。他把蛋糕放下,往外面跑,推开院门,看见地上有个影子。

    他探头探脑地往外看。

    是他哥哥呢。

    “哥哥,”戎关关扒着门,“你在外面干什么呀?”

    他哥哥说:“抽烟。”

    抽烟?

    戎关关立马奶声奶气地念出来了:“小小一支烟,危害万万千,少抽一支烟,快活赛神仙!”

    去年,因为有人乱扔烟头,引起了火灾,今年年初,乡镇办事处就在各个村的墙上刷了禁烟标语,戎关关经常听村里的婶婶们拿来教育抽烟的丈夫,他记性好,听几次就背下来了。

    在戎关关印象里,他哥哥很少抽烟,至少他没怎么看到过。

    他好奇地问:“哥哥,你为什么抽烟啊?”他哥哥是社会好青年,好青年是不会抽烟的。

    因为烦。

    戎黎把烟掐了,摊开手,看了看掌心的东西,是个微型摄像头,在徐檀兮浴室对面的盆栽里找到的。

    是戎大富装的。

    戎黎本来只是路过,原本也不关他的事,可戎大富的妻子在李银娥家门前撒野摔裙子的时候,把裙摆甩到他身上了。

    应该不只偷了裙子,然后他就找到了摄像头。

    “哥哥。”

    戎黎在想事情,没搭理,冷着眉眼,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

    “哥哥。”我饿了。

    “哥哥。”蛋糕化了。

    “哥哥。”快给吃的呀。

    “哥——”

    戎黎踹了一脚门,然后某坨胖墩就安静如鸡了。

    他在屋外面待了一阵才进屋,直接上楼,换了身衣服,拿了手套和口罩,揣在兜里下了楼,最后拿了手电筒,整个过程都寒着一张脸。

    戎关关知道,拿手电筒就是要出门了:“哥哥,你去哪儿?”

    戎黎蹲下,把鞋带系紧,他垂着眼睫,眼底阴森森的狠被遮住:“有只猪,不老实。”

    只有幼儿园文凭的戎关关:“???”

    他哥哥又上楼去了,过了一会儿,戴了顶鸭舌帽下来:“我叫了外卖,不用等我,送来了你自己先吃。”

    “好。”

    戎关关也不知道哥哥要把不老实的猪怎么样,也不敢问。

    戎黎出门前叮嘱:“吃完饭不准出去乱跑,就在家待着,你可以看电视,但除了电视之外,不准碰任何其他电器,尤其是烤火的,你要是冷就自己在院子里蹦跶。”

    戎关关乖巧如怂鸡:“知道了。”

    戎黎打开手电筒,出门了。

    晚上十点十三分。

    徐檀兮接到了万朝明打过来的电话。

    “徐小姐。”

    徐檀兮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一旁,端坐在梳妆镜前,将耳环摘下:“事情办好了吗?”

    万朝明支支吾吾。

    她把耳环放进首饰盒里:“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事情没办妥,万朝明有点底气不足:“我和弟兄们去晚了,到那的时候,戎大富已经被人教训了。”

    徐檀兮沉默了片刻:“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

    万朝明当时没进去,也没看到过程,就看到了结果——戎大富像死猪一样被倒挂在了树上。

    不过万朝明看到了“作案”结束后的“凶手”:“是个男的,戴了黑色的口罩,没看到脸。”他再仔细回忆回忆,“那人很高,穿了一身黑色,卫衣的帽子戴在鸭舌帽外面。”

    对了,“凶手”还有件工具,放在了戎大富家外面。

    “他有个光线特别强的手电筒。”

    徐檀兮刚取下来的项链掉地上了,镜子里,她侧着脸,怔怔出神。

    万朝明等了半天,那边也没声音:“徐小姐?”

    “还在吗,徐小姐?”

    “徐——”

    徐檀兮突然问:“见血了吗?”

    万朝明回答:“见了。”

    戎大富的脑袋和手都流血了。

    “万先生,”徐檀兮不矜不伐,落落大方,“有件事要拜托你。”

    她语气越温柔,万朝明心肝就越抖:“您、您请说。”

    她简明扼要,轻言细语:“把你刚刚看到的全部都忘了,要是还有别人也看到了,一律封口。”

    万朝明想不明白了,这位大小姐为什么要给那个“凶手”善后呢?他也不敢问,一口应下:“您放心,我和我的弟兄们嘴巴都很严。”

    徐檀兮道谢:“谢谢万先生。”

    万先生都快要吓傻了好吗?

    电话挂断之后,徐檀兮坐在镜子前,若有所思,她怀疑戎大富装了摄像头,可是没有找到,会不会是戎黎拿走了?

    戎大富是罪有应得,她其实也一直都知道,戎黎并非善人,不过没有关系,她钟情的也不是他的善良,即便是始于救命之恩,但她清楚地知道,如果救她的是别人,所有的故事将止于一张支票。

    戎黎不一样,她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知道了,她要完了,他身上有她所有喜欢的点。

    可以用一句很俗的话来概括:前世今生,命里注定。

    毫无道理,但是她认。

    她起身,拿了外套穿上。

    李银娥还没睡,烤火的炉子插着电,她在堂屋追电视剧,见徐檀兮下楼,问她:“你怎么还没睡?”

    徐檀兮说:“还不犯困。”

    她去拿手工灯笼。

    “要出去?”

    “嗯。”

    李银娥也没多问,毕竟是成年人嘛,血气方刚的,她懂她懂。

    徐檀兮提着灯笼出了院子,走到巷子里。夜已深,外面很安静,街坊四邻门口的灯笼都关了,远处有汽车的鸣笛声,近处有家犬在吠。

    徐檀兮站在路边,安安静静地等。

    良久良久后,巷子口有光照进来,模模糊糊的轮廓逆着光,从遥远的夜色里走出来。

    万朝明形容说:“那人很高,穿了一身黑色,卫衣的帽子戴在鸭舌帽外面。”

    没错,是她的心上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