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64章 动心了,怕她哭哦
    戎黎抬头,突然问了一句:“怎么拒绝人?”

    程及长腿一伸,往货框上一放:“男的女的?”

    戎黎看手机:“女的。”

    女人问题啊。

    啧啧,戎六爷这是开窍了?

    程及兴致来了,先探探口风:“你以前是怎么做的?”

    “不搭理。”

    这就很戎黎了。

    程及晒着太阳,悠哉悠哉地晃着腿,继续敲戎黎的边鼓:“你可以继续这么做。”

    他说:“不行。”

    程及可以确定了:“徐檀兮向你表白了?”

    戎黎不承认:“没有。”

    程及盯着他看。

    戎黎喝酒不上脸,但是耳朵会红,就像现在这样。

    程及认识他很多年了,见过他各种样子,颓的、丧的、狠的、麻木的、双手染血的、脚踩尸骨的,甚至失控自残的,就是没见过他没喝酒也红耳朵的样子。

    程及是真没看出来,这头还没被驯化的野生狼居然还挺纯。

    行,不戳穿他,作为塑料镇友,程及大发慈悲地指点指点他:“如果拒绝起来很为难,那就接受。”

    戎黎以前有过自杀自虐倾向,心理医生给他做过干预治疗,不过成效都不大,最后是他自己走出来的,反正想活也由他,不想活也由他。

    但今非昔比。

    现在戎黎不一样了,他的共情能力有没有提高程及不清楚,述情障碍有没有痊愈也不清楚,不过很明显,他已经被徐檀兮影响了,还有他家里的那个小胖墩,也有点潜移默化地“同化”他。可能小孩子比较治愈人,戎黎自从来了祥云镇,他的暴力倾向、反社会倾向都好了很多,慢慢有了点儿人样。

    既然是个人了,谈个恋爱也无妨。

    程及挺客观地建议:“如果徐檀兮纯粹只是要你的人,不是要你的命,我觉得你可以,”他装模作样地思考,眉一挑,“投个降?”

    卫衣的带子垂下来碍事儿,戎黎用一只手把带子打了个结,他在整理快递,语气不咸不淡的,听不出多少情绪:“我是问你怎么拒绝人,不是让你给意见。”

    虽然是塑料镇友,但程及还是挺了解他这位塑料镇友的,戎黎做不到不理不睬,是因为心软,非要拒人千里,是因为理智。

    徐檀兮要是跟了戎黎,以后应该就不会有安生日子了。

    程及言归正传:“真要拒绝,把人约出来,当面说。”

    戎黎沉默了很久,抬头看程及,眼里居然有茫然:“那她哭怎么办?”

    程及:“……”

    前几天还说人姑娘来者不善,这才几天,就见不得人哭了?以前想爬他床的那些姑娘们,一个个被扔得狼狈不堪、哭得梨花带雨,也没见他手软一下。

    程及欠揍地回了他一句:“那老子给你哄?”

    妈的,这是把他一个渣男当情感专家了?

    戎黎从货架那边过来,踢开程及搭在货框上的脚:“回你自己店,别在这挡路。”

    程及淡定地掸了掸裤腿,对着手机屏幕拨弄他那一头黑蓝色的染发:“过河拆桥,镇友你不厚道啊。”

    戎镇友没搭理他。

    程镇友从戎镇友店里拿了根棒棒糖,叼着走了。刚过马路,他接了个电话:“喂。”

    是位女士:“请问是林禾苗的家长吗?”

    不想管闲事的程及:“不是。”

    对方可能去确认号码了,过了个片刻,她说:“不好意思我打错了。”

    “等一下。”

    女士就没挂。

    程及把糖咬碎,挺认命的口气:“我是。”

    女士自报家门:“我是林禾苗的班主任,您是?”

    程及上次不是去给林禾苗开了回家长会吗,号码就是那时候留的。

    他回:“她哥。”

    “是这样的,林禾苗同学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也没有跟我请假,不知道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

    程及脚步停下,被迎面走过来的路人撞了一下肩,对方在道歉,他没反应,还在讲电话:“几天没去了?”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上周五。”班主任女士在电话里苦口婆心,“她虽然已经被保送了,但最好还是保证一定的出勤率,毕竟通知书还没下来,在这之前千万不能松懈。”

    程及不喜欢多管闲事,就是太闲了:“我会尽快回复您,如果她回学校了,也麻烦您再给我回个电话。”

    “行。”

    挂了电话,程及开车去了老屋林村,问了两个人,找去了林禾苗家里,他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问:“谁啊?”

    来开门的是林禾苗的哥哥林进宝,他二十多岁,长得有点捉急,比程及矮了一个头。

    程及问:“林禾苗在不在家?”

    林进宝打量他,人是不认得,但衣服的牌子林进宝可认得,是个有钱人:“你谁啊?”

    程及随便编了个身份:“她老师。”

    在院子里逗孙子的吴树凤一听说是老师,立马过去问:“是不是那丫头在学校闯什么祸了?”

    “不是,找她有别的事。”

    吴树凤语气挺冲,很不耐烦:“她不在。”

    “哦。”

    哦完了,程及长腿一迈,直接进去了。

    吴树凤立马嚷嚷:“诶诶诶,你这人怎么回事!我让你进来了吗?”

    林禾苗家是一层楼的平房,房门都开着,站在堂屋的门口,能一眼扫到头,程及目光找了一圈,没看到人。

    “她在哪?”

    吴树凤心想,那丫头还是个狐媚子呢,都会勾男人了:“鬼知道她上哪疯去了,这么多天都不回来,保不准是被哪个男人勾走了。”

    坐在门口摘菜的林早生听到这话才抬头,看了一眼妻子,似乎不满,但也没吭声。

    有人吱声了,是儿童车里的小孩:“姑姑走了,走了!”

    程及看了看小孩,又瞧向大人,他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林禾苗要让他去开家长会。

    程及问吴树凤女士,带了几分调侃的调调:“你是林禾苗的继母?”

    不等回答,他转身走人。

    吴树凤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对方是在挖苦她,气得她火冒三丈,正想骂回去,人已经出院子了:“什么人呐这是!”

    林进宝来了一句:“那人挺有钱的,穿得都名牌。”

    “以前没看出来,那丫头还挺会勾引——”

    林早生把菜篮子一摔:“够了!”

    被这么一吼,吴树凤变本加厉了,嗓门比丈夫更大:“你吼什么吼!有本事冲你闺女吼!”后面她又开始念叨了,念叨丈夫窝囊,念叨婆婆迷信,念叨儿子不成器,念叨街坊四邻取笑她生了个自闭女儿。

    林早生闷不吭声。

    吴树凤没完没了,还在数落,他听不下去,出门去追程及了。

    “老师等等。”

    程及把车窗摇下去。

    林早生驼着背,才五十来岁,两鬓已经生了白发:“禾苗她离家出走了,已经走了好几天,她什么也没带,不知道在外面怎么样了。”

    他语气很焦急。

    程及就问了:“你们没去找她?”

    林早生面红耳赤地支支吾吾。

    程及算是看懂这一家人了,也没动怒,他就笑着问了一句:“你是林禾苗的继父吧?”

    他怼完就打了方向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