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65章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啊~
    祥云镇只有一个烧烤摊,在老车站的对面,这会儿刚过十点,外出吃宵夜的人不少,有本地的年轻人,也有过来旅行的游客。

    “这里再来一打啤酒。”

    老板娘乐呵呵地应了客人,扭头对新来的店员说:“小林,三号桌一打啤酒,你送过去。”

    新来的店员不爱说话,她点了点头,放下抹布,搬了一箱冰啤到三号桌。

    三号桌上是一群年轻的“社会青年”,年纪看着都不大,七个小伙子凑齐了五种发色,还有一个是平头。

    林禾苗把酒放下,刚转身,围裙的带子被人拽住了。

    “小妹妹。”

    是一个黄头发的男人,就暂且称呼他为黄毛。

    黄毛脸上生了痘,皮肤坑坑洼洼,他眉毛很浓,一挑一挑的,手指勾着围裙的系带,眼神很轻浮:“别急着走嘛,酒还没帮我们开呢。”

    林禾苗转过身去,从兜里掏出开瓶器,动作机械、面无表情地给客人开啤酒,开完酒:“慢用。”

    黄毛还不松手,一双三角眼来回地打量她:“小妹妹,你几岁啊?”

    小妹妹长得不错,很甜系,满脸的胶原蛋白,就是冷了点,眼睛里像装着一潭死水,目光无神,有些呆滞。

    她把围裙脱下来,不要了,对老板娘说:“到十点了。”

    十点之后,老板娘的儿子会过来接她的班。

    黄毛抓了空,围裙掉地上了,他摸了摸下巴,对狐朋狗友们说:“小妞挺个性的。”

    狐朋狗友都起哄,敲碗的敲碗,吹口哨的吹口哨。

    老板娘在这条街上开了几年店,也知道那群青年心思不正,她把今天的工钱结给了林禾苗,故意大嗓门地问她:“你爸来了吗?不是说要来接你吗?”

    林禾苗愣了几秒钟,点头:“来了,在对面等我。”

    “那你快去吧,别让你爸等久了。”

    “哦。”

    林禾苗出了店,往马路对面走。

    可那黄毛色迷心窍不怕事儿,和旁边的平头哥们儿交换了个眼神,两人一起悄无声息地跟上去了。

    老板娘刚要去阻止,被丈夫拉住了,丈夫对她摇摇头,用嘴型说:“得罪不起。”

    老板娘也犹豫了,看了看路对面,见往来的路人很多,也就没有管了。

    街上往来的路人是很多,但越往旧公路那边走,人烟越少。路灯亮着,微风袭来,树影婆娑。

    四周越来越安静,安静到林禾苗听见了后面的脚步声,她没有回头,直接往前跑。

    后面的人在追。

    她拐了弯,走进一条巷子里,巷子两边都是人家,趁人没有追上来,她迅速躲进两户人家中间的窄道内。

    里面灯光照不进去,很黑,她摸着墙走到底,然后蹲下,抱住膝盖。她不敢大声喘气,牙齿不自觉地咬紧,耳边全是风声,被放大了无数倍,凛凛寒风穿过她的脖子,像锋利的刀刃,刮着皮肤上的冷汗。

    人来了,他也进来了……

    林禾苗屏住呼吸,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那个不断靠近的人影离她越来越近,一团黑色从头顶压下来,她突然站起来,举起手里的砖头——

    “林禾苗。”

    砖头掉在了地上。

    她手还在发抖:“程及……”

    宽厚的手掌从黑暗里伸过来,落在她肩上,轻拍了一下:“是我。”

    她把手上的汗擦了擦,抱住他。

    程及本来想推开她,发现她还在发抖:“怎么了?”

    林禾苗紧紧抓着他腰上的衣服,大口地喘气:“我腿软了。”

    程及避开她的腰,把手放到她后面,没有搂实:“怎么怕成这样?是不是我吓到你了?”

    他出来是寻人的,路过这条巷,远远看见个影子,挺像她的,这才追了过来。

    林禾苗缓了缓,平复之后,松开手:“有两个人跟着我。”

    “男的女的?”

    “男的。”

    程及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抓起小姑娘的手,让她拿着手机:“你拿在手里,对着外面的路一直晃,得让我看到光,知道吗?”

    她说知道了,拿着他的手机,把光照到他脸上,她看着他:“要是打不过他们,你就喊我。”

    光落在他嘴角,他在笑:“喊你能干嘛?”

    她把那块砖头又捡起来。

    “我保护你。”

    真傻。

    也是,她才十八岁,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天真单纯,手里只要有块石头,就敢与世界对抗。

    程及拍拍她的肩:“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别出去,在这等我。”

    他嘱咐完就走了。

    林禾苗抱着砖头,走到窄道的最边上,那个位置是她保护自己的同时,能离他最近的地方,她贴着墙,仔细地听动静,晃着手里的手机,把灯光横着铺了一路。

    程及回头看了一眼晃动的光,确定她依旧安全,然后走出巷子,他看见旧公路上两个男人在张望。

    平头说:“我看见她往那条巷子里跑了。”

    黄毛吆喝他一起,说要跟小妹妹嗨一嗨,两人刚过马路,被人迎面拦住了。

    黄毛下巴一抬,嚣张地问:“你谁啊?”

    程及摸出打火机,按了一下,一簇蓝色的火猝不及防地映进他眼里:“你老子啊。”

    “找死是吧?”

    黄毛和平头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一起上,程及把打火机一合,掉个向,推了一下底部,一层薄薄的刀片就从打火机里露出来了。

    这打火机还是从戎黎那里坑来的,戎黎有一颗高智商的脑子,学了一段时间的机械,就整出了这玩意,不过挺好用的。

    程及懒得浪费时间,一个回旋踢踹中了平头的肚子,一只手截住了黄毛挥过来的拳头,把人一扯,拉到近处,打火机在手指间转了一百八十度,他出手,刀刃抵到黄毛的脖子上。

    被踢到地上的平头痛叫了一声。

    “刚刚你们跟着的那个姑娘,是我家孩子。”程及用刀片拍了拍黄毛的脸,“以后要再看到她,管好你们的眼珠子知不知道?不然,”

    他抬起手——

    黄毛立马惊恐地闭上眼,刀片刮着他眼皮过。

    程及用手抹了一下刀片,推回打火机里:“不然,老子弄瞎你。”

    话落,黄毛的眼皮上冒出一颗血珠来,他捂住眼睛,大叫:“啊啊啊啊——”

    “叫什么叫?”

    程及说这话是很随意的,但黄毛和平头都被吓得不轻,是一声都不敢再发出来了。

    所以说,恶人就要恶人磨,不遭点社会的毒打,他们还真以为他们称霸了这条街呢。

    程及把打火机收好,回头就看见了从墙后探出来的脑袋,他走过去:“都看见了?”

    林禾苗把手里的砖头扔掉:“没看见。”他不想她看见,那她可以当没看见。

    “走吧,我送你。”他问,“你住哪儿?”

    林禾苗还拿着他的手机,赶紧跟上去,给他照明:“菜市场后面的旅馆。”

    程及揣着兜,走得慢慢悠悠,地上的影子也慢慢悠悠:“这几天都住那?”

    “嗯。”

    他转头看她:“为什么不去上学?”

    “我得赚钱。”她不是抱怨,就是很平静地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给他,“睡觉要钱,吃饭也要钱,我还要存上大学的钱。”

    别人家的女孩子这个年纪的时候在做什么呢?

    程及觉得吧,女孩子还是要娇养着好。

    “平时没事总上我那晃悠,有事怎么不来。”他语气有点训斥的意思。

    她仰着一张稚嫩的脸,没有完全长开,样貌还很青涩,就是眉宇间有几分与年龄不符的沧桑,有点执拗地说:“有事才不能去。”

    林禾苗是这样想的,她现在还太小,给不了他好的东西,但至少不能给他带去不好的东西。

    她很像程及曾经捡到过的一只小土狗,那只狗身体不好,柔柔弱弱的,一条腿不知道被谁打断了,他喂了几次,它就认他当主人了,一见他就摇尾巴,有一次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一张破毯子,它兴冲冲地叼过来给他,放下就跑了。后来那只狗不行了,它就藏起来,悄悄地死了。

    真的跟她很像,程及伸手过去,想摸摸她的头,还没碰到,她说:“我到了。”

    程及把手收回去了。

    林禾苗犹豫纠结了一会儿,小心地问他:“你要不要进去坐一下?”

    程及看了看旅馆的门面,是个很不起眼的店,装修也很差:“这里是旅馆,”他表情突然严肃,“你以后记住了,不能跟男的一起进去。”

    林禾苗似懂非懂:“你也不行吗?”

    “我例外。”他直接往里走,“你住哪一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