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67章 杳杳生病,戎黎忙活
    雨只下了一刻钟就停了,来得急,去得也快。一场临时雨,催着山茶花一朵一朵地开,空气里的花香有雨后的青草味,村头的小路泥泞,戏耍的儿童跳过水洼,三五成堆地扎在一起,和了一滩泥,捏一个你,捏一个我。

    戎关关刚和小栀子姐姐玩了泥巴,手已经洗过了,但是袖子还是沾到了,他看见哥哥回来,立马把手藏到后面。

    可是他哥哥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进屋去了,

    戎关关跟上:“哥哥,你怎么都湿了?”他去拿了抽纸过来,“你淋雨了吗?”

    戎黎抽了两张纸,擦脸上的雨水,伞被他弄坏了,没有理由,纯粹手痒。他问小团子:“晚饭想吃什么?”

    提到饭,戎关关就很幸福:“李婶婶家炖了猪脚,叫我们晚上过去吃。”

    戎黎把用过了的纸捏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要去你去。”

    他边脱衣服边往浴室走。

    戎关关跟在后面,“兢兢业业”地把湿衣服捡起来,全部放进桶里:“哥哥,你还在和徐姐姐闹别扭吗?”

    戎黎把浴室的门关上,声音很淡,事不关己似的,但门关得很响:“这么喜欢她,你就去跟她过。”

    戎关关觉得今天的哥哥好丧。

    最后,戎关关还是没有去吃猪脚,在红烧猪脚和饭票哥哥之间,他忍痛割爱地选择了后者,然后晚饭化悲愤为食量,吃了三个大狮子头。

    下了雨,路上还是湿的,村头村尾跳广场舞的妇人们都没有出门,晚上格外安静。

    十点左右,戎关关已经睡了,戎黎开着烤火炉在打游戏,一局中途,有人来敲门,他一开始没理,听到喊声才去开门。

    “戎黎!”

    “戎黎!”

    是李银娥女士。

    戎黎开了门,站在门口问:“有事吗?”

    李银娥跑着过来的,她上气不接下气:“小徐她生病了。”

    走廊的灯没有开,光线有些暗,戎黎脸上的神色被昏暗模糊,只见他垂下眼:“找我没用,要找医生。”

    徐檀兮自己就是医生。

    “她吃过药了,但没什么用,还是烧得很厉害,得送去大医院。”李银娥急得不行,“小徐病着,我这又不会开车,一时也找不到人。”

    戎黎一副拒人千里的口吻:“我晚上开不了车,找别人吧。”

    这语气淡得跟没良心似的。

    李银娥听得恼火:“你这人!我们小徐怎么着你了?你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好端端的人都被你给折腾出病来了。”

    她这个局外人都看出来了,戎黎就是茅坑里捂不热的臭石头,说他对人姑娘没意思吧,他又频频去人家姑娘的闺房,还隔三差五地“夜会”,说他对人有意思吧,他又一副看破红尘、不理俗世、无欲无求的样子。

    李银娥极其不满地甩了戎黎一记眼刀:“你就可劲儿作吧,作死你得了!”

    她气呼呼地走了。

    戎黎关上门,低头看自己的手,掌心破了。

    他回堂屋,拿起手机,关掉游戏,给程及打电话:“我晚上开不了车,你上徐檀兮家一趟,她生病了,得送去县医院。”

    程及故意的,给他挖坑:“我没空。”

    其实是很明显的坑,程及怎么可能真不帮,徐檀兮怎么着也是他店友。

    但戎黎没给自己思考时间,直接往坑里扎,他从来不用这种语气跟程及说话:“帮我一次。”

    有点求人的意思。

    程及当然不会客气,言简意赅:“转钱。”

    戎黎那边挂电话了。

    十几秒之后,程及收到了到账信息,他数了一下零的个数,有七个。当初戎黎假死,跟他在祥云镇碰上了,戎黎给他的封口费是六个零。

    这是什么道理?

    徐檀兮的命已经比戎黎他自己的命贵了?

    程及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我要出去一趟。”

    林禾苗想问他去哪,但是忍住了。

    她表情藏不住事儿,程及一眼就看出来了,随意地解释了一句:“不是去玩,是去给人当司机。”

    “那你晚上还回来吗?”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在说话:你晚上要回来呀!

    程及本来打算在县里过夜,可平时总面无表情的小姑娘对他露出了饱含期待的神情,这让他有种欺负人的负罪感。

    她有一双容易让人心软的眼睛,只是平时关上了窗,积了一层世俗向她投掷过去的土,而变得黯淡无光。

    程及改变主意了:“如果不太晚就回来。”

    林禾苗眼睛弯了弯,开心得很明显。

    他去卧室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过来,放在她坐着的旁边:“是新的,我没穿过。”

    他家里没有女人的衣服,林禾苗是他带回来的第一个。

    “客房在二楼,床单和被子在我房间的柜子里,你自己拿。”他把备用钥匙放在茶几上,“我带钥匙出门,你记得锁好门,不要乱给人开门。”

    她在看他拿来的衣服:“好。”

    “浴室的柜子里有新的洗漱用品,自己拿。”

    她点头,脸也不知道是不是风吹的,一直红红的。

    “我走了。”

    她起身送他:“路上小心。”

    程及出了门,让她先回屋,锁门之前还交代了一句:“吹风机在我房间的床头柜下面。”

    林禾苗鼻子有点酸。

    程及是第一个对她无微不至的人,她没有贴身的衣物换洗,要用吹风机吹。他总是说自己很坏,不是的,他是很体贴、很温柔的人。

    “走了。”

    程及把门一带,锁上了。他有辆车停在这边,刚走过去,还没上车,戎黎的电话又来了。

    “你又干嘛?”

    戎黎问他:“到了吗?”

    程及有点无语:“才几分钟,我飞过去啊?”

    “快一点。”

    戎黎催完就挂了。

    程及对着挂断的手机笑骂了句,随后上车,往竹峦戎村开。

    两个村子隔得不是很远,程及又开得快,五分钟不到,他的黑宾利就开到了李银娥的眼皮子底下。

    “小程!”

    李银娥刚好在门口,看见程及的表情就像看见了救星:“小程!”

    小程停车,把车窗降下去,一只胳膊支在上面:“怎么了李婶?”

    “小徐她高烧不退,得上医院,我去村里问了几个人,都没有驾照,你能不能帮忙送一下?”

    程及爽快地答应了:“行啊。”

    “我去扶她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