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68章 戎黎有点野有点欲啊
    “我去扶她出来。”

    李婶赶紧回屋去,没一会儿,她就搀着徐檀兮出来了。

    徐檀兮穿着连帽的黑色大衣,头发松松垮垮地随意扎在后面,因为高烧,额头和两鬓的碎发微微汗湿,唇色偏白。

    她对程及微微点头:“麻烦你了,程先生。”

    程先生见过女人无数,有美在皮相的,也有美在骨相的,徐檀兮不大一样,她气质清雅、云淡风轻,像国画大师只用黑白水墨勾勒出来的书香仕女,美不在皮囊与骨相,在一言一行里。

    程及想起了流霜阁里那位清隽温润的温先生。

    “没事儿。”程及下车,帮女士开车门,“不用这么客气,都是镇友。”

    李镇友扶着徐镇友上了程镇友的车。

    从祥云镇到县医院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到那的时候,徐檀兮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

    急诊室的医生给她测了生命体征:“心率和脉搏都偏低。”是个年轻的男医生,病人有点意识不清,他询问“病人家属”李银娥女士,“病人最近有没有动过大手术?”

    李银娥也是一愣:“没听她说过啊。”李银娥说,“我是她房东。”

    急诊医生用医用的瞳孔笔照了照病人的瞳孔,转头吩咐科室护士:“先给她做个血检。”

    徐檀兮的确不久前做过外伤手术,身体抵抗力偏弱,比一般人更难退烧,而且有肺炎症状,打了退烧针之后还需住院。

    李银娥在急诊室陪徐檀兮,程及去办住院手续,要了间独立的病房,都安排好后,已经到深夜了。

    徐檀兮没醒,在输液,怕吵着她,李银娥说话悄咪咪的:“小程,今天麻烦你了。”

    程及平日里穿得潮,又长了一张坏男人的脸,一笑,有点风流痞相:“不用客气,大家都是镇友。”

    花桥街上,除了戎黎最有名的就数程及了,戎黎是因为脸招人,程及不一样了,他是因为花名在外。

    十里八村的长辈们最喜欢用程及去教育家中未出嫁的闺女了:闺女啊,找对象的时候眼睛千万要擦亮了,穷点丑点没关系,只要不像街尾那个纹身的。

    也不怪长辈们拿他当反面教材,的确是程及换了一波又一波的女伴。

    不过李银娥女士对浪子有点改观了,脸上笑嘻嘻:“呵呵,镇友啊。”李银娥拿出闲聊的语态来,先摸摸底,“程镇友觉得我们徐镇友怎么样?”

    程镇友:“……”

    看来戎镇友已经失去房东太太的民心了。

    程镇友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微笑:“李镇友说笑了。”

    李镇友也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微笑:“呵呵。”

    请让我们忘记尴尬,说点正事。

    “镇友你晚上还回镇里不?”

    程镇友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多了:“得回,家里还有客人。”

    女客人吧。

    哎,错付了。

    李镇友心想,回头得跟小徐说说,找对象的时候眼睛千万要擦亮了,穷点丑点没关系,别像纹身的和送快递的就行。不过,程镇友的人品李镇友还是信赖的,至少他乐于助人。

    李镇友对乐于助人的程镇友说:“那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儿就行,”

    “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李银娥嘱咐他:“车开慢点,千万要小心。”

    程及应了声,留下号码走了。病房在四楼,他在电梯口碰到了戎黎,有点诧异:“你什么时候到的?”

    戎黎从电梯里出来,室外的夜间温度在五度以下,他连厚外套也没穿一件,一个白T一件卫衣。

    “刚刚到的。”

    还以为他不来了呢。

    程及也不急着走了,跟他聊上几句:“你自己开的车?”这么晚了也没客运。

    戎黎神不在这,回得不走心:“不是。”

    他在路上随便抓了个开摩托车的。

    开摩托车的当然不肯送他,所以他掏出了刀。

    “她严不严重?”他语气有点淡,很平静,喜怒不形于色,眼里无波无澜,眼皮一搭,有几分厌世的颓废感。

    “高烧引起的肺炎,不过烧已经退了。”程及报了个病房号,见戎黎不动,“你不去看看她?”

    戎黎说:“你少管我的事。”

    果然,塑料之间只适合谈钱。

    “我才懒得管你。”程及按了下楼的电梯按钮,“我回去了,你要不要一起?”

    戎黎神色有点懒,带着几分倦意:“要车费吗?”

    程及理直气壮:“当然。”

    戎黎眉梢轻抬,眼角的泪痣给他那副看似的乖巧的皮囊加了几分随心所欲的野性:“那你可以滚了。”

    也不知道之前是谁一句话没说就转了七个零。

    电梯门开了,程及进了电梯,正儿八经地说了一句:“戎黎,我觉得你可以跟徐檀兮试试。”

    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戎黎一直在破例。

    戎黎也进了电梯,目不斜视,一副不想跟“陌生人”搭腔的神情。

    “你去哪?”程及撞了一下他的胳膊,“要跟我回去?”

    戎黎:“抽烟。”

    程及瞥了一眼电梯上的倒影。

    也怪不得十里八村的女孩子们很迷戎黎,是真挺反差的,长这么乖,眼里四大皆空,但就是往那一站,又欲又野。

    程及离开之后,李银娥在病房打了一会儿的盹,就租了热水壶打水去了。病房里只有徐檀兮,她还在睡,戎黎在门口站了半晌才进去。

    她穿着蓝白色的病号服,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地躺着,安静又羸弱。

    戎黎抬起手,鬼使神差地,想碰碰她皱着的眉,手指落下,压在她眉间,轻轻抚了抚。

    她眉头松开了。

    李银娥打水回来的时候,戎黎已经走了,病房里一切如初,看不出有人来过的痕迹。

    凌晨两点。

    在病房守夜的李银娥已经睡着了,身上盖的毯子掉到了地上,她翻了个身,没醒,抱着自己往沙发里缩了缩。

    医院走廊的灯有点暗,冬天的晚上很阴冷,过道里十分安静,确实有点教人毛骨悚然。

    突然,有诡异的声音。

    “喵。”

    “喵。”

    “……”

    一声接一声,叫声轻细。

    值夜班的护士路过,停下来:“我好像听到了猫叫声,你听到了没?”

    同伴说:“听到了,声音好像是从楼梯那边传过来的。”

    可是医院里怎么会有猫呢?两个护士有点发怵,蹑手蹑脚地往楼梯间走,两人屏住呼吸,小心地推开门——

    楼梯间里猫的影子也没有。

    “应该是有人恶作剧吧。”

    两人没管,继续巡查病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