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70章 戎黎:离我女朋友远点
    “不知道你就让我验血,”戎黎不咸不淡地评价了一句,“庸医。”

    “……”

    从未见过如此张狂之徒!

    这还能忍?何医生不能忍:“这位少年——”

    “少年”眼皮一抬。

    何医生瞬间被震慑住了,这眼神可不是一个少年该有的。

    戎黎起身,把椅子往后一拉:“眼科在哪?”

    他说起话来懒洋洋的,如果忽略眼神的话,挺像刚睡醒的猫,但如果你跟他对视的话,就好像羊入虎口,你是肉,他是兽。

    何医生给整结巴了:“二、二楼。”

    等人走了,何医生才松了一口气。

    从内科诊室出来,戎黎去挂了个眼科的号,眼科医生让他做了个视网膜检查、血糖检查、房角镜检查,另外还做了个眼底检查。

    六十多岁的老医生戴着老花镜,把检查结果看了又看:“有点奇怪。”

    戎黎问:“怎么奇怪了?”

    “视网膜色素没有发生变性,视杆细胞发育也良好,基本可以排除先天遗传性眼病。检查结果显示视杆细胞不能合成视紫红质,但是又没有出现全身性维生素A以及其他维生素缺乏的症状。”

    专业术语戎黎听不懂,和以前给他看眼睛的那个庸医说的差不多,那个庸医最终的诊断是——病因不详,治疗效果不佳。戎黎对治愈早就不抱希望,他只关心结果:“能确定是夜盲症吗?”

    应该是吧?获得性夜盲。

    情况有点出奇,行医多年的老医生也不敢确定了:“再做个深入检查吧。”他仔仔细细地盯着“患者”的眼睛,瞧了又瞧,这眼睛……怪好看的。

    “如果是夜盲症,在光线很暗的情况下,可不可能存在看得清楚某样东西的例外?”

    老医生思考思考:“如果是某种特定的颜色,患者又刚好对那种颜色有很强的识别能力,就有可能看得清,不过这样的例子很少。”至少他还没碰到过。

    “患者”又问:“要是例外的对象是人呢?”

    比如徐檀兮。

    老医生扶了扶眼镜,信誓旦旦:“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又一个庸医。

    没必要浪费时间了,戎黎起身走人。

    老医生冲他喊道:“唉唉唉,这位病人,病人!”本医生还没说完呢!

    在医院,几个检查就能耗掉一上午。

    下午三点,何医生又来402病房了,还殷勤地拎了一杯奶茶过来,白大褂不扣,里边是三件套的西装,走路带风,衣冠楚楚。

    “徐小姐,下午好点了吗?”

    徐檀兮出于礼貌,回道:“好多了。”

    “我同事请下午茶,多点了几杯奶茶。”何医生晃了晃拎在手里的奶茶,“我给你也带了一杯。”

    “不用了,谢谢。”

    她教养极好,即便是拒绝人,也是温温柔柔的,虽然有点距离感,却礼貌得不会让人觉得不适。

    她一定受过很好的教育。

    何医生有点心痒:“我都带过来了,赏个脸呗,不然浪费了。”

    刚好,李银娥上厕所回来。

    “我喝。”李女士十分善解人意呐,“我喝不就不浪费了。”

    “……”

    这位房东女士好碍事儿!何医生尴尬地、面带微笑地、皮笑肉不笑地把奶茶递给了半路杀出来的李银娥女士。

    李银娥女士报以一笑——皮笑肉不笑:“嘿嘿。”

    何医生尬笑:“呵。”

    外边儿,内科的护士过来喊人了:“何医生,主任找你。”

    “那我先去忙了。”

    等人走了,李银娥女士一管子戳破了奶茶,吸了一大口珍珠:“这个何医生,满肚子都是花花肠子。”

    徐檀兮嗓子不太舒服,轻咳了两声:“怎么看出来的?”

    李银娥倒了杯热水给她:“他上午系了条黑领带,下午又换成蓝的了,看见漂亮姑娘就跟只花孔雀似的,也不先了解了解,直接就往上扑。这种男人太表面,最不靠谱了。”这么一衬托啊,李女士突然觉得,“还是咱们镇的戎镇友和程镇友比较靠谱。”

    徐檀兮笑了笑,没有接话。

    何医生的大名叫何方穹,他爷爷是县医院的副院长,家里小有资产,他边走边看手上的劳力士,三点十七了。

    拐角处,一人直接撞过来。

    何方穹被撞得往后趔趄了好几步,抬头一瞪,冤家路窄:“怎么又是你!”

    是上午骂他庸医的那个“问题少年”。

    “这么宽的路你也能撞上来,走路不看路啊?”年纪轻轻,人模人样,怎么跟个山大王似的。

    对方道歉,但毫无诚意:“抱歉,我眼神不好。”

    又找茬是吧?

    何方穹虽然有点怵这“少年”,但这里是医院,他是小有资产的、副院长的孙子,完全没必要怂:“眼神不好就去看眼科。”

    “看过了。”

    他语气不温不火的,没掺一点波澜,可就是有种绝对的压倒性。

    这股子毫无缘由的敌意,让何方穹觉得莫名其妙。

    “毛病。”

    何方穹骂了句,甩袖就要走。

    戎黎仗着腿长,一伸脚,挡住了路:“等等。”

    何方穹是典型的欺软怕硬,以为对方要动粗,吓得他口齿都不伶俐了:“你、你想干嘛?”

    戎黎侧着脸,俯视他:“402的徐檀兮,”他简明扼要,“离她远点。”

    四次。

    这个脸长得像鲶鱼一样的庸医,一天之内跑了四次徐檀兮的病房。

    何“鲶鱼”气得爆粗口了:“关你屁事!”

    “她是我女朋友,”戎黎语气轻飘飘的,喜怒不形于色,眼神杀人无形,“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这么无害的一张脸,却有着阴狠的眼、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

    何方穹秒怂:“我我我又没干嘛。”他小碎步一跳,越过戎黎挡路的脚,跑下了楼。

    就这样,何方穹的花花心思被搅黄了。

    有些男人吧,要是得不到,他就会在心里自动放大对方的缺点,找无数个理由来平复自己的不甘心,比如涵养很好的这位徐小姐,眼光就不怎么样嘛,会找那种“小社会”当男朋友的女人,又能正经到哪里去?他觉得吧,男人找十八岁的小姑娘没什么,可女人找十八岁的小伙子,就很恶心了。

    下午巡查病房,何方穹带着几个实习医生,又去了一趟402,这次他的态度比之前就冷淡多了,说话还有几分冷嘲热讽的味道:“徐小姐,你可真了不起啊。”

    这语气让李银娥女士很想干架:“我们小徐怎么了不起了?”

    何方穹也不管还有实习医生在,阴阳怪气地说:“男朋友不是才十八嘛,祖国的小苗苗都摘下来了,这还不够了不起啊?”

    徐檀兮唇角抿了一下,这是她生气的前兆。

    “祖国的小苗苗?”本来李银娥还觉得这个医生人模人样的,现在觉得他人模狗样像条鲶鱼,“你说谁啊?”

    何方穹酸溜溜地嘲讽:“眼神不好的那个。”怼完,他带着他的实习医生昂首阔步地走了。

    呵,男人。

    李银娥用白眼目送了人模狗样像条鲶鱼的家伙。

    “小徐,他说谁啊?”十八?小徐什么时候认识十八岁的小苗苗了?她怎么不知道。

    徐檀兮掀了被子下床:“李婶,我出去一趟。”

    李银娥哪里放心:“你去哪啊?还吊着水呢,唉唉唉不能摘——”

    徐檀兮已经把输液袋从输液架上摘下来了,她一只手高高举着,神色焦急:“戎黎来了,我去找他。”

    戎黎?

    十八岁?

    不要脸!他分明26!

    李银娥一晃神,人就跑远了,她在后面胆战心惊地嘱咐:“小徐,你跑慢点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