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72章 请抓鸡去提亲!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鬼使神差地,把唇压下去,轻轻吮了一下。

    徐檀兮手里的糖掉了,整个人僵住,被他吮过的地方有一点点疼,麻麻的。他唇上的温度很低,在她手背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

    若是仔细看,会发现戎黎的喉咙吞咽了一下,耳尖与眼角都发红。

    他缓缓抬起头,唇边沾了一点儿血红:“可以了,不流血了。”他神色如常,用指腹随意地抹了一下唇,“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徐檀兮没坐过云霄飞车,没体会过那种从最高空猛然坠到最底下的落差和失重感,她猜想,应该跟她现在的感受差不多。

    她生气了,脸上的热度都没来得及退,把被他握着的手抽走:“先生,男女授受不亲。”

    戎黎嘴角一扬,笑了。

    徐檀兮一下子……就气不起来了。

    戎黎很不爱笑,她没见过他眼睛弯弯的样子,看起来会更乖,本来就生得好看的人,笑起来像把所有的星星都碎在了眼睛里,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徐檀兮以前不贪美色,是戎黎,把她拽到了色欲横流的世俗里。

    他只笑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时那副冷淡随性的模样。他舔了舔唇,有血腥味,还混着消毒水的味儿:“嘴里好苦。”他问徐檀兮,“你还有没有糖?”

    她原本在生气呢,又被他弄得没脾气了:“有。”

    她把口袋里的糖全部拿出来,放在手心,递给他。

    戎黎只要了一颗,他剥开糖纸,把草莓味的软糖扔进嘴里,又把糖纸揉成团投进了几米之外的垃圾桶里。

    输液袋和针管都是医用垃圾,他干脆拎着,走了几步,回头:“站那干嘛,不走啊?”

    徐檀兮跟上去,是往住院部去的方向。

    “先生,你冷不冷?”她突然问。

    戎黎走在前面,把外套脱下来,往后扔给她,那张嘴总是不饶人:“谁让你这样跑出来,活该你冷。”

    徐檀兮把他递过来的外套穿上,有很淡的烟草味,被很浓的糖果香盖住了,她低着头,莞尔浅笑。

    她又知道了一件关于戎黎的事情。

    他总是口是心非,有时候,他的话要反着来听,所以他不是不喜欢她,只是他用于生存的那道防御墙太牢固了,他圈地为牢,不肯出来。

    没关系,她去把他的墙戳破好了。

    李银娥在病房里踱来踱去,老远就看到徐檀兮了,上去免不了一顿唠叨:“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多穿点再出去。”她嘴上都要起泡了,火急火燎的,“针头怎么掉了?你拔的?”

    徐檀兮说:“不小心弄掉了。”

    李银娥先去按了床头的呼叫器,然后才一惊一乍、拖腔拖调地“哎呀呀”了一句:“这是谁啊?”

    戎黎:“……”

    戎黎比徐檀兮还先进病房,李银娥当然早就看到他了,她故意晾了他一阵:“这不是我们一会儿三温暖一会儿透心凉的戎镇友嘛。”

    戎黎:“……”

    徐檀兮拉了拉李银娥的衣服:“李婶。”

    看看,这护犊子的小模样。

    李银娥有点很铁不成钢啊,戎黎太狗,小徐还惯他,她实在无话可说了,就用方言味的普通话高歌了一曲:“就是爱到深处才由他,碎了心也要放得下,难道忘了那爱他的伤已密密麻麻……”

    戎黎:“……”

    徐檀兮:“……”

    这歌词,还挺应景的。

    趁着护士在给徐檀兮重新扎针,李银娥把戎黎拉到外边去,语气严肃地教育:“戎黎,你到底几个意思?”

    戎黎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在看病房,心不在焉:“什么几个意思?”

    李银娥是过来人,他们那辈谈恋爱可简单了,要是看对眼儿了,男方拎只鸡去女方家就行了。

    她觉得戎黎完全可以去抓鸡了:“你别搁我这打太极,咱们村的狗都知道小徐中意你。”

    戎黎不接腔。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李银娥要急死了:“你要是想跟她处,就甭扭扭捏捏的,你要是没那意思,就跟她说清楚,别一会儿松一会儿紧地吊着人家姑娘。”

    也不知道戎黎听没听进去,反正他是一点反应也没给,一个眼神都没从病房里分出来。

    徐檀兮的血管很细,护士扎了五次都没扎中,最后还是徐檀兮自己扎的。

    这个医院不行,医生是庸医,护士也跟玩似的。

    戎黎舔了舔唇,还有草莓的余香。

    李银娥在苦口婆心地劝:“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她看得出来,戎黎不是没那个心思,可她想不通啊,“你能有什么难处,我们小徐都不嫌你穷。”

    戎黎终于开口了:“我不穷。”

    “行行行,你不穷,我穷我穷。”李银娥替小徐着急,故意把话往狠了说,“我跟你说,女孩子都是很善变的,你看我闺女,一天换一个男神老公,你现在不把握,等以后你想把握的时候,人家就不稀罕你了,到时候就有的你后悔了。你听婶一句劝,赶紧挑个日子,抓只鸡到我家来,把事儿定了。”

    话刚说到这里,护士开门出来了。

    李银娥给了戎黎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先进去了。

    戎黎在病房外面接了个电话。

    “戎哥,事情已经办妥了。”

    电话那边,是位男士。

    戎黎嗯了声,挂了。他走进病房,对徐檀兮说:“我回去了。”

    再晚就没有车下乡了,徐檀兮也不留他:“你明天还来吗?”

    “不来。”

    李银娥想把他的嘴缝起来。

    戎黎走到门口,停下来:“徐檀兮。”

    “嗯?”

    他沉默了会儿:“你善变吗?”

    徐檀兮摇头:“我念旧。”

    戎黎的侧脸倒映在门玻璃上,眼睛是弯弯的。

    李银娥终于露出了姨妈笑。

    次日的早上,戎关关又被他哥哥扔给了隔壁秋花老太太,又没吃上哥哥煮的土鸡蛋。

    秋花老太太给戎关关蒸了豆沙包:“关关,你哥哥又上哪去了?”

    戎关关塞了满嘴包子,含糊不清地说:“他又去进货了。”

    老太太:“呵呵。”

    徐檀兮住了三天医院,戎黎去县里进了三天的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