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73章 杳杳给她的戎狗送个表~
    连日阴雨,已经好多天不见太阳了,这周日,天儿可算放晴了,不过温度还是很低。寒流南下,冷风瑟瑟,祥云镇的冬天很冷,白滇河的水早就结冰了,玉骢雪山是高海拔,更是常年积雪,游客比秋天的时候少了一大波,不过路上少了来来往往的游人,这小镇冷清了下来,反倒更有几分古色了。

    山水之间,坐落着处处村庄,白墙黑瓦,绿藤蔓。

    太阳透过墨绿色的玻璃,把光揉碎了、柔和了,落到懒人沙发上,落到美人锁骨上。

    戎黎又在睡,脸上盖着本书,书名《你为何如此暴躁》。

    他没睡着,他白天一般都睡不着,只是不想说话,闭目养神而已。

    王小单知道他没睡着,叫了句:“戎哥,”王小单从装快递的货框里捡起一个件,“你的快递。”

    戎黎没动弹,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我没买东西。”

    “收件人写的是你,”王小单再核对了一遍,“号码也没错。”

    戎黎把盖在脸上的书掀了,他最近睡眠质量下降,晚上没睡饱,白天睡不着,整个人没什么精神,有时候起床气能从早上持续到中午。

    比如现在,他看上去就非常烦躁,很暴力地拆了快递。

    里面是只手表,镶钻的。

    王小单看呆了:“我在网上看到过这只手表,价值一栋别墅。”他觉得很不可思议,“戎哥,谁啊?”这么大手笔。

    寄件人那一栏没填,只填了个陌生的号码。

    戎黎没说是谁,把表揣兜里了:“我出去一趟。”

    王小单摸了摸下巴:难道又是哪个富婆看上戎哥了?他朝外边张望了两眼,见戎黎过了马路,去了街对面。

    便利店对面,沿街走几步,就是徐檀兮的糖品店。

    “一共六十三。”徐檀兮说。

    店里有一位客人,在收银台结账。

    客人双手撑在台面上,整个身体呈前倾的姿态:“听说你叫徐檀兮,是哪个檀?哪个兮?”

    男人年纪不大,应该是不太爱洗头,也不太爱剪头,头发过耳,油光锃亮。

    徐檀兮没有理会他的搭讪:“客人,一共六十三。”

    对方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从钱夹里掏出一张一百的,夹在两根手指中间,朝她递过去。

    徐檀兮接住纸币的另一头,刚要收取过去,对方捏紧了钱,不松手:“交个朋友呗,别这么小气嘛。”

    店面外边儿,程及刚回来,迎面碰上戎黎了。

    “找我?”

    戎黎无视他。

    程及知道了:“来找徐檀兮啊。”

    只见戎黎脸色突然沉了,程及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透过玻璃门看见了徐檀兮,以及一张一百元的纸币,徐檀兮拿着一半,另一半在一只咸猪手的手里,手的主人笑得很贱。

    戎黎往店里走。

    “等等。”程及拉住他,“再等等。”

    他的语气听不出来喜怒,就淡淡的,风平浪静的:“手拿开。”

    这个时候,程及比他理智:“你不是怀疑徐檀兮手上的茧是舞刀弄棍磨出来的吗?先别急,看看她出不出手。”

    戎黎一秒也没等,直接甩开程及的手,他推门进去,径直走向收银柜,截住那只男人的手,用力往外一掰——

    “啊啊啊!”

    男人大声惨叫,手以奇怪的姿势扭曲着,他怒目通红地仰头咆哮:“你他妈谁啊!”

    戎黎把他往后一扯,松开手,朝他胸口狠狠踹过去。

    这一脚,五脏六腑都跟着震了,男人整个人往后栽,后背撞在了散装柜上,咣的一声,听着都疼。

    “咳咳咳咳咳……”

    男人双腿瘫软,腹部翻江倒海,他一时起不来,趴在地上剧烈地咳嗽。

    “我?”戎黎回答了他刚刚的问题,“竹峦戎村,戎黎。”

    男人脸抬起来,已经涨红了,他目眦欲裂,伸手指着戎黎:“你、你——”

    戎黎往前走了一步,一脚踩在了他手上。

    男人又开始惨叫。

    戎黎听得烦,拿起旁边的凳子,往地上一砸,折下了一只凳子腿,他捡了起来,握着裂口锋利的那一端。

    徐檀兮过去拉他的衣服。

    戎黎回头。

    她摇摇头:“会出事的。”

    戎黎压着情绪,嗓音低低,音色很沉:“你别管,上楼去。”

    徐檀兮不松手,还抓着他的衣服。

    戎黎目光不看她:“程及,带她上楼。”

    程及没听他的,徐檀兮说得对,众目睽睽之下,下手狠了会出事,而且人家也没把徐檀兮怎么样,戎黎刚刚那一脚就够他受的。

    程及说:“可以了。”

    戎黎置若罔闻,拿开徐檀兮的手,他踩着男人的胳膊,不让他动弹,然后面无表情地扬起手里的凳子腿,往人背上砸下去。

    “啊啊啊啊啊——”

    叫声刺耳又惨烈,惹得外边路过的行人频频投来目光。

    不该叫的。

    他越叫,戎黎体内的血液只会越沸腾,在身体里迅速地流窜,逼红了他的眼,血液里的那股子毁灭欲叫嚣着要冲出来。

    凳子腿抽下去的第四下时,被程及抓住了:“够了。”再打就要残了。程及踢了踢在地上抱头打滚的男人,“你还不滚?”

    男人趁机爬起来,连摸带滚地往外跑,等跑到了安全距离之外,才敢放狠话:“你给我等着,不弄死你,老子他妈跟你姓!”

    撂了一句狠话,男人一瘸一拐地走了。

    戎黎把凳子腿扔了,什么也没说,直接上楼。

    徐檀兮看了一眼他的手,正要跟上去,程及说:“我先上去,等会儿他下来你再跟他谈。”

    戎黎应该不想徐檀兮看到他暴力失控的样子。

    对,失控。

    刚刚戎黎失控了。

    程及上楼,见戎黎站在窗前,他走过去:“你刚刚怎么了?”

    戎黎以前心理最严重的时候,是有过暴力倾向,但后来基本能克制了。

    他看着楼下,有些失神,像在自言自语:“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他把扎进掌心的木屑拔掉,上面沾着血,他眼睛猩红,阴恻恻的,“跟他爸一个德行。”

    程及往楼下看了一眼,刚刚被打的那个男人还没走远:“你认识他?”

    戎黎说:“他是李权德的儿子。”

    李权德……

    程及听过这个名字,上次戎黎醉酒,说过一句话,他记得很清楚,戎黎说:“戎海已经死了,下一个,李权德。”

    程及知道戎黎回祥云镇是来讨债的,就是不知道债主除了戎海还有哪些。徐檀兮的出现让程及短暂地忘了戎黎仍是个危险分子。

    “你想干嘛?”

    戎黎答非所问:“程及,这世上没有报应。”

    所以,他不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

    “你别乱来。”

    戎黎虽然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但到底还守着最后一条底线,没闹出过人命。这次不一样,他知道戎黎是动杀心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就把徐檀兮搬出来了:“真别乱来,你想想徐檀兮。”

    “我什么时候不乱来了?”

    这话很耳熟。

    前不久,程及问过他:“戎海都死了,你还有什么事?”

    他当时说:“有那么几个该遭报应的人被老天放过了。”

    程及那时也劝:“戎黎,你可别乱来。”

    戎黎就是这样反问他的:“我什么时候不乱来了?”

    杀气很重。

    程及猜想,这个李权德应该和戎黎母亲的死有关系,但就算罪有应得,这刑也不应该由戎黎来判。

    “我觉得你缺管教。”程及是说认真的,“得让徐檀兮来管教管教你。”

    戎黎心理有问题,没什么是非观、道德观,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可为和不可为,只有想做和不想做。

    “程及,”戎黎警告,“少多管闲事。”

    他下楼了。

    徐檀兮在下面等他,手里抱着个很小的医药箱:“你原本是来找我的吗?”

    戎黎回:“嗯。”

    她什么也没问:“手。”

    戎黎没有动,站在楼梯的最后一阶台阶上。

    徐檀兮走过去,把医药箱放在地上,拉了拉他的外套:“你低点,手伸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