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78章 吃醋之恩爱秀人家一脸
    “十二月七号,也就是昨天,你和受害人李保定在糖品店内发生过冲突,并且你还单方面地殴打了他,没错吧。”

    戎黎从容淡定地嗯了一声。

    周常卫表情严肃:“为什么打他?”

    他云淡风轻地回:“因为他讨打。”

    “……”

    这个嫌疑人,有点诚实,有点豪横。

    周常卫正色:“戎先生,请你配合。”

    戎黎把前面的咖啡推开,他不喝速溶的:“他调戏店主。”戎黎补充,语气还是淡淡的,但多了两分袒护的意思,“店主就是刚刚被你夸很招人稀罕的那位。”

    周常卫:“……”

    不就夸了一句嘛!

    这个嫌疑人果然可疑,这么护老婆,为了老婆乱来也就说得通了。

    周常卫继续审:“昨天晚上八点五十,你在哪里?”

    戎黎说:“外面。”

    “具体是哪里?”

    他靠着椅背,姿态放松,丝毫没有半点身为嫌疑人的紧张局促:“桃林李村。”

    越问嫌疑越重,周常卫不苟言笑地追问:“你去桃林李村做什么?”

    戎黎手搁在桌子上,手指不出声地轻敲着,他气定神闲地说:“散步。”

    周常卫把笔放下,喝了一口速溶咖啡,语气很随意,但问题步步紧逼:“从竹峦戎村散步到桃林李村,说出来你自己信吗?”反正他不信。

    戎黎把腿往前伸出去,后背靠着椅子,坐姿有点糙,随意而散漫:“我原本是打算顺带把李保定揍一顿。”

    他双眼皮的弧度小,眼尾有点小内双,眼睫毛很密,是很显乖巧的眼型,偏偏眼神一收一放间,有股又野又狠的劲儿。

    长相很具欺骗性,气场却有很强的攻击性。

    周常卫看人一向准,这个嫌疑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他站起来,两只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前倾:“然后你就顺带把他杀了?”

    戎黎还是懒洋洋地坐着,处变不惊,眼底波澜都没翻一个:“我到那的时候,李保定家没人。”

    “谁能帮你证明?”

    他不急不躁的:“有伙上门讨债的人,我跟他们撞上了。”

    周常卫还是觉得他很可疑:“那你怎么能证明不是你杀了人再回去清理现场呢?”

    戎黎不紧不慢、有条有理地反问回去:“你又怎么能证明不是那伙人把人杀了再回去清理现场呢?”

    这种情况下,还能波澜不惊,不是心里没鬼,就是心理强大。

    周常卫坐回去,深呼了一口气,他的思路完全被嫌疑人带着走了,只能顺着往下:“那伙人当中,有没有你认识的?”

    “都不认识。”不过戎黎提供了一条新的线索,“领头的那个人左手只有三根手指。”

    嫌疑人二号,出来了。

    目前还没有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戎黎违法犯罪了,但他有动机,嫌疑最大,警方暂不放人,先将他留置盘查。同时,周常卫让人去排查了三根手指的人,快下班的时候才出结果。

    “周队,找到了。”

    做信息排查的同事把二号嫌疑人的资料打出来,周常卫立马拿了照片去给戎黎确认。

    “是不是他?”

    戎黎嗯了声。

    周常卫吩咐下去:“去把人请来。”

    戎黎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我要打个电话。”

    周常卫公事公办:“只能打给亲属。”

    他似乎不满,板着张漂亮的脸:“我打给我女朋友。”

    行吧,算亲属。

    周常卫是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再也没有比他还通情达理的人了:“号码记不记得?”

    “嗯。”

    通情达理的周常卫把自己的手机给了戎黎。

    戎黎熟练地按了一串数字,接通后,他先开口:“是我,戎黎。”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徐檀兮说的第一句话是:“他们给你吃晚饭了吗?”

    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的、通情达理的周常卫:“……”

    还没到晚饭时间!还能饿着他?!周常卫突然觉得自己的通情达理喂了狗,不太爽,清了清嗓:“我们警局管饱。”

    戎黎瞥了他一眼,转过身去:“关关在不在你那?”

    “在。”徐檀兮说,“我在给他洗脸。”

    “把电话给他听一下。”

    “好。”

    电话那边换戎关关了:“哥哥。”

    戎黎简明扼要地叮嘱:“你在徐檀兮那里要听话,她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知道吗?”

    戎关关乖巧:“知道~”

    “行了,把手机给徐檀兮。”

    “……”

    他有一点受伤哦,不过没有关系,他依旧很爱哥哥:“哥哥,我还有话跟你说。”

    他想告诉哥哥他很乖,今天老师还奖励了他小红花,他这么乖,是不会给徐姐姐添麻烦的。他还想告诉哥哥,戎小川的妈妈又说了哥哥的坏话,不过他勇敢地“警告”了戎小川,并且还勇敢地骂了戎小川家的狗子。

    戎黎没耐心听:“等我回去再说,手机给徐檀兮。”

    “……哦。”

    戎关关表情悲伤地把手机给了徐檀兮,他抱住自己,犹如被全世界抛弃。

    徐檀兮接过手机,叫了声“先生”。

    戎黎问:“你还给他洗脸?”语气没有责问的意思,但似乎有点不满意。

    徐檀兮很耐心:“怎么了?”

    “他又不是没长手,让他自己洗。”

    “他”代指某胖墩。

    徐檀兮说话轻声细语,像羽毛掠过耳膜:“关关他还小,自己洗不干净。”

    戎黎觉得她过于宠溺那个小胖墩:“洗不干净就扔澡堂去,不用惯着他。”

    徐檀兮心软,心疼小孩,自然不会听戎黎的,她换了个话题:“你在警局一切都好吗?”

    戎黎嗯了声:“很快就能回去。”

    徐檀兮语气担忧:“要是不能回来,你就给我打电话。”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周常卫站的那个角度,刚好能看见戎黎的侧脸,他低首垂睫,一点攻击力都没有,老虎收了爪子就像只猫。

    这么看着,挺好顺毛的。

    徐檀兮略微思考,完全没有在开玩笑,很认真地说:“想办法把你弄出来。”

    “……”

    怪不得是一对,这护犊子的劲儿是一样一样的。

    周常卫清清嗓子:“我还听着呢。”

    他这个手机,就一点好,声儿特别大,跟开了扩音一样,徐檀兮的声音一清二楚地传过来:“警察先生,戎黎的腿不能受凉,晚上可不可以多给他添床被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