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81章 戎黎亲自掐桃花
    回镇之前,戎黎先找了个地方吃饭,是个环境还不错的店,装修挺典雅,他没来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不过来的人挺多。

    店里没有包间了,他们要了靠窗的位置,戎关关和徐檀兮坐一边,戎黎坐对面。服务员送来了水和菜单,戎黎随意扫了一眼菜单:“想吃什么?”

    戎关关积极地回答:“我想吃肉丸子。”

    戎黎翻着菜单:“没问你。”

    戎关关小肩一塌,小嘴一瘪,人往桌上一趴,他的快乐死掉了。

    店里开了暖气,有一点点热,徐檀兮把外套脱了,用手背试了试戎关关脸上的温度,随后给他摘了帽子。

    “我不挑食。”她问戎黎,“有肉丸子吗?”

    戎关关两眼一亮,他的快乐又活了。

    戎黎点了四个菜、一个肉丸子汤,荤素都有,点完后他把菜单推到对面,但笔没拿过去:“还要什么?”

    徐檀兮看了一下他打钩的菜品:“加一个青菜、一个胡萝卜。”

    这是他最不爱吃的两样,他怀疑徐檀兮是故意的,她知道他眼睛不好,估计也知道他不爱吃素菜,尤其是青色的和红色的。

    他把菜单拿回去,在他最不爱吃的两道菜上画了勾勾,随后放下笔,把点好的单子给了服务员。

    上菜没那么快,戎关关在吃薯片,咬得嘎嘣脆。

    戎黎撕掉碗筷上的包装,倒上热水烫一遍:“碗筷和杯子都给我。”他对徐檀兮说。

    徐檀兮坐得端端正正,左手叠放在膝盖上,她先把戎关关的餐具推过去,然后再是自己的:“谢谢。”

    戎黎看了她一眼,又没说什么,默不作声地烫杯子。

    这家中餐厅的占地面积不大,里面桌子摆放得拥挤,过道很窄,客人路过时,衣服偶尔会擦到徐檀兮的手。

    戎黎把烫好的碗筷和杯子放对面去,他起身:“你坐我这边来。”

    “好。”

    徐檀兮跟他换了位置,一个人坐一边,她靠里坐,离过道比较远。

    戎黎刚坐下,戎关关就把薯片放下了:“哥哥,我想上厕所。”

    事儿真多。

    戎黎起身:“我带他去,你在这里等我们。”

    徐檀兮颔首。

    厕所在后面,地方小,人又比较多,需要排队。

    餐厅的正厅上面挂了两台液晶电视,一台方向朝内,一台朝外,两个屏幕里放的是一样的内容。

    是一段采访。

    被采访的是当红艺人,萧既。

    “大家好,我是萧既。”

    萧既有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镜头怼他脸上拍,他眼角的“钩子”就像要冲破屏幕来,把人的魂给勾走。

    徐檀兮隔壁坐的一双年轻的情侣,女孩子正捂着胸口,压着声音在尖叫:“啊啊啊啊!”

    屏幕里,萧既看着镜头,谈笑风生:“一月七号,《大晋朝》我们不见不散。”

    屏幕外,女孩子激动得不得了,一个劲儿地拍男友大腿:“啊啊啊啊!我老公!我老公!”

    她的男友不想理她,并甩了她一个白眼。

    她非拽着男友一起看,摁着他的头看:“你快看啊,我老公,帅死了!”她按着心脏,做出快要晕厥的夸张表情,“我死了我死了!”

    男友忍无可忍:“你当我死了是吧?”

    一天换一个老公,还个个都爱得死去活来,你说气人不气人?男友把菜单一摔:“赶紧点菜。”

    好吧,先点菜。

    女孩子迅速在菜单上勾了一通。

    男友凑过去看:“怎么全是甜的?”

    女孩甜蜜地说:“我老公喜欢吃甜。”

    男友自动带入:“我不喜欢。”

    她毫无求生欲地打男友的脸:“我是说萧既。”

    “……”

    日子没法过了!女孩的男友瞪着屏幕里的男人:长得跟妖艳贱货似的,人间富贵花!

    再说说带戎关关去上厕所的戎黎,他没进去,在外边儿等戎关关。

    中途有个打扮很中性的短发女孩过来搭话,她戴着鸭舌帽,衣服长长短短地叠穿,很潮,也很有个性。

    我们暂且称呼她短发吧。

    “能加个微信吗?”

    戎黎说:“不能。”

    短发还不死心,指着不远处:“那边穿红衣服的那个是我闺蜜,我要是帮她要到了微信,她就请我吃火锅。”短发手揣着兜,酷酷拽拽的,“帅哥,给个面子呗。”

    戎黎看也没看那边穿红衣服的那个,毫无波澜地拒绝:“不给。”

    短发碰了一鼻子灰,尴尬地走了。

    不一会儿,那个穿红衣服的闺蜜过来了,她黑大衣里面穿着红裙子,搭配了小短靴,深青色的袜子露出一截,上面绣了红色的小熊图案,精致又娇俏。

    我们暂且称呼她红裙吧。

    “小哥哥,”红裙的声音柔柔的,嗲嗲的,“能不能加个微信啊?”

    戎黎:“不能。”

    她没走,害羞地站在旁边,时不时地看他。

    戎黎被看的很不耐烦,语气不怎么友善,眼神也不解风情:“可以离远点吗?这里是男厕。”

    红裙不甘心,红着脸:“加一下好不好?我不会打扰你的。”

    这要是个男的,戎黎就动手了。

    他冷着脸报了个号码,红裙加了之后催他同意,他烦躁地磨了磨牙:“我有家室。”

    红裙愣了一下,就在这时候——

    “爸爸。”

    戎黎:“……”

    戎小戏精上线了,他无缝接戏,天赋异禀:“爸爸,这个阿姨是谁啊?”

    被叫阿姨的红裙满脸失落,委屈难堪地咬着唇,快要落泪。

    戎黎没闲功夫管不相干的人:“手洗了吗?”

    “洗了。”

    “走吧。”

    戎关关乖巧:“好的,爸爸。”

    戎黎:“……”

    红裙的闺蜜短发来把红裙拉走了。

    等人走远了,戎关关才天真无邪地说着虎狼之词:“哥哥,刚刚那个阿姨是不是想泡你?”

    过道很多人,戎黎把戎关关抓到身边:“这些话哪学来的?”

    戎关关说:“电视上。”

    他在电视里看到过差不多。

    让他想想,秋花奶奶追的那个电视剧叫什么来着?

    他想起来了,叫:“‘抱思’为何那样。”

    抱思?

    哦,BOSS。

    那个剧讲的是一个龟毛老板被车撞后被秘书捡回去,并且被泡的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