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82章 戎黎挑食杳杳治
    戎黎领着戎关关回座位时,菜还没有上,桌上多了一壶茶。

    不知道徐檀兮往茶里添了什么,她用勺子轻轻搅动:“我点了茶,你要不要喝一杯?”

    戎黎把戎关关拎上凳子:“嗯。”

    茶壶是青花瓷,徐檀兮一手拖着茶壶底部,一手按在茶盖上,她手指细长,莹莹白色,衬得瓷器也剔透玲珑了几分。

    她倒了两杯出来:“关关要不要?”

    “要~”

    她便又倒了一杯,试了试杯底的温度,等不烫了才给戎关关。

    小孩子哪里会品茶,只当喝水呢,杯子又小,他一口就灌下去了,再舔舔嘴:“是甜的。”

    戎黎一样,一口喝了。

    嗯,是甜的,还有草莓味。

    这家餐厅的茶水很一般,味道有些寡淡,徐檀兮往里面添了四颗草莓糖、半勺蜂蜜,还有三颗红枣。

    红枣是她买给戎关关解馋的,蜂蜜在帆布袋的最底下,是给戎黎的。

    一壶茶喝得差不多了,菜才上来。肉丸子汤一端上来,戎关关就伸手去够汤勺。

    “别动。”戎黎把汤挪远一点,“烫。”

    “哦。”戎关关把小手缩回去了。

    戎黎舀了一碗出来:“把碗给我。”话是对徐檀兮说的。

    徐檀兮把自己的碗也放过去。

    戎黎把舀好的那碗先给她。

    她道:“谢谢。”

    他没作声,再往空碗里重新盛,给戎关关。

    戎关关跟着说:“谢谢~”

    戎黎自己不爱喝汤,只捞了两个肉丸子:“很烫,吹冷了再喝。”

    这个话也不知道他是说给戎关关听的,还是说给徐檀兮听的,但两只都很听话,吹冷了再喝。

    喝完了汤,戎关关往自己碗里舀了一大碗饭,夹了两块排骨三块铁板牛肉:“徐姐姐,刚刚在厕所外面——”

    戎黎敲敲桌子:“吃饭不要说话。”

    戎关关:“哦。”

    他就安静地啃排骨,啃完了排骨,吃牛肉,吃完了牛肉,吃鸡肉。

    跟了戎黎大半年,戎关关的饮食越来越像他,肉食主义,对素兴趣不大。

    “关关,不要光吃肉。”徐檀兮用公筷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戎关关碗里,“蔬菜也要吃。”

    戎黎有被内涵到。

    戎关关是个机灵鬼:“哥哥,蔬菜也要吃哦。”

    戎黎夹了一块肉:“吃你的。”

    好吧。

    戎关关一口半个丸子,吃他的饭,安静如鸡。

    徐檀兮看了戎黎的眼睛好几次,没忍住,小声地、没有底气地、温柔地说:“胡萝卜对眼睛很好。”

    戎黎抬头看了她一眼,不解风情:“不吃。”

    徐檀兮猜他可能夜盲,因为他只在晚上看不清,夜盲的话就要多吃胡萝卜。她耐着性子,好声好气地说:“就吃一点点。”

    戎黎都不看她,皱着眉,板着个脸。他讨厌胡萝卜:“不吃。”一块都不吃。

    口气很硬,完全没得商量。

    徐檀兮无奈,语气稍微强硬了一点,还带着点儿哄劝:“戎黎,你不要挑食。”

    关关,不能吃太多糖。

    跟她哄小孩儿的语气简直一模一样。

    戎黎夹了一筷子胡萝卜到碗里:“行了吧。”

    他语气很冲,有着很不满但又得认命的不爽。

    不过女人嘛,比较容易得寸进尺,徐檀兮也没有免俗,见他让步了,就大着胆子给他夹胡萝卜。

    她夹了一块。

    他没出声

    她再夹了一块。

    他还是没出声。

    她再夹——

    “徐檀兮。”

    徐檀兮手里的筷子抖了,胡萝卜掉了。

    戎黎很不满,漂亮的杏眼盯着对面的人,表情有点凶:“你差不多就得了。”

    她笑了笑,把耳鬓的头发别到耳后,嘴上好脾气地答应:“嗯,好。”可手上呢,她给他夹了一大筷子的青菜,把他的碗堆成了小山。

    戎黎:“……”

    拿她没辙,就有点烦。

    他到底是怎么了,理智去哪了?脾气呢?怎么就突然由着她在他的领地里胡乱撒野了?

    他的领地意识好像被她磨没了。

    这个点儿,程及也在吃午饭,吃什么?外卖。

    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还是那个好友申请,他已经拒绝几次了,可对方不厌其烦,一直发。

    他点了同意,发了一句话过去:“请问你是?”

    对方的头像是一双腿,很长很直很诱人,微信名:灰灰的糖。

    灰灰的糖:“中餐厅。”

    中餐厅?

    程及发了个问号过去,对方回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女孩子的自拍,眼睛挺大,下巴挺尖,漂亮是漂亮,就是没有辨识度,这张脸确实是程及记不住的类型,他不禁怀疑了,难道是他以前招惹过的?

    他发了两个问号过去,对方再次回了一张照片过来。这张程及看明白了,是被偷拍的戎黎。

    原来是戎黎的烂桃花。

    灰灰的糖:“刚刚那个小孩,真的是你儿子吗?”

    小孩?

    程及心想,应该是戎关关。

    灰灰的糖:“你看上去很年轻,那不是你的小孩吧。”

    明目张胆地试探,迫不及待地进攻。

    这女孩儿,挺大胆啊。

    行吧,看在镇友的关系上,程及就帮戎黎折了一次桃花。

    程爷今天不蹦迪:“我是挺年轻的。”

    程爷今天不蹦迪:“今年刚十八。”

    程爷今天不蹦迪:“儿子四岁多。”

    女孩那边安静了。

    聊天对话框上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但半天没有新消息过来。

    程及自己平时也爱玩,也玩得狠,但不该他碰的,他从来不越界,出来混,基本道德还是要有。

    程爷今天不蹦迪:“知道我有儿子,还来找我聊,中餐厅小姐,头低得太低了,以后就不好抬头做人了。”

    中餐厅小姐没有再回复。

    程及直接把人删了,一个电话打到戎黎那里,他忍着才没发作:“戎镇友,你不厚道啊你。”

    戎镇友没有半点悔改之心,语气淡得出水:“你完全可以不同意。”

    他还有理了。

    程及被他气笑了:“加个几十遍你试试。”妈的,气人,“你干嘛报我的号码?报徐檀兮的不就行了。”

    “术业有专攻,”戎黎懒懒的调儿,“你擅长。”

    程及:“……”

    擅长你个鬼!

    程及冷笑:“戎黎,做个人吧。”

    戎黎挂了。

    程及:“……”

    太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