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84章 戎黎索命,从地狱里来
    翌日下午,距离李权德父子被害已经超过了四十八小时。

    小归接了一通电话,挂断后对周常卫说:“法医和痕检的报告出来了。”

    周常卫停下手头上的事:“有发现吗?”

    小归摇头:“没有指向性证据。”

    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能一直扣着刘任达和丁强,得放人了。周常卫给万茂个眼神,万茂会意,起身去放人。

    刘任达人一出来,就阴阳怪气地说:“警察同志,下次可别再乱抓人了,我们麻将馆很忙的。”

    周常卫皮笑肉不笑:“我们警局也很忙的,下次别再让我们抓了。”

    刘任达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吆喝老伙计丁强一起出了警局。

    两个老滑头!彭建国看得牙痒痒:“就这么放了他俩?”

    万茂摊手:“扣留满二十四小时了,没证据不放也得放啊。”

    彭建国心里不甘:“我还是觉得这俩人有问题。”

    万茂附议:“我也觉得。”

    周常卫一人丢一个眼刀子:“你们觉得有个鸟用,少在这动嘴皮子,赶紧去找证据。”

    一米八九、两百斤的万糙汉一个甩手,身姿像极了勾栏院里风韵犹存的妈妈:“好嘞!”

    周常卫叫他滚。

    三个小时过去,夕阳已见落山之势。

    “快下班了,”万茂屁股痒,坐不住了,吆喝大家伙,“要不要去喝一杯?”

    周常卫夹着烟,笑骂:“案子都没破,喝什么喝。”

    “那饭总得吃——”

    一道声音突然插过来:“这边是刑侦大队吗?”

    是个中年男人,在门口张望。

    “是啊。”万茂打量打量他,“你是来报案还是……自首?”

    男人进来,说:“我来报案。”

    这晚饭看来是吃不成了。

    周常卫从椅子上起身:“什么案子?案发地点在哪?”

    男人先自报了家门:“我叫方大成,家住在祥云镇铁岭方村。”介绍完自己,他迟疑不决了一会儿,说,“八年前,我看见三个男的把一个女孩拖到了红角制烟厂的后山,人应该是没了,我后来见过那个女孩的家人登寻人启事。”

    又是命案。

    周常卫神色严肃:“那三个男的,你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了吗?”

    方大成东张西望,抬手抹汗,应该是个性子怯懦的,犹犹豫豫了半天才说:“看清了,他们和我是一个烟厂的。”

    “他们是谁?”

    方大成一个一个报出来:“刘任达,丁强,李权德。”

    李权德嘴里说过,当年那件事。

    周常卫全明白了,原来是这件事。

    方大成补充说:“我没见到那个女孩下来,尸体可能在山上。”

    八年前的悬案,证人今天才上门,不早不晚,刚好赶上李权德的命案,这个时间点巧得像阎王在抓小鬼,让你三更死,就绝不留五更。

    先不管阎王爷,抓了鬼再说。

    周常卫把烟掐了:“阿茂,你通知一下痕检和法医,十分钟后出发去红角制烟厂。”

    “OK。”饭是不可能吃了,万茂往口袋里塞了个蛋黄派,路上充饥。

    “建国,”周常卫言简意赅,再下一道指令,“抓人。”

    彭建国精神都抖擞了:“是!”

    刘任达和丁强不在县里,两人都回乡了,警车到祥云镇的时候将近七点,天已经全黑了。

    警笛声打坝下刘村而过,惊了村头村尾的狗,村头村尾的狗惊了各家各户的人。

    刘村的男男女女都出来瞧热闹了,三五成群,议论纷纷。

    “警察怎么又来了?”

    “来抓人的。”

    “抓谁啊?”

    “我看见车往灵芝家去了,没准是他家男人犯了什么事。”

    “走,看看去。”

    一行数人往灵芝家去了。

    灵芝家男人叫刘任达,开麻将馆的,警车就停在了他家门口,丁强也在他家,警察一次抓了俩。

    刘任达被两位刑警扣着押出来,他一路挣扎,气焰不小,大声嚷嚷:“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人!”

    彭建国摁着他的头,让他老实:“凭你是嫌疑人。”

    刘任达面红耳赤地叫嚣:“我们说得还不够清楚?李权德父子不是我们杀的!”

    丁强也咆哮,大喊冤枉,大喊警察胡乱抓人。

    彭建国给同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把丁强押上车,他给刘任达上了手铐:“八年前,红角制烟厂的后山,还记得吧。”

    刘任达一时忘了挣扎,愣住了,过了半晌才结结巴巴地辩解:“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彭建国反扣住他的手:“那就上警局慢慢说。”

    他扭头怒喊:“你们有证据证明我杀人吗?”

    彭建国脚下停住:“你怎么知道是杀人案?我可还没说呢。”露馅儿了吧。

    刘任达眼神飘忽:“我、我随便猜的。”

    彭建国懒得跟他磨蹭,一把把人往警车上推:“上车。”

    刘任达一只脚刚抬上车,整个人突然僵住了,他瞠目,瞳孔放大,望着车对面,难以置信:“你、你——”

    对面的人戴着宽大的卫衣帽子,路灯在左边,半张脸隐在暗处,他慢慢悠悠地走近:“还记得我吗?”

    刘任达张嘴结舌。

    他一字一字,阴森入骨,犹如从地狱里荡出来的索命亡灵,他说:“我是白秋的儿子,阿黎。”

    那一年的冬天,阿黎十岁,他下学归来,天阴阴,雪花夹着冰粒子,稀稀落落地飘下来了。

    阿黎喜欢雪,蹦蹦跳跳往家里跑,边喊着:“妈妈。”

    “妈妈。”

    “妈妈,下雪了!”

    他推开院门,撞到了人,往后绊了一脚,摔在门槛上。

    对方是个高高壮壮的中年男人:“你就是白秋的儿子,阿黎?”男人肤色黝黑,长了一双金鱼眼,上上下下地打量他,“长得真像啊。”

    那时候的刘任达三十五岁,第一任妻子离世没多久,是个鳏夫。他身后还有两个人,一高一矮,都面色泛红,衣衫不整。

    阿黎从地上站起来:“你们是谁?”

    “我们?”三十七岁的李权德说,“我们是你爸爸请过来做客的牌友。”

    他们三人当中,丁强性子最急,他把裤子拉链拉上,嚷嚷:“别磨磨蹭蹭的,赶紧走。”

    三人结伴走了。

    大片的雪花落下来,压在院子里的枝头上,阿黎把书包扔了,拼命往屋里跑。

    “妈妈!”

    “妈妈!”

    他推开房门,看见母亲躺在地上,身上只盖了一件衣裳,母亲嘴里塞了布,眼里含泪,在冲他摇头,用力摇头,让他不要过去。

    阿黎愣在原地,手握成拳头,慢慢攥紧。过了几秒后,他去抱了一床被子,盖住母亲的身体,然后跪在母亲身边,把她嘴里塞的布扯出来,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

    “阿黎,”母亲眼睛看不见,漂亮的一双杏眼木讷无神,“妈妈没事,你出去,出去等妈妈。”

    他跪着,一动不动,十岁的孩子却有着那样千疮百孔的眼神,他的眼睛很像母亲:“他们欺负你了是不是?”

    他没有哭。

    母亲在哭:“没有。”她那双看不见人的眼睛不会说谎,眼泪一个劲儿地往外涌,“阿黎,妈妈没事,妈妈没事……”

    怎么会没事,她手上、身上全是伤痕。

    阿黎张开手,抱住母亲,像个大人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头:“妈妈别怕,阿黎很快就长大了,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他在发抖。

    到底还是孩子,他拼命忍,还是哽咽了:“别怕,妈妈别怕……”

    母亲抓着被子,嚎啕大哭。

    那天晚上,阿黎摔了存钱罐,拿出了里面的硬币,那是他和母亲所有的积蓄,他去小卖部,买了一把水果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