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86章 一起困觉觉~
    戎黎的眼睛突然亮了,把遍野星河都装了进去。

    他弯着腰,看徐檀兮:“你那么喜欢我啊?”

    头顶是银白的月,耳边有轻轻的风,眼前是她的心上人,她把矜持丢去了九霄云外,红着脸颊点头。

    “是啊。”喜欢得不得了。

    戎黎抬起手,拂掉落在她眼睫上、风吹来的发梢:“你眼神有问题,我哪里好了?我一点都不好。”

    他才不是什么很好的人。

    他站直身体,拉开与徐檀兮的距离:“我想杀那三个畜生很久了。”风吹过,他的声音像是从很空旷的远处传来,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缥缈又苍凉,“我十岁的时候,就想过杀人。”

    那是十六年前的冬天,阿黎已经十岁了,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比同龄的孩子要矮上许多。

    阿黎摔了存钱罐,用所有的积蓄去买了一把水果刀。连着一周,他都把刀藏在衣服里,连着一周,他日日下学都去李权德家。

    阿黎打算第一个杀了李权德。

    那日,他把水果刀藏在袖子里,躲在一条荒僻的小巷里,他知道李权德每天都会从那里经过,他知道李权德一周里有五天都会喝酒。

    他藏在巷子里,等啊等。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李权德来了,吹着口哨,踉踉跄跄地来了。

    阿黎把匕首从袖子里拔出来。

    忽然,男孩洪亮的声音从巷子口里荡过来:“老爸!”

    李权德回头,喝了酒,鼻头红红的:“哎呀,这不是我乖儿子嘛。”

    李权德只有一根独苗,疼得不得了,他给宝贝儿子取名叫保定,寓意是保佑他一生安定。

    李保定那时八岁,还是个孩子,个子矮,背着个很大的书包,走近之后,拱着鼻子嗅一嗅:“你又喝醉了?”

    李权德大着舌头否认:“没有,你爸怎么会醉呢,你看我走得多稳,我还能背你呢。”他晃晃荡荡地蹲下去,“上来,你老子背你。”

    小孩甩头:“不要,丢人。”

    李权德哈哈大笑:“你个臭小子。”

    他一把逮住他儿子,非把他往背上拽,还要他坐脖子上骑马。

    “你别摔了我啊!”

    李权德背着儿子一摇一晃:“放心,你爸稳着呢。”

    暗处的巷子里,阿黎把水果刀拔出来,脚迈出去……过了好久,他又把脚收回去了。

    戎海没有背过他,从来没有。

    镇上有条河,叫伏羲河,阿黎听村里的奶奶说过,伏羲河里有河神,只要能砸中河中间凸出来的那块石头,河神就会出来,帮人实现愿望。

    阿黎扔中了三次。

    “我只有一个愿望。”夕阳倒映在伏羲河里,是金色的,阿黎在河边许愿,“对我妈妈好一点,不要再让人欺负她了。”

    这样会不会太贪心?

    阿黎立马补上一句:“如果一定要受欺负,可以欺负我。”

    河神啊河神,求求你,保佑她。

    阿黎不可以在家里哭,母亲听到了会难过,他抱着那把水果刀,在河边哭,哭完洗了一把脸,回家去。

    “妈妈。”

    院子里、堂屋里都没有开灯,阿黎看不清,跌跌撞撞。

    “妈妈。”

    他拉了灯线,去推开卧室的门,房间里昏昏暗暗,外头的灯光照进去,他看见屋里满地狼藉,看见母亲躺在地上,躺在血泊里。

    “妈妈。”

    阿黎叫了一声,脚步挪动着靠近。

    “妈妈。”

    血泊里的人一动不动,她旁边有一把放倒了的凳子,凳子角上有血。

    嘎吱。

    阿黎回头,房门缓缓合上,他看见门后有个人……

    是戎海。

    就是这个人,用他的母亲去还赌债,就是他,让那三个畜生欺负他的母亲。

    阿黎眼睛通红:“你把我妈妈怎么了?”

    戎海朝他走近。

    他拔出藏在袖子里的水果刀,像一头被撕咬后暴怒的小狮子,大声地嘶吼:“你把她怎么了!”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戎海带着一身浓烈的酒气过来了:“她居然还想带着你逃走。”醉醺醺的男人狞笑一声,“呵,她是我老婆,你是我的种,你们就算死,也得给我死家里。”

    河神啊河神,你没听到吗,阿黎的愿望。

    他紧紧握着刀,不要命地往前扑:“你去死——”

    十岁大的孩子,拳头还是小小的,手臂瘦弱无力,轻而易举就被人捏住了,然后手指被一根一根掰开。

    咣。

    刀掉在了地上。

    一双粗糙的手掐住了阿黎的脖子,酒精会使人失控、兴奋,揭开假面,露出最丑陋的恶:“老子也不想绝后,可你看到了不该看的。”

    阿黎被扼住了喉咙,被掐着拎了起来,他蹬着腿挣扎,捶打那双死死箍在脖子上的手。

    村里的婶婶们都说阿黎长得像母亲,像母亲一个人生下来的,样貌只随她,没有一点点像戎海。

    幸好不像他……

    阿黎慢慢闭上了眼睛,手垂了下去。

    “阿黎。”

    “阿黎。”

    躺在血泊里的白秋动了动:“阿黎……”

    戎海回头,看向她,原来没死啊。

    那天晚上下了一整夜的雪,只剩一口气的白秋和已经被“掐死”了的阿黎都被戎海扔进了伏羲河。

    河神啊河神,你怎么不显灵?

    一个晚上,厚厚的雪覆盖了祥云镇,覆盖了整片山与河。

    “阿黎。”

    “阿黎。”

    阿黎命大,还有一口气,没有被掐死,耳边母亲的声音很温柔,她用自己的身体把他托上了岸。

    “阿黎,你一定好好活下去……”

    阿黎再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母亲的尸体,已经冷透了。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喊他阿黎,除了刚刚的徐檀兮。

    “徐檀兮。”

    “你听过伏羲河吗?”

    徐檀兮颔首。

    戎黎告诉她:“不要相信伏羲河的传言。”

    他告诉她:“伏羲河里没有河神。”他声音毫无波澜,“伏羲河的水可冷了。”

    徐檀兮又知道了一件关于他的事,他曾对着伏羲河许愿,可河神没有善待他的愿望。

    谁能说他不好呢,他只是想过杀人,他只是太讨厌这个残忍对待他的世界,他只是把善良暂时藏在了十岁的阿黎那里。

    徐檀兮走到他跟前,搓搓手,等掌心热了,她踮起脚捂住他的脸:“还冷不冷啊?”

    戎黎蹭了蹭她手心,眼睛红了,他今天报了仇,很想念母亲。

    “徐檀兮。”

    “嗯?”

    他在发烧,可能被烧糊涂了:“天好冷,我腿疼,你晚上陪我好不好?”

    徐檀兮点头:“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