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88章 一起睡觉觉后的清晨~
    戎黎睁开眼,发现怀里有个人,他愣了几秒,喉结下意识滚了一下,下一秒猛地往后退,滚到床的最里面,耳朵迅速红透。

    “徐檀兮。”

    徐檀兮没醒。

    他隔着被子,没怎么用力地推推她:“徐檀兮。”

    徐檀兮眼睫毛动了动,掀开来,人刚醒,呆呆的,反应有点迟钝。

    戎黎侧躺着,没动:“你先下床。”

    她醒了瞌睡,脸一下便红了,手忙脚乱地起身,身上外套没脱,只是衣服压皱了,她背过身去整理。

    戎黎坐起来,被子搭在腰上。

    徐檀兮整理好才转过身去:“还发烧吗?”

    他说:“不知道。”

    她犹豫了下,伸手过去,碰了碰他额头:“烧退了。”她将手拿开,把地上的盆端起来,“那我回去了。”

    就这样走?

    戎黎躺回去,刚睡醒的气泡音沙沙的:“随你的便。”

    徐檀兮端着水下楼了。

    戎黎迟来的起床气发作了,一脚踹了被子,深呼吸了几下,缓了缓,可那股念头还是压不下去。

    程及总说他无欲无求。

    是程及瞎了眼。

    外头的雪已经停了,徐檀兮出门的时候,碰上了在院子外面扫雪的戎关关。

    他笑得像朵太阳花:“徐姐姐早。”

    徐檀兮说了声早,便匆匆往家里走了,巷子里处处是积雪,雪上留了一串她慌张而又急促的脚印。

    戎关关捂嘴直笑。

    隔壁秋花老太太家开门了,老太太她穿着厚厚的棉袄子,脚上的保暖鞋是她自个儿纳的,选的是暗红的料子。

    老太太精神抖擞:“关关,吃早饭了吗?”

    戎关关有模有样地扫雪:“没有,我哥哥他还没起来。”

    “我煮了玉米要不要吃?”

    噢,好开心!戎关关:“要~”

    他立马把扫把扔了,噔噔噔地跑进了秋花老太太家。

    老太太看他衣服穿得不整齐,毛衣也穿反了,蹲下来给他重新穿好:“衣服谁给你穿的?”

    小团子说:“我自己穿的。”

    冬天衣服穿得多,他年纪还小,还穿不好,秋花老太太心疼他:“你哥哥都不帮你穿衣服吗?”

    戎关关小脸被风吹得红红的:“哥哥说我长手了,除了危险的事,剩下都要自己做。”

    理是这个理,秋花老太太也不好干涉别人的育“儿”观,心想啊:哥哥带娃,能没病没痛地活着就行吧。

    老太太去厨房,给戎关关挑了根最肥的玉米。

    “秋花奶奶,”他眼珠子滴溜得贼快,“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他好严肃的样子:“你不可以跟别人讲哦。”

    老太太坐在厨房门口摘菜:“好,不跟别人讲。”

    戎关关蹲着,像一棵白胖圆润的萝卜:“也不要说给小红奶奶听。”

    “好,不说。”

    他啃了一口玉米:“我跟你说哦,”他手掩着嘴巴,做小喇叭状,悄咪咪地说,“我哥哥和徐姐姐一起睡觉了,嘻嘻。”

    老太太:“……”

    老太太:“呵呵。”

    戎胖墩:“嘻嘻。”

    还不到七点,家家户户院门未开,不知是谁家在蒸红薯,香味飘到了巷子里。徐檀兮轻手轻脚地推开门——

    “回来了。”李银娥在院子里铲雪。

    徐檀兮心想,要不要撒个谎,说去跑步了?

    李·过来人·银娥:“你从戎黎家出来有人瞧见没?”

    徐檀兮看着鞋尖,来时匆忙,沾了雪,她的脸皮薄,红了个透:“没有。”

    “没瞧见就好,省得她们乱嚼舌根。”李银娥笑得一脸慈祥,一副“不用多说婶都懂”的表情,“以后不用回来这么早,你等到大中午再从他家出来,别人就不会怀疑你是前一天晚上去的了。”

    “……”

    仔细一想,好有道理啊。

    徐檀兮面红耳赤地回了自己房间,换了衣服,简单洗漱一下。她把窗帘拉开,看着楼下红墙白顶,安静地站了一会儿。

    她给秦昭里打了个电话。

    “昭里。”

    “怎么了,这么早打过来?”

    她羞赧地说:“我在戎黎家留宿了。”

    小女儿的娇羞愉悦隔着屏幕都挡不住了,秦昭里诧异,这么快就留宿,不是徐檀兮老古董的做派啊。

    她问上一句:“做措施了吗?”

    “……”

    徐檀兮脸上刚降下去的温度又回升了,她打小在姑姑身边待得多,姑姑是真真正正的名门闺秀,平日里除了出去考古,就是带着她读书品茗,她没有现代人的浪漫与豪情,被教养得含蓄内敛,满腹书卷气。

    “他生病了,我是去照顾他。”她忙解释道。

    孤男寡女的,一起待了一个晚上,秦昭里觉得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昨天晚上的风花雪月:“就没发生点儿别的?”

    徐檀兮说:“戎黎他是君子。”

    君不君子秦昭里就不知道了,不过徐檀兮不是很懂男女那点事儿,通常来说,这样的情况却没发生点儿什么,有三种可能:戎黎不喜欢徐檀兮,戎黎太喜欢徐檀兮,戎黎身体有问题。

    秦昭里吞吞吐吐:“你家戎黎……身体还好吧?”

    “不太好。”

    “……”

    秦昭里脑子里过了一遍各大男科医院的名字之后,才听到徐檀兮的下文:“他受不得寒,腿会疼,还会发烧。”

    不是男科问题就好说,不过听着就像要人伺候的主。

    “杳杳,你这是给自己找了个祖宗啊。”秦昭里有点无奈,“出于私心,我更希望你能找个伺候你的孙子。”

    徐檀兮不认同:“戎黎脾气很好,不是祖宗。”

    行吧。

    情人的眼,顶级的滤镜。

    “昭里,”徐檀兮说正事,“我有一匹桑蚕丝的料子放在了麓湖湾,你帮我寄过来。”

    秦昭里见过,是一匹红色的丝绸:“我记得你说过,那个是要用来绣嫁衣的。”

    徐檀兮低低地嗯了一声。

    “一件嫁衣要绣很久的,要早一点开始。”

    在男女之事上,她思想有些古板,若不是想许终生,她断不会碰他的枕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